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鬼话 九
本章由 鱼传尺素 在 2016-07-02 12:22:03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鱼传尺素解封者

  吃晚饭前邓曼没套到兔子,猎了一只野鸡,所以她陪我和叶子吃晚餐时,餐桌上多了香喷喷的鸡肉。

  虽然邓曼和叶子年龄相仿,但由于叶子在宗派里辈分太高,因而吃饭时邓曼因挑食屡屡被训,却不敢回嘴。

  晚餐过后,叶子邀我到石亭中观云海。邓曼陪我们坐了一会儿,倍感无聊,想约我去外面玩,看到叶子沉着脸又不敢开口,只好悻悻走了。

  D酷◇匠~h网!正v\版首发}

  待邓曼走后,叶子看着夕阳下在山峦间翻腾的云海出了一会儿神,挥退几名侍奉侍奉的女郎,对我笑了笑:“见了梅姐和三叔,你感觉如何?”

  我点燃一支香烟抽了几口:“我觉得要做贼真不容易。”

  叶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真心话?”

  我点了点头。

  叶子拢了拢头发:“如果我告诉你,在宗派里,以梅姐和三叔目前的水平,顶多不过是二流角色,你会怎么想?”

  我想了想:“不可思议。”

  “宗派里有很多优秀的人物。有人专门研究典籍,有人专门找大墓,有人专门勘测,有人专门负责发掘,有人专门负责整理从墓中取出来的各类宝物,有人专门联系黑白两道的买家,有人专门洗钱,有人专门负责投资各行各业。有太多的人为八宗服务并因此受益。”叶子端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口,“我们去吃过饭的酒楼,你住过的酒店,还有还有花酒介绍灵灵去工作的旅行社,都是宗派的产业。你还没入行,根本想象不出宗派在全球的势力有多庞大。”

  “确实难以想象。”我据实说,“我更想不通宗派里的人怎么在千山万水中能找到几千年的大墓,又怎么去发掘陵墓?”

  叶子瞟了瞟关闭了院门,倾身吻了吻我:“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真让我心生怜惜。别郁闷了,我告诉你。从西周往上的古老陵墓,都分布在汉中平原、成都平原、云梦大泽、苍梧大泽、云贵高原和东南亚局部地区。帝王陵墓葬的形式大致分三类,一种是原始洞穴葬。这种葬制是选择洞口朝南比较干燥的天然咯斯特溶洞作为陵寝,存放死者的棺椁和陪葬品后封洞。这类陵墓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墓穴周边都是典型的丹霞地貌。而且通往主陵墓的路径,沿途都以悬棺葬制为标记。相当于历代的守陵人死了也在拱卫着主人。另一种是凿山式墓葬。等于在山上用烧山泼水的方式凿洞开墓道建墓室。这种葬制极讲究。陵寢如三叔说的处于龙穴的位置,并建有专门进行春秋两季祭祀的台。所以有的书上称埋葬上古帝王的地方有两个台,背阴的地方是死者的地宫,朝阳的地方是祭祀场所。最后一种是纯人工筑垒的陵墓。一般情况下要筑三座山,开两条河。左右的山种植生命力强盛的松树、柏树和榆树,专门防风,两条河专门疏导水流,护卫主陵,称为龙凤道。主陵后面是原始的连绵的山丘。这种陵寝的陵墓区在山腰。为了防止陵墓被盗,墓道拱顶上面通常采用流沙或流石设计。如果从上往下挖或不小心触动墓道里的机关,半座山瞬间就完全塌了。”她委婉的笑了笑,“说到这份上,你应该可以想象,处于南方众多的古老帝王陵墓,并非是传说中中原的盗墓者拿着洛阳铲就能玩盗墓游戏的。”

  我十分感叹:“真是难以置信。”

  “要找到古墓,不是盲目地去翻山越岭。因为自古以来,帝王或显赫的王室成员的陵墓,还有诸侯王和诸侯的陵墓,绝对不会处于十分偏僻的大山深处无人问津。稍稍想一下你就会明白,耗费众多人力物力财力所筑的帝王陵寝,必然会有两类人佐护。这两类人一类是勇武剽悍的守陵人,另一类是有出众的手艺专门维护陵墓的护陵人。所以这两类人都驻扎在帝王陵附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山里大大小小的村落。他们的后裔一代又一代的繁衍生息下来。形成了行走在山水间各具特色的民族。他们会讲关于祖宗的各种传奇故事,但由于年代远久,他们彻底忘记了自己是守陵人和护陵人的后裔,也忘记了肩负的义务和责任。可是他们骨子里依然有执着的信念,那就是生栖的土地绝不容外人侵犯。因此,几千年来,西方、北方、东方屡屡战乱,中原地区不止一次被蹂躏,历经了无数次改朝换代,到南方尤其是西南方却很少爆发大规模的战火。有的地区自秦汉代以后虽被征服,但以民族自治的形式存在。元代直至民国时期,南方众多民族地区依然实行类似于分封制的土司制度。直到现在,依然有民族自治州和自治县,只不过没有了土皇帝。”叶子捏了捏我的手,“还记得我和你在你的家乡去爬山吗?乡下至少有五座夏朝时期的帝王陵。呈金字塔筑垒的陵墓,就称为向天坟。这一类陵墓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都避开地震带,分布在北回归线上或北回归线附近。”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知说什么好。

  “历史上的帝王为了彰显自身的荣耀,巴不得把搜刮来的财富悉数带入地下,供自己死后才享乐。这就是视死如视生的祭祀规则。等级森严的制度下,贵族不论活着还是死去都要享乐,但贫民和奴隶唯有一代又一代在苦难中挣扎。更可悲的是,虽然守陵人和护陵人的后裔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可他们不论多么贫穷,千百年来都不愿离开他们自以为是的祖地。这很让人胆寒。”叶子很复杂的看着我,“说起来,你算不算很固执的守陵人或护陵人的后裔呢?小时候你在家乡看着由祭祀仪式演变的多姿多彩的民族歌舞,参加由不同季节的祭奠演变的民族节日,心中会不会莫名的忧愁和欢喜…”

  我和她对视着,内心悲喜交加。我喜悦的是终于明白为何华夏上古和中古的历史会是一片可怕的空白,为何众多帝王的归宿会没有确定的下落。悲哀的是,我竟然是以一种我根本预料不到的方式获得了真相。

  现在的问题是,封闭了几千年秘密的大门已经在我面前缓缓开启,我该不该跨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