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简单,以依香叛逆的个性,她变着戏法惹你的目的,无非是想让你在意她。”花酒一脸认真,“她太高傲,你讨好她,容忍她都没用。说白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立马把她睡了。古人说二八女怀春,她美貌出众,正是思春的年纪,平时又没人敢惹,你把她睡了,她肯定会认定你是她的男人,就不会瞎闹了。”

  我咳了一声:“花酒,说实在的,我没有你跟女人搭讪几分钟就能让女人宽衣解带的本事。再说,连你这种爱猎艳的调情高手都不愿惹依香,我能惹她吗?”

  花酒笑了:“你不惹她,她偏要惹你,这世道就是这么阴差阳错。依香的父母经常都跟黑道上的人打交道,她从小看惯了快意恩仇那一套,没工夫玩什么风花雪月。所以,只要你主动,肯定能摆平她。至于以后你愿不愿娶她,那是另一码事。不过我觉得,要是依香真跟了你,你的生活不止有一丁点乐趣。”他瞥了在跟女店主收台球桌的灵灵一眼,“这美妞只适合做你的地下情人,不适合当你场面上出双入对的老婆。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我想了想,看了一眼在关小卖部大门的灵灵,语调沉重:“花酒,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灵灵因不会生育年纪轻轻就离过几次婚,情路坎坷。我不能睡了她提起裤子就一脚把她踢了。那样等于把她置之死地。这不是我会干的事。她现在的处境很艰难。你也看到了,她每天只有摇姿摆首坐在门口吸引人来玩台球,即使被骚扰也只能强颜欢笑。要是你能通过关系帮她找一份正正当当的工作,我会感激不尽。”

  花酒看着我,目光异样:“南斐,你真他妈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这个忙我帮定了,我会尽快给你消息。不然你毕业后不可能再守在这儿,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没什么安全感,说来也怪可怜的。”

  我舒了一口气:“你能帮我这个忙,我今夜就主动去会会依香,免得她天天来闹。”

  花酒点头:“快刀斩乱麻也好,不然她哪天放火把这条街烧了,事情就闹大了。”

  我进里间招呼几名还在看书的读者改天再光顾,整理了书架,出来打开抽屉把稿子和笔放进书包,又找了个袋子装好灵灵拿给我的几条烟,把袋子递给花酒:“这是灵灵从她家店里偷偷拿来给我抽的烟,你拿去抽吧。我不在场面上混,抽太上档次的烟也没意思。”

  花酒挡了挡我的手:“你写答辩论文伤脑筋,留着抽。再说这是那美妞对你的一片深情厚意,烟好不好你都得领情。走。”

  我只好把香烟放回抽屉里,背上书包,关了书屋,与花酒出了门。

  灵灵在小卖部楼上虚掩窗帘目送着我们。

  花酒感慨:“这美妞确实对你是一片痴心,找机会和她好好诉诉衷肠。”

  我偏头向灵灵挥了挥手,感觉先前对她的有些看法有失偏颇。

  事实上,女人是世界上永远让人无法完全了解的神秘生物,比外星人还神秘。

  经过服装店的时候,我们看见几名装修工在安装橱窗玻璃。

  Xa看Bk正K版Ws章O节!^上}酷0Q匠网2

  督工的女店主见到花酒,表情立时变得娇羞。

  花酒对女店主笑了笑,捅了捅我,加快了脚步:“看见了吧,女人不管美丑,只要让人睡了,都会变得温柔。”

  我深以为然。

  我们走岀巷子,上了轿车。

  我对花酒说:“我打听过了,依香夜里喜欢在附近的洗车场玩。”

  花酒点了一下头,启动了引擎:“我知道那地方。不瞒你说,这城里凡是藏垢纳污的场所我都知道。”

  我开玩笑地说:“你适合当警察。”

  “我对警察没有好感…交警例外。”花酒驾车调了个头,打开录音机,沿着城市南面行驶,“有没有看过美国电影《岀租汽车司机》…”

  我摇头:“没有。”

  车里响起了萨克斯音乐。

  花酒调了调音量:“这部电影讲了一个参加过越战的退役老兵,回美国后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目睹了社会的各种肮脏和黑暗,为了博得一名雏妓的好感,不惜行刺总统候选人,又和黑帮争斗的故事。是一部很感人的电影。我很喜欢在电影里扮演女配角的斯碧尔•谢波德。这辈子一定要睡几个象她那样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不然真他妈白活了。”

  我哑然失笑:“你说过漂亮的女人就像毒蘑菇,毒性太大。”

  花酒嘘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可是男人哪有不喜欢袒胸露大腿的漂亮女人的道理。”他瞅了瞅我,“依香本就性感漂亮,浑身上下的精美纹身更充满诱惑,小心别被她三两下就毒死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抿了抿嘴,“别在我的墓碑前放鲜花,不然我会恨你。”

  花酒笑着拍了拍方向盘:“这话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他很喜欢一个女孩,写了一封通篇肉麻的情书让我的另一个朋友去交给那女孩,结果那女孩看了信,马上投入了送信那个朋友的怀抱。把我这个朋友气得呆在家里整整一个月没出门,后来留起了长发,连上大学都不剪。对了,他很爱看书,从乡下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在街上碰到过他,特意还介绍他到你那里去看书,不知去没去…”

  我有些恍然:“原来唐红云是你的朋友。我和他很聊得来,昨天晚上他还来过书屋。”

  花酒转了转眸子:“这下我明白是谁把依香招来了。我就奇怪以依香那种性格,根本不可能去书屋转悠…瞧瞧,都午夜了,一大群不良青少年还都凑一堆瞎开心。”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偌大的一个洗车站的一块空地上停着几十辆不同款式的摩托车,几个男女正在炫耀车技,大群青少年或站或坐或蹲在围观。

  花酒把车开到洗车场附近停下,放下车窗,掏出香烟和我分享:“看见没有,依香坐在高架子抽烟呢。你在车上等着,我去把她叫过来。她在这群人中很有影响。万一她一下发疯吼一声,马上会有人对你动刀子。”他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做好被毒蘑菇毒死的准备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