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我顺利地通过了论文答辩,如愿以偿地毕业了。

  一本红彤彤的毕业证和一张传统西洋式的毕业照,印证了我的学生时代的终结,书海无涯苦作舟的日子不再摇摆,我宛如从一艘漂流已久靠岸的客轮上登岸的旅人,满怀疲惫而又欣慰地推开了通往大千世界的大门。

  半封闭的校园生涯毕竟只是如万花筒般浮华的世俗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把自己置身于广袤的世界里,绚丽的理想如悬挂在天空中的长虹,如何生存却是十分现实的问题。许多学子以为自己学富五车,一旦置身于社会必定能应用所掌握的知识大展宏图。其实这充其量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法。只因在任何一个时代,真正需要的不是能引经据典,夸夸其谈的人。而是非常务实,很有见识的人。

  荣升为副校长依然兼历史系系主任的何运庭兑现了对我的承诺,我得予在男教工宿舍分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住房。这套房子位于三楼的最右侧,有厨房和卫生间,客厅宽敞,卧室和阳台相连,光线极好。靠卧室一边种植着缅桂花树,对面是一栋同样三层楼的女教工宿舍。

  %4酷匠Uk网1l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所在的这栋男教工宿舍一二楼居住的是单身的男讲师,三楼除了我,几乎是教授级的人物。所以校园里戏称这栋楼为才子楼,而把对面居住着青一色年轻女教师的楼戏称为红粉楼。

  在何运庭新搬迁的豪华办公室里,我拿到了10天正式去图书馆报到的通知书。这意味着我有了人生的第一份正式职业。

  何运庭把新发行的三份刊载着我的论文的期刊连同稿费单交给我,意气风发地说:“南硕士,以后再发表大作,就不用我代劳为你签收了。没准儿你在图书馆工作的过程中,除了发表文章,还有兴趣攻读博士学位。年青而有才华,就是成为天之骄子的优势啊!”

  我谦恭地说:“没有恩师一路的扶持栽培,学生也成不了器。”

  何运庭摆了摆手,招呼我抽烟喝茶:“俗话说,成龙上天,成蛇钻草。是鸿雁终究要一飞冲天。”他抹了抺刚焗了黑油的乌亮头发,仰靠在沙发上,“对于学业有成的学子,在即将走上工作岗位前,照例都要有劝勉谈话,无非是罗列一大堆空洞的理想,却少提及社会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大染缸。你是我很器重的弟子,有亦师亦友之谊,大话空话我就不说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他点燃了一支香烟,“东汉时有七个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分别是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和刘桢,这七人并称建安七子,又号邺中七子,在乱世中以诗词歌赋显达于天下,才华盖世。其中孔融号称孔圣人后裔,性情刚烈,以针砭时弊最为著名。而阮瑀出生音乐世家,生性旷达,为人洒脱。,一天,孔融在府上宴请阮瑀等名流骚客,席间谈到天下离乱,连年征战,河山破碎,民不聊生。而朝纲腐败,王公大臣贪赃枉法,醉生梦死。说到激动处,众人义愤填膺,唯有阮瑀喝着酒,旁若无人地与侍酒的官妓调情。于是便有人指责阮瑀只知道沉溺声色,不关心社稷安危和黎民的疾苦。”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待众人情绪渐渐平复,阮瑀搂抱着官妓,喝着酒,心平气和地讲了一个寓言。这个预言说的是有一群良善的小麻雀,守着一片田地每天除草捉虫,从早到晚辛勤劳作。可是每每田里的庄稼成熟时,一群乌鸦便蜂拥而来,粗暴地赶走小麻雀,掠夺果实。如此反复多次后,小麻雀们忍无可忍,团结一致奋起反抗,赶走了乌鸦,并攻占了乌鸦的老巢,从此在华丽的巢穴中过上了很舒坦的日子。有一天,小麻雀们从巢穴中望出去,看到一群同类在田地里起早贪黑辛勤劳作,便充满鄙视的笑起来。从此,这群已经习惯在巢穴中醉生梦死、每天只知道叽叽喳喳无病呻吟的小麻雀,便蜕变成了乌鸦。你听了这个寓言有何感想?”

  我神色凝重地说:“很感慨。良善转变为恶腐,只在转眼之间。”

  何运庭看了看我,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是一辈子成为良善的忍辱负重的小麻雀,还是蜕变为贪婪成性的乌鸦?也正是你走上社会面临的最现实的选择。你选择始终成为温良的小麻雀,便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清贫的日子会把你折磨得五体投地。你想要飞黄腾达,就得不择手段地蜕变成乌鸦。这算我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我想起叶子希望我外表像只小兔子,内在却是一匹恶狼的告诫,恭恭敬敬地退出了何运庭的办公室。

  我不想从小麻雀蜕变成乌鸦。或许,我天生就是乌鸦,只是装成了小麻雀的样子。

  我回宿舍简单的收拾了行李,仅留下刊登了我的论文的期刊和几本一直陪伴我的书,以及一套换洗衣服。把包括课本在内的其他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堆,然后背着背包、拎着箱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研究生公寓。

  我知道要往前走,不管是悲是喜,都不要留恋过去。

  我给花酒打了电话,让他来给我参考房子要如何装修。

  花酒很快开着一辆标志505来了。他在分给我的男教工宿舍里里外外转了一圈,靠在阳台上抽着烟,表情相当轻松:“这事好办,让我睡过的一个妞来料理就行了。他家是开装修公司的,保你住的舒服。”

  我笑了笑:“那要不要把人找来,大概谈一谈室內设计和预算什么的?主要是工期,我10天后就正式到校图书馆上班了。”

  “这点小事犯不着操心,到是你毕业又能留校工作,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花酒看了看对面,“有一群风骚老师与你为邻,以后你朝夕闻着桂花的香昧,品着茶,都能看很有情调的风景。”

  我哑然失笑:“不是吧,为人师表是老师的本分,谈何风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