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隐约的笑了:“怎么负责?”

  “以后我会努力工作,学有所成。”我郑重地说,“我要体体面面的娶你。”

  “嗯,以后真当了硕士的老婆也不算丢面子,何况你长得这么帅。”叶子轻柔地吻了吻我,“南斐,今天你我彼此都把贞操献给了对方。我知道在此之前,你没碰过女人,我也没让男人碰过。我会非常珍惜这段感情,一生一世珍惜。可是,我不想让你成为我未来的丈夫。”

  我愣住了。

  叶子温婉地一笑:“不管时光如何变迁,这一生我都是你的女人。可是你要答应我,走出这片树林,从今往后,你我的关系,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我突然感到很悲伤:“是因为我出身卑微,配不上你吗?”

  “这和门第观念没有关系。”叶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主要是我要让你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业。我要让你站在世界的巅峰,拥有数之不尽的财富,藐视俗世,笑傲人生。”

  “不可能。”我异常清醒的说,“我对经商和做官都不感兴趣。”

  “不要学着花酒那家伙当愤青。”叶子选择了一片草丛拉我坐下,让我搂着她,靠在我身上,“在县城的招待所,我对你不止一次说过要给你一个机会,不是指要把肉体献给你。后来去乡下我们几次外出,我很想和你亲热,可是都忍住了。今天在你面前,我不想再掩饰自己的情感,但我不想因为要占有你,让你今后变成一个平庸的男人。我始终没有忘记对你的承诺。这个承诺,会改变你的一生。我希望你改变。”

  我抚摸着她的脸颊:“怎么改变?” “等你去毕业后,我告诉你。”叶子躺在我的臂弯里轻声说,“曾经我想过很多往后让你留在省城里的方式。现在好了,那个臭流氓对你的安排真是让我喜出望外。我考完期末考,就能陪你写答辩论文。要不要我找个很清静的地方…”

  e最BP新章YO节*上3酷U匠网

  我摇了摇头:“没有必要。我在宿舍里和书屋里都可以写作。”

  “你胸有成竹的话,就不用刻意。”叶子挤了一下眼睛,“可是你还得抽时间学会怎么取悦女人。我指的是除了我之外,你要找另外一个女人当恋爱对象,掩饰你和我的关系。”

  我皱了皱眉:“我不明白…”

  “早晚你会知道,我让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叶子拉着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滑动,“为了你,我会尽快去找一家诊所秘密地做结扎手术。不过要是今天怀孕了,就是天意。我才不会堕胎。”她仰起头亲吻我,“现在,要我…”

  我把叶子按倒在草丛里,极尽缠绵。

  我们走出树林时,已经是黄昏,落幕的夕阳映衫岀天边一大片灿烂的晚霞。

  叶子替我整了整衣服,勾住了我的脖颈,一脸柔情蜜意:“原来偷吃禁果的滋味这么爽。可是我不愿意你当亚当,我也不是夏娃。答应我,你会变成让我无限倾慕的男人,而不是在世俗社会里畏手畏脚的可怜虫。”

  我吻了吻她:“在放开你之前,我只知道你是一个香喷喷的女人,不会理会整个世界。”

  叶子在我怀里扭动身躯:“你要像征服我一样征服世界。让整个世界在你的胯下不停呻吟。我要活着看到这一天!”

  我离开叶子乘公交车返回市区赶到书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尹叔瞅着柜台上的酒杯在想心事,见到我进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怎么脖子上和手臂上都是一道道的红印子…跟人打架了?”

  我摇了摇头,掩饰地一笑:“没有,下午朋友约我去郊区爬山了…有一小段路有点难爬。”

  “哦,”尹叔叩了叩酒杯,“我还以为是依香那丫头半道上找你的麻烦了。昨晚的事我听说了。今天依香和几个小丫头骑摩托车在门口来回晃了几圈,见到我,没敢进来。我和她父母都很熟。要是她存心找你的麻烦,你告诉我,我让她爸揍她。”

  我模棱两可地点了点头。

  尹叔摆了一下头:“灵灵今天跟她老娘大吵了一架,赌气不守台球桌了,估计也是为了你。”

  我偏头看了看坐在门口守台球桌的老板娘和站在小卖部里生闷气的灵灵,感到有些不自在,转回头岔开了话题:“尹叔,告诉你件高兴事,我有6篇论文发表了。今天我的导师通知我准备答辩论文,要是答辩通过,我就能优先毕业了。”

  尹叔怔怔地看着我,片刻端起酒杯喝干酒,又连续倒了两杯酒喝下去,倾身晃了晃我的肩膀:“好小子,好小子。今天我一整天都在愁,要是这店开不下去,怎么让你继续学业…哎,从来什么都是天意啊!去把里面的读者叫出来,今天关门了。我们去摊子上痛痛快快喝几杯。”

  “尹叔,”我明智地说,“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再说营业时间赶读者走影响不好。冒昧的问一句,你跟你的老友开口凑钱的事怎么样了…”

  尹叔摆了摆手:“我那群老友各人都有各人的难处,不提这事了。今天不庆祝,等你毕业了我们去状元巷庆祝也好。店里现在书不多,生意也淡。你就安安心心去写答辩论文吧,这几天我守店就行了。”

  我转进柜台,从书包里取出信封,递给尹叔:“尹叔,我从朋友那里筹到些钱,一部分想寄给家里偿还债务,这8000块钱你拿着去收书,这店不能就这么垮了。”

  尹叔看了看我手中的信封,又看了看我:“你从哪儿一下子冒出这么慷慨的朋友?小南,你一贯厚道,我不希望你为了帮我冒险做些不好的事情。这钱我不能收。”

  我把信封塞在他手里:“你相信我厚道,就要相信我有厚道的朋友。你不收这钱,从今往后我就不来了。”

  尹叔推了推我的手:“就算我相信你,这笔钱也不是小数目,一时半会儿肯定还不了…你不会是去借了高利贷吧?千万不能跟那帮吸血鬼打交道。借货还不了,他们会逼男生去偷去骗去抢,会逼女生去卖身。我很清楚游荡在各高校的那帮杂种的手段。”

  尹叔有些踌躇地接过信封,看了看我的脸色,又把信封塞给我:“要是因为这钱把你害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不由分说把信封塞在他的裤袋里,倒了一杯酒递给他:“喝了这杯酒,回去吧。店照开,生意照做。就这样。”

  尹叔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接过酒杯喝干了酒,收好酒杯和酒瓶,绕出柜台,埋头走出了书屋,抬起头看了看我,挺直腰杆,混在人群中向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