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之后,我们相约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饭。

  花酒点了菜,乘叶子上卫生间的间隙,递给我一支香烟,压低嗓子说:“吃毒蘑菇没有?”

  我笑着点燃香烟,轻点了一下头。

  “能把依香弄到手,是你的本事。不过以后你恐怕没什么清静的日子过了。她太野。”花酒开玩笑地说,“和太野蛮的女人上床无异于与狼共舞,以后你可得小心了,没准她一生气,一脚就把你踢下床。”

  我忍不住笑了。想起依香躺在我怀里的娇憨姿态,心中倍感甜蜜。

  “下午我就去找人,帮守台球那美妞联系工作上的事情。”花酒掸了掸烟灰,“她太妩媚,我得找很可靠的关系安顿她,不能把她推入火坑,让一帮色狼糟蹋了。”

  我欲说话,看到叶子转回来,闭上了嘴。

  叶子把皮包挂在椅子背上,看了看我和花酒:“鬼鬼祟祟说什么呢?”

  花酒吐出一口烟雾:“在说你呢。也不知道跟谁鬼混去了,膝盖都弄青了,还好意思穿短裙。”

  叶子有意识地缩了一下脚:“你就是个偷窥狂。我昨晚和南斐滚床单了,不行吗…”

  “行。”花酒咳了一声:“做你的白日梦去吧!南斐的女朋友比你比金燕子都有味道多了。”

  叶子偏头看着我:“真的吗?什么时候带来给我瞅瞅。说不定我和你的女朋友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以后在一起玩呢。”

  我笑了笑:“先过了答辩论文这关再说。” “不要给自己什么压力,我看了你写的论文,真是才华横溢,赶紧写完它。”花酒看着服务员来上菜,“再要个炖猪脑,给我朋友补补脑子。”

  吃饭时我们天南海北聊了一些闲话,十分愉快。

  吃过了饭,叶子把照片交给花酒,吩咐他开车去邮政局寄照片给乡下的乡亲,然后陪我返回了学校。

  刚进宿舍关上门,叶子便扔下皮包,把我按在门上,紧贴着我,迫不及待地撩起了裙子:“我有些后悔了。我要把你吸干,不让你去浇灌滋润别的女人…”

  缠绵之后,叶子带着一脸满足感走到床边斜躺下,慵懒而妩媚地看着我:“写论文吧。干正事要紧。女人偶尔都不免会有妒意,过了就过了。”

  整个下午,我都在写作。叶子靠在床上阅读我发表在期刊上的文章,安静得像只小猫。

  将近傍晚,我终于写完了答辩论文。

  叶子体贴地将我的头靠在她的胸口,为我按摩,借以消除我的疲惫。

  我们在宿舍里吃了些东西后,我匆匆赶去书屋上班,叶子留在屋里帮我检查错别字,修正稿子。

  尹叔又收到了些书籍。我特意挑了查尔斯•狄更斯的《双城记》和杰克•伦敦的《海狼》留着,等唐红云来看。

  天黑之后来书屋租书、还书和看书的读者多起来。我和读者们应酬着,能感受到坐在小卖部门口吃雪糕的灵灵投来的炽热目光。

  差不多九点时依香独自骑着摩托车来了。她在门口停下摩托车,嚼着槟榔走进店里,瞅了瞅里间的读者,倚靠在柜台上看着我:“我把弄脏的床单偷偷藏起来了,买了新床单换上…有没有讲女人第一次高潮了都不知道的书呢…”

  Q酷D匠●网*!永久\2免BA费j$看小说…}

  “恐怕…没有。”我忍住笑,“即使有,你也不爱看书。”

  依香娇嗔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爱看,你不会读给我听?晚上下班要不要我来接你…”

  我掩饰地说:“我要回研究生公寓去整理论文,准备参加论文答辩。”

  依香叹了一口气:“那好吧,我去游戏室玩游戏了。等你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看通宵电影。”

  我轻点了一下头。

  依香用舌尖掸了一下下嘴唇:“我喜欢看校园里闹鬼的鬼片,不过我最喜欢的女明星是张敏…你的宿舍在几楼…你最喜欢的明星是谁?”

  “三楼。”我淡淡一笑说,“我喜欢《乱世佳人》的女主角费雯•丽。”

  依香眯了一下眼睛,又赶紧睁大:“没听说过。她是单眼皮吗?”我摇了摇头:“不是。并不是谁都能拥有你这么漂亮的丹凤眼。”

  依香很得意地笑了笑,扭着腰肢走到门口,掏出口红欲在门上涂抹又忍住了。她收起口红出门跨上摩托车,瞪了站在台球桌前窥看她的灵灵一眼,甩了甩长发,发动摩托车掉头驰骋而去。

  我递给灵灵一个安慰的笑,整理着柜台上的书籍。

  转眼就到了十一点,我想起叶子,禁不住有心猿意马,便打发走了看书的读者,提前关了书屋。

  我出门时,还有人在打台球。灵灵坐在椅子上喜忧参半地瞥着我,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匆匆赶回宿舍,坐在写字台前的叶子合上稿子,起身拉上窗帘,情意绵绵地向我张开了双臂。

  我把她拥搂在怀里亲吻着,抱起她上了床。

  我们在温存中相拥而眠,清晨时被做早操的广播声吵醒。

  在床上一番缠绵后,我起床去买早点。等我端着豆浆油条回来时,叶子已经整理好床铺,打扫了卫生,梳好妆打开窗帘欣赏着校园里的风景。

  吃了早餐后,叶子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一起讨论答辩论文。

  我们一边讨论一边修改,间或亲吻对方,不介意太阳越升越高。

  翻到最后几页稿子时,叶子忍不住坐在我身上和我一边亲热一边看稿。

  亲热到一半时,对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和叶子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少许,对门传来开门声,一个男声传来:“请问您找谁…”

  依香的声音传来:“我找谁你管得着吗!”

  我浑身一震,附在叶子耳边小声说:“糟了,依香来了。”

  叶子马上脱离我的身体,整理着裙子,示意我拉上裤子。

  男声稍一停顿,充满无奈:“…您敲我的门,我当然要请问您要找谁…”

  依香的声音响起:“别他妈文皱皱的跟姑奶奶我讲话!你以为你戴着副破眼镜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了?我男人不装模作样戴眼镜也很有学问。”

  男声颇为委屈:“…我近视才戴眼镜,怎么是装呢…请问您男人是哪位?”

  依香的声音再次传来:“姐他妈一路上被问烦了,凭什么告诉你!”

  叶子整理好头发,整平裙子,双腿交叉靠在写字台上闷笑着示意我去开门。

  我镇静了一下情绪,走上前拉开门,走到走廊上对对门的研究生歉意地笑了笑,不由分说把依香拉回屋,关上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