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变怪 一
本章由 鱼传尺素 在 2016-06-25 09:47:30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鱼传尺素解封者

  我们回到省城时,霓虹闪烁,繁华依旧,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但在一派纸醉金迷中,有些东西又似乎在潜移默化地转变。

  花酒开车把我送到了学校门口。

  校园里灯火通明。

  叶子从后座上把我的背包递给我,捏了捏我的手,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有什么事,随时到地质学院来找我…”

  花酒取下嘴上的香烟,喷出一口烟雾:“这话说的…我最见不得有小资情调的小女人玩暧昧。你真喜欢南斐,今晚就他妈的把他睡了,免得牵肠挂肚。”

  叶子踢了一脚驾驶座:“花酒,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金燕子在旁边呢,说话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金燕子幽幽地说:“叶子,你和南斐…挺般配,真的…”

  叶子翻了翻眼睛:“般不般配是我和他的事。他要睡我,我要睡他也是我跟他的事,都给我闭嘴!”

  我赶紧下了车,跟花酒挥了挥手,匆匆走进校园。

  我先去图书馆还书。

  阅览室坐满复习功课准备考试的人。有几个同窗看见我,向我报以微笑,然后继续看书作笔记。

  从图书馆出来,我回到了研究生公寓。

  公寓管理员看见我,亲切地笑着向我点头打招呼。

  我上楼掏出钥匙打开门,拉亮灯,宿舍里一片狼藉。地上扔满餐盒、烟头、空的易拉罐和啤酒瓶,以及用过的避孕套和卫生纸。

  我进屋发现了室友放在我床头的一张纸条,大意是他俩响应十万大学生下海南的号召,去海南岛进行社会实践去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让我保重。

  我的反应很平淡。放下背包开窗透气,着手打理屋里的卫生。

  打扫了卫生,我冲了个凉,换了衣服,从背包里取出从乡下带来的山货用一个手提袋拎着出了门,从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书屋。

  下了车走进巷子,远远便听到音像店播放的港台歌曲。街上依然热闹如昔。

  我走到书屋前,看见灵灵坐在小卖部门口托着腮,一脸忧郁地看着几个人在打台球。我欲走过来跟她打招呼,听到女店主站在柜台里很响地咳了一声,赶忙扭头进了书屋。

  尹叔刚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看到我,把酒杯放在柜台上,有些释然地笑了:“回来了。怪不得下午我左眼一直跳。”

  我应了一声,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他:“尹叔,穷乡僻壤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捎了点山货。”

  尹叔接过袋子打开瞅了瞅:“干巴菌可是山珍中的上品,下酒最好。你这小子真有良心,还掂记着我。”他收起袋子,倾身捅了我一下,“灵灵三天两头跑过来问我你何时回来,害得她老娘对我都挑鼻子瞪眼睛的。现在你回来她高兴了。不然天天像病西施苦着脸。”

  我偏头望去,看到灵灵站在小卖部前笑梨如花。她的笑让我感到很温暖。

  我转回头,对尹叔笑了笑:“她母亲历来脾气不好,你别介意。”

  尹叔轻弹了一下酒杯:“跟个老娘们有什么好计较的。”

  我发现里间的书架上少了很多书,不禁很诧异:“尹叔,怎么一下子少了些书…”

  尹叔嘘了一口气:“这些天进行了好几次大检查,店里的书有一大半被列为禁书搜走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有朝一日开一个大书店是我的梦想,所以这十来年我都在拼命收书,收好书。这下很多心血白费了。”他转身把酒杯放进摆在架子上的托盘里,用抹布盖好,回过身来,“家事国事天下事再不能样样关心。改天你把门口的对联撕了,写几幅莫谈国是的条幅挂在店里。这是一个操蛋的社会,你我都只能过装聋作哑的日子。”

  我看着店里一大半空空如也的书架,心里一阵悲怆。

  尹叔整理了抽屉,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凑足100块给我:“这是你的工资,以后每月按这个数发。回了趟家,你肯定没钱了吧。”

  我看着他,莫名感动,说不出话来。

  尹叔拎着袋子绕出柜台,拍了拍我的肩膀:“守好店,我去找几个老友喝顿夜酒,看能不能凑些钱,设法再去进些好书。连大仲马和哈罗德•罗宾斯的书籍都成禁书了,这世道要多讽刺就多讽刺。”

  我目送着他走出书屋,收起钱,整理了柜台上的书籍,用抹布抹了柜台后走进去整理书架上的书籍。

  几个男女读者在几格书架间选书或看书。

  我看到一个留着齐肩长发,身穿黑白条纹短袖衫,饰戴着一块醒目的西铁城手表的男青年,双脚交叉靠在角落里的书架上边抽烟边看书,便走了过去:“兄弟,来店里看书不许抽烟。”

  男青年抬头看了看我:“我不是来看书的。”

  我哑然失笑:“那你来干嘛…”

  男青年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来抽烟。”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书:“小心烟灰。”

  男青年有意识地看了看手里的香烟:“想不到你能容忍我…”

  我整理了旁边的书籍,淡淡一笑:“能研读《我的奋斗》这本书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志气。”

  男青年脱下一只皮鞋,掸了一截烟灰在鞋子里,甩了甩头发:“我倒不是崇拜阿道夫•希特勒,可是他的演讲确实激励人心。要是当年你听了他的演讲,会不会参加纳粹?”

  我摇了摇头:“不会。”

  男青年注视着我:“为何?”

  酷匠(网唯》e一正i版!,其A他*都%f是Y盗^版R

  我平静地说:“因为我看过从商周到魏晋更加激情澎湃、充满壮志凌云的几篇檄文。至少说到演讲,蔡松坡宣布云南独立,讨伐袁世凯的演讲辞也石破天惊。”

  男青年想了想:“不错,不止雅利安人有雄心和豪情。我叫唐红云,外语系的。你呢?”

  我坦诚地说:“我叫南斐。历史系的。这本德文版的著作没贴标笠,你从哪儿找出来的?”

  唐红云咧了一下嘴:“禁书都在角落里。”

  我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你继续抽烟。”

  唐红云再次往皮鞋里掸了掸烟灰,继续看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