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初生,晨风浩荡。

  湖面之上,波光粼粼。在阳光温和的照耀之下,水面闪烁着金色的纹理。在柔风的吹拂之下,款款起伏的浪花犹如母亲温暖的摇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周而复始,无尽无休,别有一番趣味。

  在这样美丽的湖畔,一个少年却是坐在畔边草地上,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一处,显得极为孤独。

  他,叫做宁风,今年十二岁。

  十二岁了,却没有一个玩伴。强烈的孤独感混合着这个年龄段对于窗外世界的向往,宁风感觉自己特别委屈。

  看到别的同龄小孩儿聚在一块儿练功切磋,或者是嬉戏玩闹,自己只能趴在自己家小屋的窗口看着;当自己出来之时,伙伴们却对他不理不睬。

  之所以是这个样子,是因为三天前族中的天赋测试。

  这些年来,宁风关在家中,刻苦修炼,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没玩伴的孤独,另一个则是因为这一场天赋测试。

  天赋测试,是轩力帝国之中的家族都会有的一项测试,不管是强盛还是落后,不管是偏远还是繁华,都会进行这样的测试。

  天才资源是每个大家族之中强盛的必备力量,他们是未来家族的支柱,是整个家族能够真正繁衍下去的希望!

  每个家族,都会倾尽自己的财力去培养这么一批天才。这样的天才,丹药、钱财乃至权力都是应有尽有。

  这样的机会每个天才都会去争取。人都是贪婪的,都是有着占有欲的。这么多资源,我不去,谁去?!

  没人觉得自己比别人差。这些天才都是抱着这么一个心态。

  每一个有资格成为天才的,几乎都是出自家族之中的名门望族,很是强横。平常时,都是手心里的宝。

  但是有一点,是风云大陆之上的定律:现在的世界,资源、钱财什么的都缺,唯独不缺的只有一种东西:天才。

  没错,就是天才。有钱人家多得是,资源都给了他们,自然修炼的快,这是自然。

  那些天才们,实际上大多数都可以给他们戴一顶两个字的帽子:纨绔。

  他们出身于名门望族,有的是资源,有的是地位,有的是财力。但是这一些东西,宁风都没有。

  于是乎,努力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他修炼几个小时,别人只需十几分钟就能够赶上。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宁风的悲哀!

  宁风,这个十二岁便是没有父母陪伴的男孩儿,这个倔强的少年,终究还是败在了天赋之上。

  “嘿嘿,废物一个!”他至今还记得别人给予他的嘲讽。他除了咬咬牙,还能有什么办法?

  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话。

  究竟是何人……何人生我?

  酷J…匠网唯“+一.正)c版Y,P其他hY都w是$s盗/版《

  生我又是为何?

  既带我来,又不为我指路……

  为何啊,为何!

  宁风抬头高声问天,苍天默默,唯有白云游走。眼见如此,一滴泪,滑落嘴边。

  “废物,你又在干嘛呢?!”几个嘲讽挑衅之声从宁风身后传来。

  宁风听到此声,心中已然燃起愤怒的火焰。只见得他站起身来,往后看去,一个肥胖但却是结实强壮的身影,映入眼帘。

  “宁康?!”宁风惊叫道。

  宁康,是这附近的孩子王。出身于家族之中的有权有事的门户:大长老的家庭。他是大长老宁桀的第二个儿子,今年一十四岁。

  在三天前的天赋测试之中,宁风看见了他。他被无数人簇拥着,不仅因为他的名贵,更是因为他的天赋:四星半。

  在宁家这等家族之中,四星已经算是很强大、乃至将来必成长老的人物,而宁康是四星半!

  这,就是绝对的天赋。

  当时的宁风,在人群之中仰望着。随后上台测试,在哄笑声中,他看到了自己的测试成绩:两星。

  这个成绩,是在场所有俊杰之中,最弱的。

  “废物!”负责天赋测试的长老都不禁冷哼一声。在家族之中,宁风已经打破了近几年来的天赋最低纪录。

  “你这个废物、垃圾!”他还记得他垂头丧气走下场时,宁康的尖锐嘲讽。

  从此,宁风的耳边,都是环绕着两个字:废物!

  “宁康,你太过分了!”此刻,宁风终于爆发了,握紧拳头,向着宁康冲了过来。

  “宁风,就你人境三阶的实力还想跟我打?”望着迎面挥拳而来的宁风,宁康笑了一笑,随即,一抬腿,向着宁风击打而去!

  “砰!”宁风身形倒飞而出,摔在地上。

  “我不服!再来!”趴在地上的宁风挣扎着,艰难地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缓缓地爬起,倔强地看着宁康。

  “哈哈哈,你连一项九品武技都没有,也没有我人境五阶的实力,你个废物居然还想再来?!滚吧。”

  宁康说罢,施展出了强横的腿法,宁风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身体便遭受到了这等打击,飞出了三米远,再次趴到了地上。

  这等激烈的打斗,自然引来了无数小孩的关注。

  “哇!宁康的霸虎腿都已经到了二重境了!这可是在九品武技中都排得上号的武技啊!”

  站在旁边的一群小孩中传出了一阵崇拜的声音。

  “可不是么,别忘了他哥哥宁尧是我们宁家年轻一辈天赋最高的人呢!在我们落月城也是三大少年才俊之一呢!”

  又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使得不少少年的眼中崇拜之色更为浓郁!

  “宁风!回来!”一位脸色阴沉的中年人闯进人群,对趴在地上鼻青脸肿,浑身瘀伤的孩子吼道。

  “是,成叔。”宁风挣扎着爬起,在嘲讽声中与管家一起离开人群在屋子里“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找别人打架!告诉我今天又是怎么一回事?”成远严厉地吼道。

  “我——我被他们骂成废物,我要跟他们拼命!”宁风虽收了委屈,却依旧忍住了倔强的泪水。

  “大哥,我该如何是好?”成远望向窗外的天空,心里叹道。

  的确,族里当初天赋测试,众多少年才俊参与其中,宁风只有两颗星,天赋最高的天才却是有着四星半。

  宁风便是在宁家内饱受欺凌,只有一个玩伴。

  “宁风,以后不要再理会那些人,专心修炼,只有这样,才能够成才。”成远没办法,只能对宁风说些鼓励的话。

  “用不着与人去逞口舌之利,好好修炼,别人的嘴自然会闭上。”

  “嗯,成叔,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小孩坚强地握紧拳头,坚决的说着,“我去后山修炼了。”他走出了屋子,背影在眼光下愈发显得瘦弱。

  宁康之所以能够超越宁风两阶的修为,不仅是比他多修炼了两年,而且最主要的,便是他有着一个掌管着宁家大权的父亲——大长老。而反观他宁风,却是没了这等福气,没有那些灵药滋养身体,那修炼的速度,自然是远远不及前者...…

  “宁风,待会儿!”望着远去的宁风,成远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将我之前给你的赤参服下,增快修炼的速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哥已醉说: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