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依赖山水而生,活着时建房筑屋,无非是为了遮风挡雨。死了依托山水长眠,筑陵修坟垒墓,无非是为了避风避水,使尸骨不至于支离破碎,被水浸腐。所以才产生了风水一说。”三叔慢条斯理的说,“风水很简单,讲的是冷热协调,阴阳平衡。但是一般人并不明白,如何协调与平衡,所以,才出现了指点生死的巫。‘巫’这个字眼,体现了人在天地之间的平衡。可是怎么平衡呢?于是人世间就出现了对应关系。可惜这套在俗世中流传非常广的阴阳对应学说,十分离谱地是错误的。”

  .酷匠网正@版首发"

  我恳切地说:“愿闻其详。”

  三叔呷了口茶:“不知南先生可看过风水方面的书,或接触过风水先生…”

  我据实回答:“我看书很杂,讲地理风水的古书,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山海经》、《水经注》、《华阳国志》、《观物篇》、《先天图》和《读史方舆纪要》。也拜读过顾炎武先生的著作《天下郡国利病书》,但都不求甚解。小时候在乡下也见到过拿着罗盘给人看宅基地和墓地的风水先生。”

  三叔偏头对梅姐笑了笑:“南先生年纪轻轻,能读这些深奥的书,也算是博学了。”

  梅姐抿了抿嘴:“八师伯引见的人,天资不会差。既然相聚一堂,三叔不妨畅所欲言。”

  我感觉叶子投向我的目光异常炽热。

  三叔把目光移到我身上:“南先生,风水一说,源于八卦理论。从混沌中派生了阴阳,确定南北,催生四季,定位五行,确立八方。可是这套无中生有玄之又玄的阴阳对应理论,最基础的东西,却是最荒谬的。比如天对应地。宇宙浩瀚,地球渺小,其实并不对应。比如日月对应。太阳的体积是月亮的数倍,因为距离地球远近不同,所以人们一直以为日月一样大小,这种视觉上的错误混淆了对应关系。其实日月也不对应。错误一旦引申开来,就造成了更大的误解。比如人们一直强调四季分明。事实上,南高北低的南方和北方,许多地区四季都不分明。所以,当一个风水先生背着罗盘,左手拿着《易经》,右手拿着《黄历》出现在你面前振振有词指点江山时,这个人说的话会很有道理,却和现实大相庭径。”

  他的话让我震动不已。

  “在华夏历史上,先秦以前所用的历法,与汉唐以后所用的历法截然不同。虞夏商至西周时,通用的是十月历,有的地区使用过十三月历和十八月历。其中十月历非常精准。这个地方开创了人类文明的五区方系时代,以南西北东中五方对应火金水木土五星,派生了五行。又把一年分为五季,每季两个月,每个月36天,一季72天。每年最后加五天为休息日,每四年多加一天。以北斗七星的运转变化为基点,确定南北定位,以北斗盛极而衰为阴,以南斗衰极而盛为阳。因而北方属阴地主死,南方属阳地主生。火与水交融又相斥,这才是阴阳五行的来历。”三叔磕了磕烟斗,“如果用东南西北中的概念和十二月历解析五行,破解《易经》,则是胡说八道。”

  在三叔面前,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根本对不上话。

  为了消除我的尴尬,叶子对三叔笑了笑:“三叔,南先生不像你闭着眼睛也能讲梅花易数。他对先天、中天和后天八卦图都还没有什么概念。你要初略的跟他讲讲什么是风水宝地吧。”

  三叔拿下嘴上的烟斗:“所谓风水宝地,顾名思义就是山水相当好的地方。这种地方的山连绵厚重,环绕山的水蜿蜓灵动,长流不息。直观地看,很多山高低不平,奇峰怪石狰狞,流水纵横,并不符合风水宝地的要求。古人在山水之间选择居住地,把山看成一个丰腴的女人,所择的居住位置在恰似女人肚脐眼的方位,这样才能保证氏族、部族和家族兴旺。而帝王级别的王者去逝后下葬的地方,选择的位置非常讲究。古人把帝王的下葬地看成是一条龙,不会把陵墓建在龙头、龙脊和龙尾上,只会选择龙脖子下端的位置修陵。这个位置就是所谓的龙穴。传说中的风水宝地就是这样啊!”他现出一个微笑,“要识别风水宝地,只会观山远远不够。八宗的弟子各有所长。我在八师伯和梅姐面前谈论这些,实在有些不自量力。”

  叶子做了一个手势:“三叔学富五车,过谦了。梅姐,南先生还不清楚灵台八宗究竟指什么,你粗略跟他讲讲。”

  梅姐轻点了一下头:“简单地说,宗派的结构有一个宗主,九个大护法,下面分为八个宗门,每个宗又分主宗和分宗。这八个宗分别是天宗、地宗、观山宗、断水宗、识云宗、辨土宗、金石宗和死生宗。其中天宗和地宗的弟子负责运筹帷幄,观山宗、断水宗、识云宗、辨土宗、金石宗的弟子所学皆是本宗绝技,死生宗的弟子负责保护宗派的安危。八宗的人历来都互相协作,共同完成每一件事。”

  叶子脸上晃过一丝隐约的微笑:“本来我有意举荐南先生加入地宗,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梅姐、三叔,你们认为让南先生拜地哑为师如何?”

  梅姐和三叔闻言脸色大变。

  “八师伯,万万不可。”三叔语调深沉,“地哑虽然有通天晓地之才,但属于宗派叛逆,戴罪之身却能收徒?倘八师伯惜才,不如举荐南先生投于三师伯门下,专门研究金石。”

  叶子轻摇了一下头:“仅让南先生摆弄金银珠宝,不是我的初衷。梅姐,那么让南先生入天宗,投在我六师姐门下如何?”

  “八师伯,历来天宗主宗弟子,几乎都是女人。”梅姐面有难色,“况且六师伯一向清高,喜欢清静,从不收徒。恐怕说不动她。”

  叶子沉默片刻:“你们去休息吧,容我再想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