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些日子后,新闻消息也终于被压住。对外发出此类事件的警告,便无人敢在好奇下去。要知道,如果得罪了这个商业界的王,他们可就混不下去了。

  颜玺办案受伤住院了。夕儿得知后立马去了医院。

  见夕儿焦急的闯进门时,颜玺眼里闪过的不再是以前的惊喜,一丝淡淡的失望,不是她。

  “夕儿,我没事的。只是小伤,几天就好了。不用担心。”他笑,指了指受伤的右肩膀,示意没事。

  夕儿也终于呼一口气,可却不知如何照顾他,如何换药。以前这事都是漫漫做的。只好打电话给漫漫,话还未说完便被挂断。无奈,只好先喂粥给颜玺了。

  打出早上熬好的粥。

  j最,新◇e章U^节e上w酷匠网Ha

  第一勺喂到颜玺嘴边时,他皱了皱眉,还是吃了下去,边整理东西的夕儿自然没注意到这一点。

  接着房门响起,是苏漫漫。穿着风衣的她气喘吁吁,冷天竟出了汗。当她看见夕儿手里的粥时,眼神暗淡了下来,手里的保温盒往身后挡了挡。准备转身离去时,她闻到病房里飘香的味道时,心头一紧,手里的东西散落一地。下一秒,夕儿手中的粥便被打翻。滚烫的粥把夕儿的手烫的一片红,倒吸一口气,没喊出声。

  “林夕儿,你明知道颜玺对干贝过敏的!”漫漫满眼通红。这是她对夕儿第一次发火。有伤在身,要是再加上过敏,只会让伤口更加恶化。如果严重。。。

  早上夕儿明明已经和厨师说过不要放干贝了,所以夕儿也没太在意,一直想着如何照顾颜玺。见漫漫对她怒吼,一时间,不知所措,话哽咽在喉咙。

  颜玺眉头紧皱,不顾肩上的伤痛,一手推开苏漫漫,抓起夕儿的手“夕儿,没事吧!苏漫漫,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医生啊!”话语中全是心疼。

  可能是用力过度,苏漫漫被突如其来的一推,手磕到了后边桌子的桌角,可却未感到预期的疼痛,更多的是心底传来的苦涩,眸色暗淡。颜玺肩上的白纱被血不断渗红,止不住。最后一滴一滴落在洁白的被子上,地上,开出一朵又一朵鲜红刺目的花。可那些血又是重重的打在苏漫漫的心上,一下,一下。。。

  “颜玺,你的伤口。。。”苏漫漫慌了。急忙伸手过去,想要帮他处理伤口。

  颜玺似是没听到“苏漫漫!我叫你去喊医生没听到么!”气势汹涌苏漫漫满目焦急的双眸终于愣住,心被什么东西一下拉住,往下沉。眼泪在眼眶里久久盘旋,终是没有掉下来。却是忽然笑了“我知道了。。。”声音很轻,却又无比的沉重。

  蹬蹬的脚步声中透露这绝望的意味。

  “颜玺哥。。。”夕儿看向颜玺的目光尽是无助的心酸。

  医生处理好后,夕儿的手并无大碍,只是微微红了,抹些药就好了。颜玺伤口原本准备结疤了,被那一动生生撕开,血淋淋极是狼狈。

  之后,颜玺一个人在窗边坐了许久,静静望着窗外,不语。不知在沉思什么。难得他会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和煦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是镶了一圈金边,那么耀眼。

  夕儿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找漫漫,她知道她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苏漫漫坐在天台上,风不停扬起她的短发,阳光下的她,像个暖暖的天使。明明那是么配的两个人呢。

  夕儿走到她身边轻轻坐下,两个女孩都各怀心事,久久未开口。

  如果谁都不曾遇见谁,故事结局是不是就会完美。

  “漫漫。。。”

  “夕儿。。。”

  两人一齐开口,互相对视一眼,同时都笑了。两个女孩清脆甜美的笑声在半空回旋,周围的空气都被感染只觉欢乐。

  这一画面被定格在她们心中,不曾抹去。

  “夕儿,再陪我去看一次海吧。”

  “嗯。”

