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姐点了点头:“不错。在宗派里,再大的秘密也只不过是茶余酒后闲聊的话题。夏后姒孔甲当年烤龙下酒,应是讹传。事实上,所谓的龙,指的是穿山甲。南方的壮、侬、傣、京、侗等民族,有将穿山甲的肉在陶缸里腌制后取出来或烤烤或炖汤的古老习俗。说白了烤穿山甲只是一道美味的菜肴而已,我也吃过这道野味。有人故作神秘夸大其词,有哗众取宠之嫌。”

  “也是。”叶子表示赞同,“为了揭示夏后姒孔甲的奢侈,有人专门描绘他在山谷中所筑的行宫用玉石做墙,用黄金和白银铺地,专门用人鱼的油点灯,夜里上万盏灯火一起闪亮,宛若银河堕落人间。因此长夜宫几千年来成了腐化堕落的代名词。更有甚者,为了污蔑夏后姒孔甲骄奢淫逸,捏造他在长夜宫中建造酒池,将一桶桶美酒倒入池中,擂鼓让数百大汉伏在池边拼命喝酒,直到醉死为止。又建造酒林,把无数腊肉挂在宫中,带着无数赤身裸体的美女在肉林中淫乐。殊不知美酒敞开会变酸,腊肉置放会生蛆虫。如果夏后姒孔甲真这么做,不是暴殄天物,而是天下第一等白痴了。这些违背常识的谎言偏有人津津乐道。”

  “有时候谎言也折射出真理。”梅姐异常冷静,“六师伯花了整整十三年的时间,专门研究关于夏后姒孔甲荒诞不经的种种传说,最终得出夏后姒孔甲统治时期,是夏朝最鼎盛的时代的结论。她认为由于夏后姒孔甲的曾祖父夏后姒泄正式确立了诸侯分封制,经过三代君主的治理,到夏后姒孔甲承袭世袭制即位时,他作为天下共主的威望如日中天,四方诸侯纷纷来朝。因此夏朝才有人力物力财力开山拓谷建筑规模异常庞大的长夜宫。并且长夜宫作为夏后姒孔甲生前享乐的行宫,死后掩埋宫殿作为他的陵寝,这种葬制在华夏历史上绝无仅有。根据这个推论,我们在横断山脉和乌蒙山脉之间奔波了六年,最终在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的交接处找到了长夜宫陵,印证了六师伯的推断。夏朝十三次迁都而亡,商朝九次迁都而亡。面对纷乱零碎的线索,除非有大智大慧,否则只会与真相一次次擦肩而过。”

  叶子由衷地说:“在宗派里,地哑和我六师姐堪称旷世逸才。”

  梅姐微叹一声:“地哑乃天纵奇才,可惜藐视清规戒律,狂傲不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六师伯兼具美貌与智慧,却又如云中仙子让人难以接近。可能天赋异禀的人,也天生有各自的怪癖。南先生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呢…”

  我笑了笑:“除了胡乱找些书看,也谈不上有什么爱好。”

  “琴养心,书养身,酒养神,画养魂。古人以此养生。爱读书也不失为安身立命的一种方式。”梅姐和颜悦色地说,“刚才谈到夏后姒孔甲,我看你有话要说,想说什么就说吧,不必固忌。”

  7s酷xb匠网s正;版}8首¤s发,

  我诚恳地说:“据我看过的关于夏后姒孔甲的零星资料,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传说夏后姒孔甲驾崩后,陪葬的后宫佳丽多达三千人。并且有上万封陵的工匠还没来得及走出墓道,就被封堵在山谷之中,全部成为了陪葬品。会是这样吗?”

  梅姐瞅了我一眼,不禁笑了:“为了诋毁祖宗,总是有人挖空心思编造不着边际的谎言。事实上,夏朝秉承世袭制又开创了分封制,合而为一形成了礼制。商朝在礼制的基础上加上了宗法制。大周王朝进一步在礼制和宗法制揉合的文明进程中,为高格调地体现尊卑,又加入了种姓制。在等级制度非常森严的社会里,人殉制度是一个很特殊的体制。把人活生生的当成殉葬品,在历时近两千年跨越三个朝代的文明文明进程中,并不是残忍和野蛮的举措。因为古人把死亡的祭典看得比出生还重要,而且笃信把死者安葬在尊贵之地,会取到佐护社稷安康,保佑宗族和家族繁荣昌盛的重要作用。于是尊贵的君主辞世后被埋葬的地方,必然是精挑细选的风水宝地。一旦有人被选中为君主陪葬,会成为家族最大的荣耀。但是能获得这种荣耀的人,历来廖若晨星。别说一般的平民百姓、奴隶和囚徒,就是皇亲国戚和王公大臣也极少有资格陪君主在豪华的陵墓里长眠。将来君主的嫔妃和子女去世后,要想安葬在君主陵墓的旁边作为陪陵也很难。所以身份低卑的人,不管是后宫佳丽,还是工匠,怎会有资格葬身于帝王陵?”她补充说,“历史上最先废除人殉制度的是战国时秦国的国君秦献公。他的开明激励着他的儿子秦孝公立志变革,华夏文明史上才产生了最伟大的改革商鞅变法。从那以后,人殉改为由陶俑和石俑陪葬。丧葬制度和形式随之改变。后来又经过多次改朝换代,其间人殉制度有过短暂的恢复,但不论活着还是死去,红尘中已经少有真正的贵族…三叔来了,请他给你讲讲风水吧。”

  我扭头望去,看见一名老成稳重的中年男子在客堂门口脱了沾有泥土的布鞋,拍打了衣服,赤脚走入客堂,向叶子下拜:“弟子在花圃里打理花草,听到八师伯召唤匆促赶来,失礼之处,请恕罪。”

  叶子浅浅一笑:“起来坐吧,都是我九师妺闹的。三叔,喝杯热茶,给南先生讲讲风水。”

  三叔应了一声,起身走到梅姐身旁的几案前坐下,递给我一个微笑:“我听九师伯说南先生才思敏捷,在下不才,献丑了。”

  我欠了欠身:“请三叔赐教。”

  三叔端起侍奉的女郎端来的茶水吹了吹,喝了一口,从衣袋中掏出一只烟斗,装了烟丝,点燃抽了几口,开了口:“风水之说,其实很简单,讲的是如何避风避水。”

  梅姐莞尔一笑:“三叔这么说,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