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国,战都市,叶庄。

  夜,很静的夜。秋风瑟瑟,秋雨细细的拍打着叶庄不远处茂密的森林。

  漆黑的森林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赤裸着上身,任雨水拍打在身上,他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脸上挂着魔鬼般的邪笑。

  在他的不远处,两只成年野狼咧着嘴露着尖锐的獠牙,猩红的双眼散发浓浓的嗜血气息。

  面对两只凶残的成年野狼少年没有变现出惊惶害怕,反而脸上挂着邪笑,接着他挪动匕首,在胸前轻轻的滑动,少年结实的胸口呈现出一道猩红的血迹。

  鲜血随着雨水滑落……

  嗜血的冲动!

  两只野狼嘴中发出沉闷的叫声,身体拱起,似乎随时准备攻击!

  少年挂着邪笑淡淡的说道:“饿了吧!过来吃!”

  笑声中充满玩味,充满杀戮!

  嗷!

  一声沉闷的低吼,两只野狼冲了上来!

  如闪电,如飓风!

  短短数秒两只野狼已经到了少年身前,少年依然屹立不动,两只野狼纵身跃起,向着少年扑去!

  当两只野狼快要扑倒少年时,少年动了。

  身如飘絮,干净利落!

  他轻挪脚尖,右腿运力,一击横扫千军,只听两身沉闷的吼叫,两只野狼瞬间被击飞数米远,其中一只撞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动静。

  另一只踉跄而起,似乎没有想到眼前的猎物竟如此厉害,它没有再次攻击,而是仰天长啸!

  唔……

  一声刺耳的长啸,数秒之后,寂静的森林中传来同样的吼声,声音连绵不绝!

  “我草,打不过还叫人,不对……是叫狼!不过这样也好,把你们一网打尽,省的我去一个个找,NND,看来整个冬天大伙都有狼肉吃了!”少年一甩匕首悠然而道。

  很快,黑暗中猩红的双眼越来越多,黑暗中它们就像幽灵一样!

  少年收起匕首,从背后抽出一把三尺铁剑,一横,说道:“龙叔的龙泉好久没饮血,虽然是畜生,但是今天要殺个痛快!”

  “嗷……”

  其中一只野狼发出一声长啸,它的叫声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少年前后左右群狼并上,恶狠狠的扑向他,而且速度惊人让人咋舌。

  龙泉在手,谁与争锋!

  杀人,也杀畜生!

  殺!

  少年一声吼,随手挥动龙泉,黑暗中两道寒光闪过,冲在最前面的两只野狼瞬间被分成两节,掉落在地上,鲜血溅在少年的脸上。

  少年不停,战意飙升,以自己为圆心,对着前赴后继扑上来的野狼无情的挥动着手中嗜血的龙泉!

  刷刷刷!

  又是三剑,龙泉刺穿最后一只野狼喉咙的时候,少年的身边野狼的尸体已经高出自己一大截,在他两米的距离里竟形成了真空地带,没有一只野狼成功的近身两米!

  何等的手段,很等的胆色!何等的威猛!

  他就是炎国,战都市,叶庄,叶枫!

  “我草,就这么几下就没了,你妹的,那么多只狼我怎么扛回去,还是给刘老头打个电话吧!”

  叶枫掏出一个陈旧的手机,拨通号码。

  “你妹的!坑哥啊!没信号!”

  荒山野岭哪来的信号……叶枫将龙泉回鞘,扛起两只比较完整的尸体,淡淡的说道:“就便宜其他肉食动物吧!”

  第二天清晨,叶枫还在被窝里做着美梦。

  “鸡腿,鸭腿……”

  憨憨的两句梦话,叶枫的哈喇子顺着嘴角流出来,正当美梦香甜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抱着两条中华烟,来到叶枫的枕边。

  他晃了晃叶枫说道:“大……大……大哥,起……起……起……床了!”

  叶枫依然没动静。

  孩童无语,接着将中华烟贴近叶枫的鼻子,叶枫嗅了嗅:“中华,中华!”

  “大哥,起床啦!”

  刷的一下,叶枫来了精神!

  “小豆子,原来你急的时候会好好说话!”

  “大……大哥,这是……我拿……我爸……的!”

  “嗯,叶枫点了点头,笑着拍了拍小豆子的脑袋,

  “你老爸还有没!”

  “有……有……下次……给……给大……哥……哥……拿……”

  叶枫拆开一包中华点燃一根,一个大回龙过后叶枫吐出一口浓烟,神情飘飘欲仙,接着说道:“小豆子,不错,昨晚大哥殺狼了,等会给你烤狼肉吃!”

  小豆子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走进一个白发老者。

  见屋内情形,老者雷霆一怒,对着叶枫俊俏的脸蛋就是一击飞腿,下一秒,叶枫飞出数米远,脸上还有半截鞋印!

  “又在坑小豆子他爸的烟!”

  叶枫揉了揉脸蛋,起身说道:“刘老头,半截身已经进棺材了,还是那么有力气,NND,小豆子老爸那么有钱,弄他两条烟算什么,那次弄回来的飞禽走兽,最补的地方都是给小豆子了,看他老爸补成那样,小三小四一个接着一个,还不是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在偷着抽这烟!”、

  见二者吵起来,小豆子拽了拽老者的衣角,说道:“刘……爷爷……今……天……天……是……成……成人……大典,别……别……别骂……大哥!”

  “算了,等会虎胆给小豆子带回去,算是烟钱,快收拾一下,今天是叶庄的成人大典,赶紧到村口集合!”

  “成人大典,就是村里满十八岁的年轻人的成人大典?”

  “嗯嗯,叶庄这个习惯传承了数百年,既然是叶庄子孙,不可以不参加!”

  叶枫无奈,本想多睡会,可惜祖宗规矩不能破,随后叶枫起身穿衣。

  叶枫穿好衣服的那一刻,他脖子上的玉石散发出若隐若现的红光!

  “我勒个去,你又发光了,不知道我那赌鬼老爸留这个东西给我干嘛,市场价才三十五块钱,地摊货,但是你这几天又在发光,没装电池啊,怎么会发光呢……”

  “叶枫,快点就等你了!”

  门外老者催促的紧,叶枫也就没多想,穿好衣服随之走出门外。

  叶庄村口。

  百名村民齐聚叶庄祭祀台。

  这个祭祀台有数百年的历史,它有着一个传说,百年前炎国大旱,叶庄方圆数百里没有一滴清水,瘟疫死亡将百里内的生物斩尽杀绝,叶庄庄主叶乾坤曾在这个祭祀台上祭祀求雨,挥剑割腕,将自己的鲜血祭祀给上天,恳求上天将自己血水化作雨水拯救战都市!

  结果,叶乾坤流尽最后一滴鲜血时,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战都市从而获救!

  为了纪念叶乾坤,这个祭祀台也叫乾坤台。

  `酷匠U网R唯一正版,其他U都&是H盗◇Z版¤`

  乾坤台前数百名村名齐齐跪立,寂静一片,村民脸上都带着崇高的敬意,可见乾坤台在叶庄村民心中的地位。

  乾坤台上,屹立一座石像。

  石像上雕刻着一个身穿金甲手持利剑的将军,剑眉虎眼好不威风!

  台上一位白衣老者手持三株清香对着石像恭敬的鞠躬,随后说道:“叶庄的列祖列宗在上,今现有叶庄九名满十八岁青年在此庆典,望列祖列宗保佑叶庄!”

  “望列祖列宗保佑叶庄!”台下村名齐声道。

  随后,白衣老者将三株清香供奉在石像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会跳的鲶鱼说:

  新人,求各位指点多支持,跪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