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有许多际遇,即使错了,也错的那么美丽。

  夕儿去找颜商,是那天一周后的事。不是她不愿意接受如此事实,而是她需要时间去说服自己。要知道,被冠上‘私生女’这个名词,受伤害的不仅有她,还有林家,还有她身边的朋友,她身边的一切。

  与父亲相见的画面她在脑海里想象过很多次,她会很开心的包住那个男人,喊出一句“爸!”。然后责问他为什么不来找她,问他过得好不好......可现在,她做不到,她要如何以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去喊他一句‘爸!’,如何问的出口‘这几年过得好不好。’

  林夕儿推开那扇似有千斤重的门,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向门口的方向,虽是寒冷的冬日,不知为何却感觉火辣辣的。如果公众于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也会像这火辣辣的阳光指向她吧。

  颜商见夕儿来,似乎有些惊讶。看到夕儿一脸沉闷,放下手中的笔,即刻关心问到“怎么了,谁惹我们家夕儿不高兴了!颜叔替你教训他。”

  夕儿摇了摇头,哀伤尽显无遗。看着眼前的男人,从她出生到现在整整二十一年了,她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对她父亲说。所有的话都化成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爸。”

  颜商先是愣住,疑惑的看向她。

  “这是妈给你的。”递上那封信,右下角有个大大的落款人‘陆瑛’。她等了二十一年,却换来这样的画面。没有拥抱,没有喜悦,什么都没有。

  拿着信件的手不停颤抖,似是压抑了巨大的汹涌,眼眶发红。

  “夕儿...”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接话。那个简简单单的字,重重的砸在他心上,然后破裂。

  明明是笑着,眼泪却不住留下来“妈妈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指节泛白,攥得手生疼。

  V最g新R《章)节qG上5酷‘Q匠X网

  颜商心头突然一酸,别过头“夕儿,你先回去吧。给我点时间......”

  待夕儿出去。

  眼中的湿润再也忍不住,他低声喃喃“瑛子,对不起...”

  几天后,夕儿搬去了郊区,只是为了方便照顾妈妈,想陪陪她。林祁辰时不时会去看看她,她也会每周回林家看看。

  步入次年一月,天气愈开始冷。病房里刺鼻的味道被淡淡的花香所代替,难道颜叔来过了么。

  护士小姐路过病房,见她疑惑便解释道“噢,那花是林小姐的朋友送来的吧。她还和您母亲说了好久话呢。大约半个小时前刚走。”

  林夕儿点头谢过,难道是漫漫来过了?

  “阿姨,外面雪停了,我们去小镇上吃糖葫芦好不好。”夕儿帮她围好围巾,笑笑说道。

  陆瑛高兴了,一把抱住她“太好了,可以出去玩啦!我可以把‘夕儿’带去么...”指了指怀中的布娃娃。

  那个怀抱让夕儿怔了许久,一股暖流淌入心底,轻声应道“嗯,但是...”

  话还未说完,陆瑛便打断“我会乖乖的,一定不乱跑!”懂事般点了点头。

  夕儿一下笑了出来,那么天真,那么纯洁。

  陆瑛一手抱着‘夕儿’,一手抱着吃的,像个孩童一样。夕儿口中的糖葫芦渐渐变得苦涩。刚才接到一个电话,是颜妍打来的。

  她说“陆夕,我们谈谈吧。”

  她说的是陆夕,而不是林夕儿。

  空气中仅存的一缕余温,一瞬间蒸发成了一地冰凉。

  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