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变怪 八
本章由 鱼传尺素 在 2016-06-25 09:48:20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鱼传尺素解封者

  第二天傍晚,我去书屋接替尹叔的时候,看见灵灵一扫往日的幽怨和颓废,似一只羽毛光鲜亮丽的鸟儿般坐在小卖部门口涂指甲油。她投向我的眼神波光闪动。

  我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走进店里,尹叔正忙着给一叠图书贴标签。

  经过几天的奔波,收书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尹叔看起来虽然疲惫,但目光炯炯。

  我放下书包,准备帮尹叔贴标签,却意外发现柜台上没放酒杯,于是出门进小卖部跟女店主卖酒。乘她拿酒找零时,我温习着灵灵在这间陋屋里向我展示的一幕幕香艳场面。

  我拎着酒走出小卖部,灵灵低垂眼睑,有意咬嘴唇。

  我竭力控制着情感,匆匆走回书屋,为尹叔开瓶倒酒。

  尹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呷着酒贴标签。看着他有滋有味的喝酒,我产生了一种和他相依为命的感觉。这是男人之间最朴实无华的友谊。

  晚上灵灵的台球生意一如既往的好起来。由于添加了新书,来书屋租书和看书的读者也自然而然地增多了。

  在应酬读者的同时,我酝酿着如何归纳答辩论文的重点。在我陷入沉思时,依香出人意外地含着一颗棒棒糖走进书屋。她披散着后面的头发,侧面梳成了几条小辫子,显得非常清纯。

  我合上稿子,抬眼看着她。

  依香取出口中的棒棒糖舔了舔:“在干嘛呢?”

  我平心静气地说:“写论文。”

  “哦,”依香歪了一下头,“论文是不是把很多胡说八道的东西偏偏说得很有道理的文章?”

  我淡淡一笑:“这样理解也对。”

  依香眯了一下眼睛,马上又睁大:“这样说你,你都不发火,真没劲。有没有非常非常非常无聊的书?”

  我点头:“有。”

  依香倚靠在柜台上:“是什么书呢?说来听听。”

  我一本正经地说:“在无聊透顶的人眼里,任何一本书都是无聊的。”

  依香咬下一半糖嚼着:“那有没有很有趣很有趣很有趣的书?我来替你说,有。在有趣味的人心目中,凡是有字的东西都有趣。包括电线杆上贴着的专治性病的小广告,厕所里涂写的极淫荡的打油诗,还有各种中奖的传单。”

  “错。”我摇了摇头,“有趣的书专门告诉你的是你不知道也没想过的事情。”

  依香忍了忍:“好吧,那最好听的爱情歌曲是什么歌呢?”

  我看着她的容颜:“失恋的歌最扣人心扉。”

  “哦?”依香眯了一下眼睛,索性闭起来,“那你失过恋没有呢?”

  “没有。”我坦诚地说,“如果我真的爱谁,只要我活着,不论相聚还是离别,永不说分手。”

  依香缓缓睁开眼睛:“自从我认识你,你说了很多屁话,我最爱听的只有这一句。如果你真的爱谁,最直接会怎么做?”

  我不回避她的目光:“我的答案,在你心中。”

  依香扭头走到门口,又转回来:“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怎么这么乖?”

  我摇了摇头。

  依香咂了一下嘴:“我把隔壁服装店那个死胖妞的橱窗砸了,我说是你叫我砸的。我要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我不怒反笑:“是吗?怎么我没听到响声…”

  “让姐教你怎么干坏事。”依香沉下了脸,“第一,让音像店把音乐声开到最大,敢不听就扔一盒抓到的老鼠进店里。第二,在橱窗上贴上透明胶带,然后用摩托车锁敲几下玻璃就行了。第三,假装情意绵绵跟你说情话。等着那死胖妞上门烦你吧。烦死你烦死你烦死你。”

  她咬下另一半糖嚼着,把棍子扔在柜台上,对我戏谑地扭了扭屁股,出了门。

  一会儿,十几辆摩鸣着喇叭从店门口呼啸而过。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一点都不恨依香。

  我掏出身上的所有钱埋头数了数,起身招呼一个经常到店里看书的读者帮我看一下店,然后走出门,走到了隔壁的服装店门口。

  两面橱窗玻璃全塌了,压倒了橱窗里的塑料模特儿。胖乎乎的女店主六神无主地站在店里抹眼泪。

  我瞥了四周一眼,推门走进服装店。

  女店主看着我,泪水又涌了出来:“…我知道那个坏女孩想嫁祸给你,才砸了我的店。我不会找你的麻烦…”

  我看着她用纸巾拭泪:“别难过。你打算怎么办?”

  女店主抽泣:“我…我想…报警…”

  我摇了摇头:“不能报警。附近的人都没听见砸玻璃的声音,就算有人看见了,也不一定敢出来作证。退一万步说,这伙爱惹事的女孩子即使受到惩罚,不用多久又会重新出现在街头。下次她们的报复手段不堪设想。要是你相信我,我会妥善处理这件事。你赶紧给装修公司打电话,所有费用和损失我来承担。”

  女店主想了想,万般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出了服装店,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

  少许,电话那端传来花酒的声音:“都他妈说了,九点过后不去泡澡,不去玩女人,不去吃烧烤,不去喝茶,挂了。”

  我接口说:“花酒,是我。”

  花酒似乎愣了愣,接着笑了:“南斐?这电话号码我告诉过的人不超过5个,只有你是君子。说吧,要我去杀人,还是放火…”

  我也笑了:“没那么夸张。我遇到了点麻烦事。”

  花酒脱口而出:“女人。”

  我回答:“不错。”

  “老兄,世界上的女人都能随便睡,唯独不能睡叶子。她要睡你,你也不能给她睡,否则她就是你这一辈子的噩梦。”花酒的语调十分沉重,“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吗?”

  “不关叶子的事。”我假装很轻松的说,“你是否认识状元巷雕青堂的依香…”

  “认识。不过我看见她就绕着路走。”花酒的语调又轻松起来,“她把书屋烧了,还是领着一帮小母狗上门狂吠了…”

  我再次笑了:“她让我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给她。今晚搞了点小动作,把书屋隔壁一家服装店的橱窗玻璃砸了,说是我让她砸的。那家店的店主要报警,我阻止了,答应赔偿所有损失。”

  “明白了。你现在在街头的公用电话亭吗?”花酒简洁地说,“我马上过来。你等着我。”

  我挂了电话,走出电话亭,点燃一支香烟抽起来。

  m酷;匠网%g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