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2.1报道

  “同学,你东西掉了”

  “没事,不要了”韩树头也不回的说,口气中充满了傲慢和无礼,十六岁的他不仅是教育局局长家的公子,而且还是今年中考的前十名,堂堂正正考进号称全国百所的明下一中。

  这不仅赢得了亲戚邻里的赞扬,更赢得了老爸给的奖励,一辆本田CB400SF,酷酷的黑色公路摩托。在这辆车上韩树没少下功夫,先是做好排气静音,然后把整个摩托车上除了后视镜外,所有反光的地方全部做了磨砂处理,一辆绚丽的公路车,在他手里变的要多低调有多低调,甚至看不出本田的影子。

  其实这就是韩树的性格,做就做到极致,做不到明下市最牛逼的摩托,那就做明下市最低调的牛逼摩托。

  当他骑着这辆低调摩托,慢慢的划过明下市时,总会出现这样的声音,

  “啥破车”一辆骑着崭新嘉陵125的哥们鄙视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F网

  “破车,买你这样的十个,知道是啥吗,本田CB400SF,山炮。”另一个号称懂车的天才绝不会放过这个显示自己,鄙视别人的机会。

  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还有,就连当时极为少见的遥控钥匙,都被伪装的像个普通的钥匙包。

  今天,他掉的就是这个钥匙包,在高中开学两周后,军训最后一天,也是报到的最后一天。

  当韩树意识到,自己骄傲的代价时,回头却再也找不到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女生。

  不过这也难不倒咱们的韩大少,等,干等,在丢的地方死等,没办法,改钥匙时已经坏了一把,这把再丢了,明下市最低调的牛车,就彻底低调了。

  “同学,这东西是你掉的吗?”

  突然这个似曾相识的,宛若天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激动地韩大少,热泪盈眶,赶忙回头,“对对对,是我掉的————,靠,是你。“

  古筝用两个手指捏着半袋煎饼果子在韩树面前一顿乱晃,“咋这么不小心呢,饭都掉了,你还能干啥?”不用说女孩到了爱美的时候,减肥,早饭连煎饼果子都只吃一半,废物利用拿剩下的一半逗韩树。

  “去,边去”,韩树有些不耐烦,钥匙丢了就够倒霉的了,再让古筝知道,自己是因为装酷才把钥匙丢的,那就真没面子了。自己也是,手感那么差,明明扔的是个小信封,咋成钥匙包了,看着眼前晃动的煎饼果子,韩大少失落的想。

  “呵呵,等谁呢,丢东西啦?”古筝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麻丫,别闹”两个人不仅是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古筝的父亲和韩树的父亲在雪安县时就是搭档,两人的母亲差不多同时调到市里,他们不光从小就认识,就连现在还住在一个小区,麻丫,算是古筝的小名吧,因为小时候古筝脸上有个白麻子,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早没了,知道这个外号的也就那么几个人,现在已经没人敢再叫了。

  “别烦人”古筝听到韩树这么叫他,赶忙四外看看,小脸有些微红,“小木又寸,你还想找钥匙不”

  “想,古姐,我以后不叫你小名了,谢谢了。”

  “这还差不多,我在那边看见一女孩捡到个东西,叫你你还不答应,人家回头走了。”

  “啊,你还能认出她吗?哪年级的?”

  “那女孩,真漂亮,个高盘靓,你肯定喜欢”

  “啊,哪班的”

  “不知道,不过见面我肯定能认出来,放心吧,课间时我陪你找找。走先回班吧。”

  “我都不知道我那班,你咋知道。”

  “上周,我老爸司机来早就给办好了,帮我办转学就事把你也安定了,咱俩一班。都是你,考那么高,害得我让我爸这顿训我,差点来不了五班呢。”

  “奥,我爸倒是说古大大安排了,不过说,最好的不是一班吗?”

  “是呀,可是我去不了一班,就让我爸安排你来五班了。”

  “啊”

  “啊啥,还不是你爸义正言辞的开会说,今年自他以下谁也不能找人调班,按分数来,再说五班挺好的,你那几个弟兄都在呢。姐够意思不?”

  “够意思,先找钥匙吧”

  “放心,我还没见过这么高个的呢,分分钟给你找出来。”

  “个高,女的,还有啥特点?”