  漫漫透过门缝看到病床上熟睡的人,手在门把上迟迟都未推开。转过眼不再看他“颜玺,再见。”眼角悄然滑过一滴滚烫的晶莹,背影带着一丝决绝。

  床上的颜玺缓缓睁开眼,目光望向们的方向,暗淡。。。

  夜并不如往常一样宁静。

  喧闹的酒吧里,音乐声嘈杂,灯光绚丽的有些刺眼。

  吧台已摆满了零乱的空酒瓶,漫漫仰头灌酒,任凭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苦涩感还是一次次的侵蚀她的心。眼前放映的全是他的电影。那是她从未想过最美丽的意外。她任清楚的记得那个夏天,和那个笑容如繁花的少年。那一刻,她的心漏了一拍,他的一举一动都不经意落入她的心间。从此,他便占据了她的整个时光。

  她开始努力追逐他的脚步。尽最大努力把自己变得更优秀,只为了能够站在他身旁。后来的学校聚会上,他喝的烂醉,突然抓着她的手,喊得却不是她的名字,她依稀听见那名字里有个夕字,她的心一点点下沉。当她注意到他温柔的目光是看向她身旁的夕儿时,她听到心碎的声音。

  她从来不喜欢等人,她偏偏等了他三年,到头是一场空。

  毕业后,得知他去了很远的城市上大学,听说,他想当特警。她只是想陪在他身边,不顾家人反对,孤身去了他的那个城市。见到他惊讶的表情,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学长,好巧!”

  然后夕儿出事了,又是一个三年。整整的六年,她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有时她真的想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得。

  有人说心动是一瞬间的事情,却也能一辈子。

  夕儿离开的那三年,她便再也没见过那个阳光般暖到她心底的笑容。可陪在他身旁的至始至终都是她!是苏漫漫!不是林夕儿!他就那么喜欢她么,喜欢到看不见身边的其他人。

  苏漫漫仰起头,嘴角扯不出一丝笑。努力抑制住眼泪,可滚烫的泪水依旧不停的滑过她冰冷的脸庞,灼伤她冰冷的心。大口喝下一口酒,好苦。。。

  突然胳膊被一只满是茧的大手抓住,刺的她微疼,下意识甩开“滚开!别碰我!”

  一张满脸油光的脸在视线前放大“哟!小姐,一个人呢。”贼兮兮一笑,再次抓上她白皙的双手。

  惹得苏漫漫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少在我面前恶心,趁我没动手之前,你最好滚远点!”

  “妹子脾气挺辣的呀。”无视苏漫漫的话,手竟扶上苏漫漫的腰“我也一个人,陪我玩玩呗。”

  苏漫漫使劲挣脱,该死!却使不上力。酒劲慢慢上来,眼前似隔了一层纱,模模糊糊。只能听见身边那男人猥琐的笑声。男人在苏漫漫腰间的手突然松了,摔倒在地开始嚎叫,接着又是几声惨叫求饶声。另一个声音低骂了几声,男人便仓皇而逃。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漫漫。。。”然后便落入温暖的怀中。她知道是颜玺。

  不顾苏漫漫的反抗,连拖带拽地把她先带回自家。苏漫漫一口咬住颜玺的手臂,想到他受伤了,力道又轻了下来,头埋在他颈间,淡淡的香混着药水味。

  她的手渐渐环上他的脖子,眼神涣散迷离,唇不觉靠近他。

  颜玺一惊,她被下药了!

  “漫漫,乖。”他别过头,不去看漫漫,脸色泛红。苏漫漫依旧凑上去,嘴里嘟囔着什么,听不太清。

  他们挨的那么近,近到一个扭头就差亲上了。

  颜玺只好将苏漫漫抱进浴室,冲冷水。。。苏漫漫任为清醒,脸颊红的发烫。要是让他抓到下药的人,他一定宰了那小子!碎尸万段!

  又是大冬天的,怕她感冒,帮她擦干身子放入被窝,可她不放手,只好由她在他怀里钻来钻去。衣衫凌乱,好不和谐。

  苏漫漫覆上他的唇,轻而浅,很生疏的吻。颜玺似触电般,那种感觉蔓延全身,滚烫的肌肤刺激着他的每根神经。

  “漫漫。。。”颜玺压低声音,眼里尽是似水的温柔。

  月色正好,依旧漫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