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纸休书

  破晓的晨光刺破了黑夜,犹如出鞘的利剑,剑指即分,缠绵的不分你我的天地也硬生生的撕扯开来,一面化天,一面作地。湛蓝的天空中微风拂动,枝叶摇摆,花坠叶落,莺语雀鸣,桂馥兰香,透着一股久违的宁静,美好总是短暂,一语打破了。

  “段二少爷家主有请!”虽以少爷相称,言语中却无一丝的敬意,一脚便踢开了房门,屋中极为简单,一张床,两把椅子一张桌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少爷的房间,不说要有雕其金挂其玉,但也不能如此简陋。段尘自小体质异常比别人好,备受家住关注,直到十几岁不能聚气,似乎那以前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般,所有人都变的冷淡,名义上为少爷,其实与那些府里的奴役又有何分别,段文也就是他的三叔,说家中不养闲人,如果想吃饭就自己去干活,每天与下人干活,如若不然没有饭吃。他那个好三叔如此做似乎也受到了默许了一样,曾经那些捧至若宝的那些人都沉默了,这样打压或许是怕有一天怕段尘再成为那个交点吧,让段尘永无出头之日,因为所有人都在窥探那个家主之位。

  I酷1k匠网J永zi久8免!费◇看小y说%f

  “成六你要干什么?”宁静的早晨总让人留恋多眠,一声吆喝惊醒了熟睡中的段尘,起身而出,揉搓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慵懒中带着一股洒脱,眉清目秀,透着一股书生卷气。

  “嘿嘿,家主有请!”成六诡异一笑道。

  “有什么事?”段尘疑惑的问道,自从十二岁起无法聚气开始,他那个爷爷就不再理会他这个孙子了,今天却叫他前去。

  “去了不就知道了?”成六回道。

  “去那?”既然疑惑不解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去想了。

  “嘿嘿!前厅!”再一次的诡异一笑道。

  从成六的表现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摇了摇头,抛去胡思乱想的杂念向着前厅走去。

  “一个废物,连做废物的觉悟都没有。”等段尘走后,成六说道。

  段尘还未到前厅,似乎来的路上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他,还指指点点的,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

  “我脸上有东西吗?”段尘疑惑的问道。

  “不要挡着我的路我还要做事!”只见仆人不理会段尘的说道。

  “二少爷家主叫你去前厅...”老者虽已经有点搓背,走起路来却孔武有力,根本不像是已入花甲之年,说完转身离去了。

  “好的,王爷爷!”说完段尘便向着前厅而去。

  “这下有好戏看了...”

  “是啊...”

  “哎,一个废物而已...”

  “废物就是废物...”

  “都不想干了吗,还不去干活!”

  段尘这些年不知道是怎么走过的,就连家里的下人何曾当他是少爷过,对他皆是冷嘲热讽的,他那几个兄弟更不必说了,每每都蹂躏够了才会离去。

  “爷爷不知道找孙儿何事?”到了前厅说道。

  “既然我孙儿已经来了,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坐在上面老态龙钟的老者撇向左旁说道。

  这时,段尘才注意到爷爷身旁还有两个人,女子柳眉杏目,头颅微挑,带着一股傲气,身旁之男子倾斜侧目而视,目空一切。

  “不知两位有何贵干?”段尘疑惑的问道。

  “你就是段尘?”薛玲玲问道。

  “是…”段尘说道。

  “把这个签了!”随手扔出去了一张纸命令道。

  “你就是薛青山之女?”段尘看完反问道。

  “我父亲名讳岂是你能叫的?”女子怒道。

  “这是什么意思?”段尘冷漠的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薛玲玲冷笑着说道。

  “爷爷也是这么认为吗?”段尘反问段家家主段武威道。

  “小玲已入青云宗,你与她之间的差距已定。”段武威淡淡的说道。

  “有意思!有意思!”段尘冷冷一笑道。

  “在下出去一下既于答复!”段尘说完把纸拍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去。

  薛玲玲心想,他不过就是一个废物,此事容不得他不答应,肯定是那可怜的自尊心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吧。呵呵!无法接受也要接受,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觉悟,出去一下也无碍,伸手拦住了王余。

  段武威拿起那张纸看到,双眉紧皱,脸色也青了下来,说道:“段尘是我段家之人,这样有写过了吧,至我段家脸面与何地。”

