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心置腹地说:“恩师,学杂费和生活费我会想办法挣。我自己的困难自己想办法解决,也是对我的一个历练。或者我把这些钱送去给金燕子,就说是您让她暂时补身子的开销。这样她的委屈或许会更少,您再去见她时,会更好沟通。”

  何运庭思考了一下,起身到抽屉里取了一个信封转回来交给我,神色凝重:“先前做手术剩下的1万多块钱你留着,要把更多时间花在作学问上,而不是整天为了挣生活费四处奔波。既然你替我着想,就把现在我拿给你的钱替我送去给金燕子。目前形势还没有平稳,我不能很仓促的去见她。任命我为副校长的任命书很快就会下达了,在这节骨眼上,要事事小心为上。万万不能后院起火。我对你师母是有感情的,可是也不能冷落了金燕子啊。男人要对发生的每一段感情负责。作为男人来说,不同的女人带来的感受都不同。有很多情感,不仅仅体现在情欲上。一旦走上社会接触的女人多了,你就会有体会。”

  我表示赞同:“恩师说的是。”

  何运庭现出一个微笑:“赶快料理清楚杂七杂八的事,着手准备答辩论文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恩…师…”

  何运庭拍了拍我的膝盖:“小南,这不是你为我解决了难题,我才用学术贿赂的方式回馈你的。归根结底,一来因为你确实有才,二来我做出这样的决定,跟大环境有关。大学里在改制,需要重用一批精英,才能振奋学风,扩大影响。你可以优先毕业的原因其实在此。所以,要赶快抓住这个机遇。当然喽,论文要写得很有水平,答辩会上要充分展现聪明才智,这样才能服众。我脸上也有光彩。我相信你能做到。”他示意我收起装钱的信封,“从私人的角度上说,我为你的前途考虑过了。凭我的社会关系,为你推荐条件很好的用人单位,让你留在省城工作根本没有问题,以后你就真的称得上是城里人了。免得你苦读几年,到头来毕业就失去,又不得不把户口转回十分贫困的小县城。可是我最希望你留校。以你的能力,干上三年五载,升助教、副教授、教授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你同意,我想事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想在历史系当老师,还是到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恩师这么为我着想,等于让我脱胎换骨了。从前我想过去社科院等科研单位,也指盼过能留校任教,但去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当管理员,真是做梦也不敢想。”

  何运庭温文尔雅地揉了揉手:“为什么呢?”

  “恩师,恕学生直言,能进高等院校重点图书馆的通常是两类人,一类是学识渊博的权威和专家,另一类是极有背景的上层人物和学术权威的亲戚朋友。”我明智地说,“像我这种出身贫寒,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的穷学生,即使年轻有为,也跨不进那道门。连大二时我申请去图书馆勤工俭学,都立马被否决了。”

  “小南,此一时彼一时,”何运庭拍了拍摆在茶几上的期刊,“在教育界,学术论文就是平步青云的垫脚石。你现在已经有了资本,往后分房评职称涨工资都有足够的底气,不必自惭形秽。我是你的导师,将来是你的靠山也名正言顺。你不要有太多顾虑。我跟你说句交心的话,图书馆系的彭主任和图书馆的小谭馆长,跟我的私交都非同一般。图书馆古籍修复室的郑博士因前段时间酗酒引起中风病退了,我有意让你去顶这个缺。古籍修复室是图书馆最重要的部门,去这个部门,你不单单能阅览很名专家教授都没有资格借阅的珍贵古籍,还能学会一手怎么修复孤本残卷的绝活。这对你增长知识水平和往后鉴赏古本字画都有莫大好处。我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珍惜我对你的良苦用心。”

  {看gS正版●章节u9上2酷4)匠1网

  迎着他的眼神,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离开了办公室,我抱着几本视为至宝的期刊回到了研究生公寓,把期刊和编辑部的信小心翼翼的收到了箱子里。想了想又拿出来,然后又放进箱子里,心中有一种非常想跟别人倾诉的冲动。

  不知为何,我想起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依香。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与她萍水相逢的点点滴滴的画面,直到我感觉对她的思念过于荒唐为止。

  我走到窗前,看着校园里下课的学生蜂拥赶往食堂打饭的情景,想起自己几年来寒窗苦读的生涯,不禁泪如泉涌。

  我扪心自问,如果不是赶上大学改制,如果我没卷入发生在导师身上的事情,在求学的路上,我还要苦苦挣扎多久?而挣扎的结果是什么,我根本无法也不敢想象。

  对于出身平民家庭的学子来说,进入高等学府深造,并不等于从此走上了通往天堂的道路。为了供孩子上学,太多的家庭背负了沉重的债务,所付出的代价不可估量。而求学的学子为了完成学业,不得不施展各种谋求生存的手段。勤工俭学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崇高的理想背后,有人借高利货,有人卖血,有人卖身,有人不惜出卖可以出卖的任何东西,包括灵魂。可是一纸文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并不如预想中那么吃香。太多的人所学的专业,并没有在社会上发挥应有的作用,改行是对求学最残酷的否认。

  大学是神圣的,因为这里是知识的海洋,可以汲取无穷无尽的知识,开拓视野。所学的知识从小处说,可以充实自身,从大处说可以造福苍生。大学同时也是肮脏的,这里充满各种各样的歧视,充满各种各样的诱惑,充满各种各样见不得人的交易。有人在这里虚度时光,学会的是虚荣和狡诈。有人在这里堕落,自毁前程。

  在幸与不幸之间,我即将完成学业,可是我有什么能耐印证自己能在社会上拥有一席之地?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尚是疑问。

  未来总是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关键不要迷失了眼前的自己。诸多天真,诸多梦幻,以及诸多理想都经不起现实的碰撞,唯有直面人生,去迎接数不尽的狂风暴雨鞭打,纵然体无完肤,至少能够证明自己存在过,抗争过。

  绝不苟活一生,是发自我心底的呐喊。从此我不再为自己的卑微呻吟。

  我擦干眼泪,走出宿舍,决定先去省地质学院找金燕子和叶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