赤荒大陆,周国乌云堡。

  乌云堡是方圆百里之内最大的城堡,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期间经过了无数次的易主,众人只知名唤乌云堡,却不知其中缘由了。城堡是由无数的黑色巨砖筑成,城门高达两丈有余,气势恢宏,再加上长年的乌云聚集在其上空,更让乌云堡名副其实!

  城门对面的货运码头这边,停靠着众多的货船。数十名苦工正在从一艘巨大的船上往下扛着麻袋。每只麻袋都有二三百斤左右,这些人都是憋得脸红脖子粗,心知若是中间泄了气,就再也别想扛起来了。

  唯独一名壮实的长发少年,两个肩头各扛着一只麻袋,四百多斤的重量在他看来没什么压力,木讷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那走路的速度如同蜗牛,着实慢得令人抓狂。

  “啪!”

  将肩上扛着的四百斤重的麻袋扔在地上,少年表情依旧像木头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只听一阵愤怒地叫骂:“寒天你找死是吗?!这些货物可是要送给堡主府的,弄坏了你担当的起?”

  闻言,寒天木讷的转头看向正在叫骂的人,似乎被骂的人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伸开手掌,“钱。”

  满脸麻子的李掌柜脸上布满了不屑,睥睨的看着面前的寒天,“钱?你个小畜生耽误了老子这么长的时间,还想要钱?做梦吧!”

  寒天眼中有一丝的疑惑,摇了摇脑袋,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低声喃喃道:“他为什么不给我钱?不是把这东西扛过来就有钱了吗?”

  麻子脸的李掌柜看着寒天嘴张了张,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估计是在咒骂自己!一个傻子居然敢骂自己?

  李掌柜一脚踢过去,脚上还有淡淡的波动环绕,眼看就要踢到寒天,李掌柜得意的骂道:“你个小畜生敢骂你李爷爷,想死是不是...”

  “你个死鱼眼瞪什么瞪!怎么?想打我啊,你打啊!你他....."还没等李掌柜骂完,寒天看着踢来的脚,很疑惑为什么不给钱还想攻击自己。

  “嗒..”

  随手将李掌柜的脚一抬,身体十分自然的往后退了几步。

  “嘭”

  李掌柜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来了个大大的劈叉,不过李掌柜反应也不慢伸手往地上一拍。

  “啪~”

  反震的力量把李掌柜的身体撑了起来,身体快速的旋转打算用另一只脚向寒天的头飞踢了过去。

  “TMD,敢还手,看老子不弄死你!”

  “碎炎脚!”

  随着李掌柜一声低喝,正在空中飞旋的脚上面的波纹迅速扩散,并且颜色迅速的变得火红,好像真的有火焰在脚上燃烧!

  “哗~”

  感觉空中的风迅速变得凌冽,隐隐带着几分刺痛,寒天木讷的脸上的疑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冰冷!

  冷意迅速的扩散,周边的人还没被打斗反应过来,就感觉一股刺骨的冷意把他们包围!当场就有几人吓得手上的麻袋都丢了,脸色煞白,汗像瀑布一般不停地流!

  “啪”

  “咔~”

  寒天伸手把脸前的脚抓住,双手紧紧一握,只听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李掌柜惊恐的大叫:“啊..啊..求...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不敢了!”

  “哗~”

  寒天也不顾李掌柜的声音迅速转起来,寒天的头发随着飘了起来,寒天眼睛依旧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给钱。”

  “给...给..您说多少就...给多少...都拿走...我也..没有意见啊...寒少...能不能把我放下来啊..”李掌柜的声音在空中断断续续的传出,再也没有一开始教训寒天的气势,脸上满是惊恐。

  打死他也不会想到一个平时像块木头一样寒天会这么厉害!他肠子都悔青了,不就十两银子吗?自己又不是缺这点钱,现在弄得自己这么狼狈,而且寒天这么厉害会不会报复?如果他报复的话十条命也不够他玩的呀!

  越想越怕,李掌柜带着颤音,边在空中回旋边求饶:“寒大爷,我给....你要多少我都给,把媳妇给你都成..”

  “啪”

  李掌柜被寒天一甩手丢了老远,脸先着地,弄得整张脸黑乎乎的,他是又气又怒,但是想想现在的情况,哪还敢生气啊!小命要紧啊!