  “过吗?”王余说道,同时一拳打出,灼热的火焰缠绕拳头跳动,所过之处空气都发出滋滋的响声,似乎空气也要焚尽一般,段武威提手一档,炙热的拳头直入一拳将段武威打飞了出去。

  “噗...咳咳...咳咳...”段武威一口血喷了出来,狼狈的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抹去了嘴角的血,手臂上那股被火焰烧灼的痛让他紧紧的咬了咬牙。

  “百汇之境的强者!好!咳咳!好!好!咳咳!老...咳咳...老朽认...咳咳...认栽!”段武威没想道随自己老友的孙女一起来的竟然是一个百汇之境的强者,难怪来让自己孙子解除婚约,要是自己也会如此吧。

  “小玲儿找了个好归宿啊!”段武威不咸不淡的说道。

  “段爷爷谬赞了,小玲侥幸而已,只不过就算没有师兄,我也不会嫁给那个废物的。”薛玲玲一脸蔑视的说道。

  “呵呵...是啊...”段武威也只能陪着强颜欢笑道。

  “这是一颗清灵丹,一颗吃下去片刻伤势就能恢复,当做刚刚师兄误伤段爷爷的赔礼了。”薛玲玲说道。

  “一品上阶清灵丹?多谢小玲了。”段武威接过并未服下,而是小心的包裹起来放入了袖中。

  “段爷爷尽管服用便是,如果爷爷想要,我这里还有。”说着一瓶清灵丹扔了出来。

  “既然如此,爷爷就收下了。”同时把刚刚那一颗也装了进去。

  “山野村夫...”王余冷冷一笑道。

  这种一品上阶丹药在青云宗对与内门弟子确实不算什么,一看就知道是王余的手笔,想从气势上震慑住段家,在这福州城确实是神丹妙药了。福州城最好的也不过是一品初阶三清丹。

  段武威双手攥拳咯咯作响,最终还是将怒火压了下来。

  段尘出了前厅直接进了书房,拿出一张纸便提笔龙飞凤舞刷刷刷的写到,最终在最下面写上了段尘。

  段尘又重新步入了前厅,看着爷爷与薛玲玲有说有笑,心底不是滋味。

  这时,段尘大伯段仁、三叔段文、四叔段章,还有三个表兄弟段卢、段幕、段亘也来了,平时总是有事没事就去欺负下段尘,今日有如此热闹怎能不来呢?

  “你要的东西给你...”抬手将手中的纸扔了过去。

  “这是什么?”薛玲玲接住问道。

  “你想要的东西,休书!”段尘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这废物也太生猛了吧!”段幕说道。

  “哼!废物连做废物的觉悟都没有。”段亘冷哼道。

  “安静点!”段仁呵斥道。

  “还是安静看好戏吧。”段卢说道。

  “休书!哈哈!”

  “找死!”没等薛玲玲出手,王余一手探出,他何曾被如此的蚁髅戏弄过,好像愤怒化作了王余掌中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火焰越来越大,所过之处飘起了缕缕青烟,冲着段尘的小腹直砸而下,灼热的火焰似乎能够烧尽一切一般,滋滋的声音中散发出一股烤肉的味道,段尘整个人已经体无完肤了,昏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不知道疼痛了,灼热的火焰野蛮的冲进了段尘的身体,疯狂的肆虐着的身躯,火焰似乎感觉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他的去路,熊熊的火焰向着丹田那无形的屏障冲了过去,似乎火焰惹怒了什么一般,似乎一颗丢如湖中的石子打破了平静,带起了阵阵波澜,突然一股冰冷的寒气而出,熊熊燃烧的火焰瞬时熄灭,冲出了段尘的身体,冰冷的寒气顺着拳头顺势而上直接将王余淹没,冻成了一座冰雕。

  段尘米迷迷糊糊的苏醒过来,只见所有人望着眼前的一幕都难以置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

  “师...师兄...”只见薛玲玲轻轻一碰,哗啦啦那座王余的冰雕在薛玲玲的触碰下化作了一堆冰块,她不敢相信曾经在她面前无所不能的师兄竟然死了。

  “你们杀死了王师兄!你们等着吧!你们段家等着灭门吧!”说完便要离去。

  “小玲!”段武威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