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为涉猎过一些历史方面的书籍,并对历史上有些时期的人物和事件发表过自己的见解。有时我甚至为所发表的论文能引经据典,后面罗列出一串参考书目颇为自得。但是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质疑过历史的真相。哪怕不论正史还是野史,对某些人和事的描述自相矛盾,有的更是近乎荒谬。

  凭我对历史的肤浅认知,我知道修书编史是历朝历代统治阶级最惯用的手段。统治者运用胜者为王败者寇的野蛮逻辑,堂而皇之地臆造和颠覆历史,而人类文明的发展轨迹,在无数次的被篡改之后,变得面目全非。

  至今,后人对待历史的态度,多数时候已经习惯于对历史上的人或事断章取义地口诛笔伐,抑或歌功颂德,以此来达到借古喻今和借古讽今的目的。至于历史的真相,则不屑于探究,任凭其束之高阁。

  玩弄文字游戏蛊惑人心和蒙蔽人心,是历朝历代的文痞和文棍最擅长做的事情。为了功名利禄,这两类人不惜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然后陶醉于自己编织的谎言之中。欺世盗名的结果,是赤裸裸地戏弄了古人,玩弄了今人,愚弄了的后人。从前这两类人被称为圣贤和名士,现在不论怎样伪装,充其量不过是文化流氓和文化娼妓。

  文字对历史的破坏性和扭曲程度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当文字转换为广播、影视等大众传媒方式肆无忌惮扩散和传播时,很少有人意识到,对历史具有极深刻洞察力的先知和游吟诗人早已经死去。

  如今,叶子给了我一次触及历史脉搏的机会。但这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机会呢?

  船抵达了彼岸。

  我从思绪万千之中挣脱出来,跟随叶子下了船。

  等候在岸边的上百号人齐刷刷下跪。

  叶子向众人抱拳还礼。

  这一幕仿佛让我回到了遥远的年代。我似乎有些明白,即使在充满现代文明喧嚣的环境里,花酒和唐红云为何都对叶子有所忌惮了。

  一派肃穆中,有人请叶子和我上了一乘双人滑竿。

  四名壮汉抬着我们沿着树林掩映的路径往山上走,众人在后面徒步尾随。

  有的路径由粉红色的石头铺设,有的桟道则由木板铺砌。沿途甚至还经过了一座藤桥。

  山上奇花异草在紫红色的土壤中生长,奇峰怪石林立,瀑布和涧水交替出现,鸟儿的鸣唱婉转悠扬,时不时能见到小动物闪现又匆匆消失的身影。

  在不同的几个制高点,都有人下跪相迎。

  看着一拨又一拨人的虔诚姿态,我十分感慨。

  叶子瞥了我一眼,轻声问:“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曾拿华夏文明和世界上其他古老文明作过比较,从中我发现华夏文明有一个非常特殊之处,从前没办法验证,今天总算验证了。”我笑了笑,“真是托你的福。”

  叶子转了转眸子:“你所说的特殊性是指中国人奴性十足吗?”

  我摇了摇头:“对主人摇尾乞怜的奴才是清朝时期才出现的,在此之前的朝代,有奴隶,但是没有奴才。”我偏头看着她,“我所说的特殊性是帮派体系。华夏文明由各种各样的帮派体系推动或阻碍着文明进程,所以历史总是有相似之处,文明来来回回在前进中倒退。这种现象在其他古老文明之中非常罕见。有人认为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其实并不确切。因为黑白两道都有多如牛毛的帮派体系相互排斥又相互并存,所以才形成了恩怨情仇纠缠不休的江湖。每一个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忠于和捍卫的都是自己所属的宗派,却不是君王。因此,自古以来勉强能数得出来的600多位帝王,有好下场的寥寥无几。甚至很多帝王,被历史无情的抛弃和遗忘。”

  叶子轻轻捏了一下我的手:“我欣赏你的理智。但愿将来包括我在内的灵台八宗的所有人,都跪伏在你的脚下。”

  我不想告诉她,我不喜欢有人向我下跪。同样,我也不喜欢跪倒在别人脚下。不过这一路上,我已经充分见识了她的权威。并且我相信,向她下跪的人,并非出于盲目的虔诚。

  大约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半山腰。

  一座由粉红色的石块垒成围墙的城堡显现出来。城堡之内,石木建筑的房屋错落有致林立。大概有上百间房间,能容纳下上千人。

  四名壮汉抬着我们连续穿过了五道拱形门,很多人照例在石板铺砌的路两旁和天井里下跪相迎。

  “这里是灵台八宗所属地宗的一个点,看天井中的参天大树你应该能明白,这个城堡存在了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经过不断扩建和修缮,现在对外的称呼是养生休闲会所,不过只容纳会员,不对外开放。”叶子向我介绍,“这儿的老老少少都是宗派里的人。天资聪慧的男孩子和女孩子都有各自的师父管教,年满14周岁后由师父正式带入行,三年五载岀了师,才能独立参与宗派的运作。我从8岁到14岁,每年的假期都在这儿度过。那时我很顽皮,没少挨师父师伯们训斥。我16岁就出师了,没想到现在俨然成了这里的主人。山下几个邻近村庄的村民负责为城堡提供蔬菜瓜果粮食和禽蛋肉类。城堡里目前采用小型水力发电机发电,有完备的供水系统和排水系统,以后应会采用风力发电。”她做了一个手势,“我们住后院吧。院里有游泳池,楼上有两间卧房,楼下是客堂和膳堂,靠悬崖边还有一座石亭,早晨和黄昏可以观云海,晚上天气好时能够赏月。”

  我欣然点头。

  四名壮汉把我们抬到一扇门前停下,待叶子和我下了滑竿,躬身离去。

  候在门口的几名女郎向叶子下跪后,把我们迎进了门。

  宽敞的院子里有一个月牙形的游泳池,四周点缀着花草。

  悬崖边果然有一座八角石亭,里面放置着石桌和石凳。极目远眺,能看到连绵的群山的轮廓。

  客堂和膳堂装饰古典华丽,设有屏风和几案,案桌旁摆放着精美的熏香炉。地板则用罕见的黑色石头镶嵌。

  楼上的卧室则是气派的欧式风格。卧房和客厅用印花玻璃相隔,金黄色的落地窗帘配上全套乳白色的意大利家具,床头柜上的瓷瓶中插着鲜艳夺目的鲜花,卫生间里配有硕大的浴缸,显得雍容华贵。

  待我换了为我准备的一套唐装,两名候在门口的女郎把我迎下楼,请进了客堂,安排我在左边第一排几案前入座,端来茶水甜点和香烟打火机烟灰缸,燃了熏香炉里的香,乖巧地站在了我的身后。

  酷匠网唯F一正版#=,其1他A¤都.是盗O:版hB

  我打开香烟筒取了一支香烟点燃,尽量适应着环境。

  过了一会儿,叶子在六名女郎的簇拥下下了楼,走进了客堂。她同样换上了一套艳丽的低胸唐装,饰戴着珠宝首饰,披散着长发,化了浓妆,显得相当惊艳。

  我努力不流露出对叶子的倾慕之情,看着她在正首的屏风下施施然端坐,六名女郎为她端来茶水瓜果甜点,分别侍立在两旁。

  叶子姿态优雅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对一名女郎启了启唇:“请梅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