  “寒少,您手没受伤吧?酸不酸?要不我给您揉揉?”李掌柜一瘸一拐的向着寒天走来,脸上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四周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什么情况?一向抠门的麻子李居然被揍了还这么高兴?!难道他有被虐倾向?!

  就在众人疑云重重的时候,寒天向前一步,淡然的看着面容奇特的李掌柜,过了几秒,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伸出了那只洁白又略显稚嫩的手,“给钱~”

  “给给,您要多少?”李掌柜不顾众人的鄙夷,一副奴才样的贱笑。

  “恩?”

  寒天皱了皱眉,不明白要多少,心中很是疑惑。

  “五十两行吗?”李掌柜以为寒天想多要点,小心试探。

  “五十两?”寒天稚嫩的脸上眉头又紧了几分,疑惑他为什么不直接给,还依旧笑着和他废话,眼中罕见出现了一丝不耐。

  “一百两!是一百两!求大人饶了我吧。”李掌柜冷汗直冒,他以为钱少了冒犯了这位...这位少爷...恩是少爷!肯定是某一个青石级的大人物家的少爷。

  李掌柜小心的瞥了一眼寒天,微长的淡紫色头发,洁白又稚嫩的面庞,尤其那双大大的眼眸更是显眼,因为眼眸中也带有丝丝的紫色,更加使这十几岁的孩童显出几分邪气。

  这让他暗暗心惊,平时只觉得这孩子冰冷冰冷的,也没怎么注意,没想到这孩子长相这么...这么清秀。

  “一百两?就一百两吧!”寒天也不知这李掌柜这么回事,似乎自己不答应他就一直磨机,索性就开口。

  #n酷Q匠)?网首}s发V

  听着寒天的口气似乎,不把一百两放在眼里,这让他越发觉得这寒天就是某大人物家的公子!

  “都快点干活!”看着四周已经被人围满,李掌柜觉得自己肯定被这些家伙看笑话了!

  把四周的人叫散后,一扭头他又露出那贱贱的笑容,“公子,我这就去取一百两给您。”

  看着寒天没有任何表情,那双手就伸在他的面前,这让他有些尴尬,但却不敢说什么。

  ....一会寒天就抱着一箱子的银子走出了码头,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李掌柜为什么给他这么多,不过他很快就不去想这些了。

  顺利走到了乌云堡里面,寒天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上有很多人都往西边走,他也不明所以的跟着。

  不一会他就到了一家酒馆,看着牌匾上金光闪闪的‘九里香’寒天木讷的走了进去。

  “这位爷几位?”店小二笑着向寒天迎了过来,把头使劲往下点。

  “嗯?”寒天疑惑的看着他,眼中带着疑惑,呆呆的用那洁白又稚嫩的手指了指自己。

  “呃...您请~”看着呆萌的寒天,店小二额头的汗慢慢的流了下来。

  店小二要不是看着寒天一只手搂着一个箱子,都以为他遇到傻子了,虽然寒天衣着简朴,但是很洁净。

  看了寒天几眼,店小二就以为他是没出过门的少爷!这种人最好坑,但是如果背景大却也是最棘手的!

  “我找酒,还有李毅”寒天呆呆的道。

  “您和李少爷认识?”

  “您找他有事吗?”

  寒天指了指远处的一个酒坛,木讷的说:“我找它,还有李毅。”

  “您真的是李少爷的朋友吗?”

  “我找它,还有李毅...”

  ....不一会,寒天坐在一个房里的凳子上,看着桌子上的酒菜发呆。

  “木头,你终于来了,为了那丫头吗?”一个白色衣衫的稚嫩少年推开了门,看着扭着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寒天,尴尬一笑。

  “我欠你钱,还钱,喝酒。”寒天眼中罕见有了丝色彩,把身旁的箱子推到了李毅面前,不等他说话又指了指酒坛。

  “呃...不用还的”李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挠了挠头。

  “喝”寒天不等李毅说完,盯着李毅,把酒坛打开放到了李毅面前。

  李毅正尴尬,就抱起坛子喝了几口,看着一动不动的寒天疑问道:“你怎么不喝?”

  寒天脸动了动,严肃的看着抱着酒坛的李毅。

  李毅坐正了身子,准备听听寒天要说什么。

  “我不会!”

  “靠!你不会喝那你叫我来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亦云晨说:

希望各位多帮帮忙,恩,觉得不错请打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