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先生不必惊诧,我所讲的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秘密,只不过一般人很少往这些方面考虑罢了。”梅姐缓了缓语气,现出一个笑靥,“古人有两个仇一定要报,有一件事绝对不能做,你是否听说过?”

  我镇静了一番情绪,点了点头:“听说过。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得不报,别人的祖坟却万万不能挖。”

  “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属于俗世恩仇,诸如此类的事情自古以来每天都在发生。倒是处心积虑地挖别人的祖坟这件事,并不是想做就能够做到的。”梅姐嫣然一笑,“八师伯,还是请九师伯从风水学方面跟南先生聊一聊。”

  叶子偏头看着侍立在右侧的一名女郎:“九师妹,玩装扮侍女的游戏过不过瘾?”

  女郎摘了假发套,理了理齐肩的短发,上前端起叶子的茶杯喝了几口茶水,嘘了一口气:“我后悔死了,又要服侍你化妆换衣服,又要规规矩矩的站着,把我的腿都站麻了。”她解开两粒衬衣扣子用衣服扇了扇风,移步走到我跟前俯身抬了抬我的下巴:“帅哥,我喜欢看你抽烟的样子。要不你做我徒弟吧!”

  我看着她裸露的大半个雪白的胸脯,有些不知所措。

  “九师妹!”叶子沉下了脸,“你一天到晚贪玩,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师,有什么资格收徒弟啊?扣好衣服扣子,邋邋遢遢成什么体统!”

  女郎直起身,小声嘀咕了一句,翻了一下眼睛,扣好了衣服扣子,走到我旁边的几案前坐下,把手肘搭在几案上,托着一边腮看着我:“你知不知道楚武王熊通平生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

  我不假思索地说:“应该是他不屑于要周天子册封的子爵爵位,公然与周天子并肩称王。”

  女郎扁了扁嘴:“才不是。记住了,他一生最自豪的事情,是有一个美艳如花又能披挂上阵横扫千军的王后。知道他的王后叫什么吗?

  我笑了笑:“历来巾帼英雄不多,楚武王能仗剑沥血沙场的王后叫邓曼。”

  女郎点头:“算你聪明。我也叫邓曼。帅哥,别听梅姐和我八姐讲很深奥又费脑筋的事情了,我带你去套松鼠…”

  叶子打断她的话:“九师妹,你给我正正经经的坐着谈事情,不然我就把你关柴屋里让你劈一年的柴!”

  邓曼赶紧站起来:“我尿急,先闪了。” 说着匆匆往门口走。

  叶子一拍几案:“站住!”

  最py新}章节上酷匠V4网Id

  邓曼如触电般顿住脚步,转过头苦着脸:“八姐,真的尿急。”

  “下次在我面前撒谎,找好一点的借口。”叶子缓了缓语气,“去把三叔请来。你爱玩,就去看看能不能套只野兔,让刘妈红烧了款待南先生。”

  邓曼眉开眼笑地点了点头,转回头一阵风似的溜了。

  叶子对我无奈的笑了笑:“南先生,我九师妺生性顽愚,太过于贪玩,你别见怪。”她做了一个手势,“梅姐,聊几句家常话,在多伦多撞了你丈夫肇事逃逸的司机找到没有?”

  梅姐摇了摇头,闭了一下眼睛:“我丈夫遭遇车祸那天下着大雪,加拿大警方在社会科学学院附近调查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目击证人。线索太少,看来我丈夫只有枉死了。”

  叶子向我介绍:“梅姐的丈夫生前是多伦多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刚跟梅姐结婚两个月就英年早逝了,真是可惜。”

  我看着梅姐,为她的不幸深感惋惜。

  梅姐抹了一把脸,恢复了平静:“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接着聊。南先生,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梅姐,”我谦逊地说,“我想请教什么是诅辞?”

  “在上古和中古时期,女巫拥有无边的法力,直接影响着氏族、部族和邦国命运。凡遇祭山祀水、祭祖、天灾、战争、红白喜事乃至耕种收获,除卜鸟卦和鸡卦,烧龟甲或牛胛骨占问吉凶外,最主要的就是种鬼符。符分两种,一种叫吉咒,专门挑上好的璧和玉用朱砂画符,之后深埋于地或者抛入水中。这种形式叫敛玉。主要起取悦天地、山水草木和八方鬼神,赐福生者平安和乞愿死者往生的作用。如果是遇到族群迁徙或邦国建都,女巫先抛染色的鸡蛋,确定祭台和太庙的建筑位置,然后用指甲划破乳房,用鲜血在玉上画符,埋入地下。这是吉咒中最高级的咒,称为血咒。女巫发下的誓言不可更改。若违背誓言,则国破家亡,子子孙孙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凡吉化为凶的氏族、部族、宗族和家族,一旦破落,荣耀和尊严从此不再,后世子孙皆背负着先祖的罪过和耻辱,人前人后受尽鄙视和奚落。”梅姐对我笑了笑,“另一种符就是诅辞。所谓诅辞,是女巫挑选极丑陋的石头,用腥臭的墨汁画符,发下最刻毒的咒怨。凡传谕诅辞之处,所有人都把被诅咒的人当成恶魔,必奋不顾身除之而后快。所以,诅辞是诅咒之中最狠毒的一种。被下诅辞的人,注定遗臭万年。”

  听了梅姐的讲解,我很感慨:“古来亡国的君主不少,难怪唯有商帝子受遭万世唾弃。”

  “也不尽然。”叶子理性地说,“夏朝的最后一位君主夏后姒杰也同样遗臭万年。他的遭遇和商帝子受很相似。昏庸残暴,沉溺于声色,最终夏朝军队在鸣条大败,义军疯狂屠城,夏后姒杰死无全尸。据说他的头颅被喂了狗。几年前我师父特意带我进一个陵寝看装敛夏后姒杰的巨大铜棺,棺柩内果然只有一堆骸骨,没有骷髅头。”

  我有些难以置信:“…你进过夏后姒杰的陵寝?”

  叶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去一个亡国之君的陋陵散散步,有什么好奇怪的。哎,梅姐,夏后姒孔甲的陵墓何时开启?”

  梅姐抿了一下嘴:“大概还需要五到八年。长夜宫陵是我目前知道的规模最大的陵墓。几个月前二师伯跟我说,建在峡谷里的陵墓长达一百五十多公里,里面至少有的一百万件陪葬品。相当于夏朝当时的一半财富都陪夏后姒孔甲长眠于地。这也难怪,他是华夏有史以来最奢靡的帝王。”

  我看了一眼叶子,对梅姐说:“梅姐,恕我冒昧,你说的是那位连龙都烤了下酒的帝君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