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踏进庄泽中学的那天起,似乎从来没有太平过。

  在这个学校根本没有所谓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你没有惹她们,她们照样找你算账。

  也许是因为我画画比较好所以交了几个算的上要好的朋友。刚开始在寝室遇到了第一个人叫方丹,她头发很短,几乎跟男生的差不多,再加上性格大大咧咧的所以班上的人都叫她‘假小子’。

  /Z酷"匠网(正;版9首发¤#

  上完晚自习后,寝室都是统一熄灯的,我们几个室友待在下床下五子棋,上床边上挂了个手电筒。床是单人的,睡觉的话最多可以挤两个人,而且说不定睡到半夜被挤下来。

  最后下棋感觉没劲了,全寝室的人就开始讨论起话题来了。

  “额,我在想就是有件事我到底该不该说?”室友方丹开始发话了。

  “什么?”我开始有了好奇心,特别是八卦什么的最感兴趣。

  “有点吓人,关于这个学校寝室的”方丹有些神秘的说“啊?算了算了,我不要听,大晚上的吓人”胡琴一听关于寝室的而且吓人马上拒绝方丹说出口。

  “讲!”对于这种事越不说我就越感兴趣。

  方丹哈哈笑了笑对胡琴说:“别怪我,是宋一南让我说的,你找她去”

  “切”我冷哼一声。

  “这是个传闻,究竟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她们说以前寝室好像有人跳楼自杀了,似乎从四楼还是五楼跳了,原因嘛!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为了一个男的,毕竟是传闻,也许只有毕业的那些学姐才知道”

  “我们就在五楼啊!那寝室还有人住没有?”梁咏琪问“还有人住,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寝室”

  “504,我们寝室”我装作很认真的说。

  我开始有些后悔逗她们了,话一出口全寝室没有一个人说话了,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我突然有点感觉寝室变得有些诡异无比。

  “嗯……,逗你们的,只是504寓意我要死!哎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迷信。”我打破了这沉静的氛围。

  “啊!都是你,我不是让你别讲的吗?”胡琴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向方丹砸去。

  “不怪我呀!是一南,你找宋一南算账好了,她让我说的”方丹指指我。

  “别吵了,大晚上的还是睡觉吧!明早还要做早操,不然迟到了”我躺在床上紧紧的裹着被子。天也不是很冷,但我就偏偏浑身出了冷汗,而且睡不着,整个脑海里就是方丹说的那件恐怖的事,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早知道就让她别说好了,真是好奇心害死猫。

  “一南,我睡不着”梁咏琪突然出声把我吓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也是,说到底还是怪方丹”胡琴道。

  “哈哈,怎么感觉我们寝室似乎就是邱丽婷睡着了,一直都没有听过她说一句话。”梁咏琪听到了她轻微的鼾声。

  “也是”我说“你们要是害怕的话要不两人一起睡吧!”

  “有点挤”胡琴想了一会儿说:“两个人就两个人吧!只要不会挤在床下去,那个方丹我去你床上跟你睡”

  “你晚上别一脚把我踹地上去就行”方丹开玩笑的说。

  “那也是你活该”胡琴直接躺在了方丹的床上一把裹过方丹的被子,方丹又一裹回去,于是,两人就一直抢过去抢过来……

  “一南,我要跟你睡”梁咏琪说“嗯”我同意了,原因是我自己也有些害怕,多个人在身旁也就多份安全感。

  早上一大早起床铃就响起,寝室所有人只有邱丽婷一个人起床开始收拾,然后她都洗漱完了发现我们还没有起床,而且看见我们都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的,对我们感到有点惊讶:“你们什么时候两个人睡在一起了,快点起来了,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要到操场上做操,今天要清人数的,少一个人就要扣分,扣的就是班主任的工资,到时候班主任不来找你们麻烦才怪!”

  吓得我们立马就起床了,开始迅速的整理。

  邱丽婷无奈的摇摇头说:“我先走了,你们搞快点”

  “胡琴,帮我折一下被子,我拖鞋不见了,我找拖鞋”方丹着急的说。胡琴就笑她,我跟梁咏琪整理的差不多了,随着铃声渐渐的没了,走廊的人开始慢慢的变少了,我们才反应过来迟到了,然后飞一般的速度冲下了楼……

  最后我们四个浑水摸鱼的钻进了班级的队形中,幸好没有被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画说:

新文,有意见可以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