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好书包,打理了店里,正准备端了一盆水拿着抹布去撕贴在门廊上的对联,依香和几名女郎骑着4辆摩托车出现在门口。

  我顿了一下脚步,把盆和抹布放在柜台上。

  依香穿着一条背带牛仔短裙跳下摩托车,瞪了一眼从小卖部里伸出头来张望的灵灵,拆了束发带,甩开了长发,抖着束发带走进书屋,靠在了柜台上,仰脸看着我:“干嘛让人去打听我的生日…”

  我把双手插在裤袋里:“这天下又不止你会过生日,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

  依香冷冷一笑:“别跟我嘴硬。我告诉你,我是冬天生的,冷!你要是想订个蛋糕讨好我,就以为我会放过你,没门。”

  我故意说:“本来我想送点别的给你。既然你这么说,我一定要去订个蛋糕,让蛋糕店的师傅特意用奶油在蛋糕上雕几个字。”

  依香眯起了眼睛:“什么字?要是雕你爱我,我呸!我要咬你的耳朵咬你的眼睛!”

  我望着她:“我最见不得你眯着眼睛跟我说话的样子,我偏不告诉你。”

  依香霍然睁大眼睛,直起身子,跺了一下脚:“说!”

  我从裤袋里抽出右手,做了一个手势:“记好了,蛋糕上雕的字是,单眼皮,生气了别咬我,啃蛋糕。”

  依香很开心的笑了,随即伸出右脚踩住了我的左脚,沉下了脸:“人家都说了,不许你叫我单眼皮,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我淡淡一笑:“你可不能一口气上不来,不然谁来烦我!”

  依香翻了翻眼睛,咬了一下牙,用脚尖在我的鞋上使劲挪了挪:“这话可是你说的。我白天黑夜都要烦你,连做梦都要烦你。”

  她收回脚,转身快步走出门,跳上摩托车带着几个女郎消失了。

  接下来的几天,依香果然天天夜里都露面,或者进店和我斗几句嘴,负气扭头就走。或者干脆在门口乱按一通摩托车喇叭,然后扬长而去。令人啼笑皆非。

  自依香来纠缠我后,灵灵在小卖部里每每望向我的眼神,充满幽怨。

  偶尔,我会拿灵灵和依香在心里默默的进行对比。灵灵成熟妩媚,依香单纯靓丽,两个人都令人难以割舍。可是我思念最多的还是叶子,我对她的爱恋,刻骨铭心。

  几天之中,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从表面上看,我依然是我。

  我去邮政局领取了稿费,凑够六千块钱寄给了母亲。这笔钱差不多够她偿还家里所欠的债务。精神上的负担和生活上的窘迫都会相应减轻。至此,何运庭给我的钱,我给了母亲和尹叔,感觉很快意。

  唐红云来还书了。他告诉了我依香确切的生日是8月7日,那天是立秋的日子。

  我失笑:“她还告诉我,她是冬天生的。”

  唐红云耸了耸肩:“太过于叛逆的女孩子,天天都说瞎话。依香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她一味纠缠你,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她会走极端。”

  我不在意:“随她闹吧。她平时晚上喜欢去什么地方…”

  唐红云理了理头发:“就在这里附近的那家洗车场练车。天天一大堆喜欢飙车的男孩和女孩要闹到深夜才归家。你不要轻易去那里找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太霸道。”

  我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红字》递给他:“放心,我有分寸。这书考完试值得看看。”

  唐红云接过书,看了一眼封面,马上揣进怀里:“我看过赫尔曼•梅尔维尔的名著《白鲸》,对纳撒尼尔•霍桑的著作仰慕已久,今天终于如愿以偿。老兄,我回校了。但愿你挑女人的眼光,跟挑书一样有水准。”

  我目送他离去,始终没有问他有关叶子的只言片语。我明白浩瀚的世界里有很多秘密,有的可以触碰,有的则不可触摸。

  随着夜幕深沉,喧嚣逐渐消退。灵灵不守台球,生意明显冷淡了许多。待隔壁音像店关闭了音乐,我从抽屉里拿出稿子和笔,书写论文。

  世界上再没有比写作更能排遣时间的事情了。许多作家的人生特别操蛋,但字里行间对世界的表述美好得让人如醉如痴。

  我写完一段文字,街上已经人迹罕至。

  我把稿子和笔放进书包里,整理了账目,背着书包走出柜台关了灯,关上门准备回学校。

  我刚走下台阶,小卖部的小门突然开了,灵灵探出头左右望了望,向我招手。

  我迟疑了片刻,走到小卖部门口,刚要开口,灵灵一把把我拉进去,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里面仅亮着一盏壁灯。

  微弱的光线下,灵灵仅穿着一件很薄的睡衣,裸露着大腿。她附在我耳边低声说:“我在我妈喝水的水杯里放了两片安眠药,她现在睡得直打呼噜。走,跟我上楼到我的卧室去。”

  我感到心跳加速:“不能去,万一你妈根本没喝水,是在装睡,丑就出大了。”

  灵灵的眼中仿佛有火苗在跳跃:“那我们过去书店里…算了,就在这里。”

  她掀开睡衣,妙曼的胴体展露无遗。

  过分紧张使我有眩晕之感。

  灵灵退到柜台前,转身一手扶住柜台,一手撩起睡衣,扭头咬着嘴唇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把持不住地靠上去,极快地褪下裤子,刚要触碰她,外面突然传来了咳嗽声。

  灵灵浑身颤抖,一下趴在柜台上,几乎要瘫倒,我无法自持,紧紧贴在她的身上。

  若江河狂泄之后,我瘫软在她的背上,心跳声似乎异常响亮。

  外面传来拖沓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离开了灵灵的身体。

  更5新最快上f酷4$匠网9(

  灵灵直起身来,似一条锦蛇般又缠住了我。

  我们互相抚摸,交替炽热亲吻对方的肉体。

  不知何时,我们的身体又溶合在一起。

  灵灵在狭窄杂乱的空间里,变换各种姿式让我尽情享受她的肉体带给我的欢愉和快感。她压抑的不叫岀声来的表情和咬破的嘴唇,竟然让我倍感刺激。

  一番云雨之后,灵灵悄悄打开门,依依不舍地放我出门。 我作贼式地贴墙匆匆而行,直到拐弯到了大街上,才感到一阵阵虚脱。

  我靠在一根电线杆上,点燃一支香烟抽着,瞅着远近的建筑群闪烁的灯火,猝然感觉幸福和奇迹一样,永远属于意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