  “穿校服”

  “啊”韩树真的无语了,在明下一中,不穿校服的几乎没有,毕竟是全国百所高中,对学生要求还是非常严格地,本以为古筝信誓旦旦的能找到那个捡钥匙的人,没想到这人除了个高一点,其他特点都没有。可能他的小摩托真的要低调下去了。

  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先到教务处,再到后勤处,古筝带着韩树,不一会就把手续办完了,至于分班,韩树也没想那么多,本来考好了也是为那辆本田摩托,现在不用自己费心,还能和哥们在一起,何乐不为。

  唯一惊诧的是教务处主任,古市长的女儿带着韩局长的公子来办手续,一举一动间流出的亲密,没法不让人多想。

  “强强联合,强强联合。”年纪半百的教务处主任,不禁感慨万千。

  见过班主任,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班主任挺和蔼的,而且和韩树一个姓,岁数也不大,韩树恭敬地叫她韩老师。

  “韩老师,让我和韩树同学一个座位吧,我爸说他学习好,能多帮帮我。”古筝的像变魔术一样,变成乖巧而可爱型。

  韩老师没有表态,笑笑说:“今天军训最后一天,明天周一韩树就直接来上课吧。”

  “谢谢老师,今天军训我们就不去了,我陪他准备点东西,刚从外县来,那都不认识。”古筝继续卖着可爱,不经意间又把韩树买了,同时还混了小一天的假。

  “信吗,韩老师肯定把你和我安排在一个座位。”出了办公室,古筝用手搭着韩树的肩膀。

  “阿,为啥”其实韩树和谁一个座位,根本无所谓,只是搞不懂,为什么,古筝那么肯定。

  “为啥,我都把我爸抬出来了,要是老师不同意,肯定要给我个说法对不?”古筝的回答透着狡黠和自信,“得了说多了你也不懂,钥匙没了,你骑车带我回去吧。”

  “嗯,今天就回家了?还有,咱俩一起来的明下,为啥说我才来?”除了无奈,韩树有的事还真搞不清楚。

  “废话,不说你才来市里,咋请假陪你买东西,要不我就白卖萌了。”

  聊着聊着,两个人走到了车棚,看看孤零零停在一边的低调摩托,韩树答应道“也好,反正摩托也骑不回去,就是别被刮了。”

  “放心,我带你说一声,别看才来没几天,这里人我都熟。”说着,古筝蹦跶到门卫,敲敲窗子,对里面喊“大爷,我是古筝,麻烦您帮忙看看我那辆小摩托,谢了。”不管里面有没有反应,就直接蹦跶回来。

  “要不我把摩托再挪挪,你先等一下。”韩树还是稍稍有点担心。

  “放心吧,我都替你打招呼了,没事,再说没钥匙你挪得动吗?走吧。”

  韩树,推出车子,古筝早已像往常一样坐在后车架上,在雪安县,他们两个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经常一起回家或者参加老爸的饭局,每次都是韩树推着古筝,因为古筝比韩树大了三天,她是姐姐,姐姐就要有姐姐的架势。

  只是这种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在明下一中全国百所的高中,就有点惊世骇俗了。

  “强强联合,强强联合。”本来,看见这大逆不道的举动,要上去大声疾呼,严厉批评的教导处主任,看清是这两个小家伙,也只有苦笑着默许了。

  “你为啥不来军训,还是你精,这几天差点晒掉我一身皮。”

  “没啥,这两天帮小妹办点事,就没来。”

  “哈哈,你知道咱班都有谁吗?大南、肚子、小明都在。”

  --------

  古筝说,韩树听,两人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家小区,俩人家在同一栋,同一层,只隔着一道墙,就是不在同一单元,初中时古筝一敲墙,韩树就会当天的作业从阳台扔过去,在楼下,韩树帮忙把车子放好,和古筝道别“走啦。”

  “恩,对了,你帮小妹办啥事来?”

  “织毛衣”韩树随口答道。

  当韩树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贴在墙上,手里拿着家里的钥匙,但还没用上,眼前是古姐的大脸,“啥,帮你小妹织毛衣,咋回事快说说,快快,哈哈哈”

  “咳咳,姐我说错了,没事没事,家呆着来着。”

  “咳咳咳,别掐了,进屋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