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祸福无门 二
本章由 鱼传尺素 在 2016-06-25 07:50:21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鱼传尺素解封者

  “机遇有两种,一种是等待机遇,另一种是寻找机遇。”叶子抿了抿嘴,“如果我给你一个能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你,会接受吗?”

  我笑了:“不会。”

  叶子挑了挑眉:“为何?要是你说什么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吃嗟来之食这类的蠢话,我就再也不理你。”

  “叶子,”我平静地说,“我们虽然同顶一片蓝天,却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像我这样的人,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可能这不是与我背景相同的所有人的悲哀,但这是我的悲哀。因为我所学的知识,不是用来陶冶情操,而是要转化为谋生的工具。对于我来说,未来其实没有什么乐趣可言。我憧憬过一些东西,但是没必要为了拥有刻意改变自己。”

  叶子歪了歪头:“那你以后毕业了想干什么?”

  我毫不做作的说:“找一份自己能胜任又不太讨厌的工作,努力为家里偿清债务,然后尽可能去看一些想看的书。”

  叶子莞尔一笑:“就这么简单…”

  我点了点头。

  “南斐,”叶子转了转眸子,“你根本猜不到我要给你什么机会。不过这个机会不会过时。想不想打赌?”

  我抽了一口香烟:“我从来都只跟自己打赌。”

  最/.新章√*节c上酷WR匠◎=网B

  叶子捶了我一下:“真是好习惯。”

  她想说什么,看到花酒从房间里走出来,闭上了嘴。

  花酒走过来,抹了抺头发:“我去给车加油,买几条香烟,买些糖果去乡下哄孩子。你们还需要什么…哦,上厕所的卫生纸千万不能少…城里人的嫰屁股受不了乡下用的粗糙的草纸…”

  叶子打断他的话:“花酒,别一开口就没正经。走,我跟你去,免得你又到处瞎逛,拈花捻草。”

  花酒咳了一声:“你比我妈还唠叨。”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陪护病人还是你有耐心。但还是那句话,千万不要太宠女人。楚霸王宠女人没了天下,唐明皇宠女人丢了江山,还有李后主…”

  叶子推搡花酒:“走走走,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偏头对我眨了眨眼,“待会儿我捎几瓶啤酒回来,下午金燕子喝鸡汤,我俩吃鸡肉喝啤酒。”

  “真没见过这么献殷勤的。”花酒走到楼梯口,回过头来,“色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药。和女人喝酒就等于鱼自己跳进油锅里。小心失身。”

  叶子追打花酒。

  我看着两人打闹着出了招待所,抽完香烟,回到房间。

  金燕子斜靠在床上看着我:“乡下…好玩吗…”

  我在椅子上坐下:“这季节去,能吃到杏子和李子,还有野生的杨梅。可以去田里钓田鸡,套秧鸡。每逢下雨过后,能去松树林里采鸡枞、黑木耳,还能捡各种菌子。我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我很喜欢去乡下玩。那时还小,每天早早的蹲在鸡窝前等老母鸡下蛋,用刚下的蛋捂眼睛,然后交给外婆炖鸡蛋给我吃。”

  “难怪你的眼睛很漂亮。”金燕子抿了抿嘴,“南斐,我…很感激你…他…问没问胎儿是男是女…”

  “问了。”我违心地说,“我的导师更关心你的身体。千叮咛万嘱托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金燕子苍白地笑了笑:“你们一家人对我实在太好。将来要是伯母和素素姐知道我其实不是你的女朋友,不知道会多恨我…”

  我宽慰地一笑:“别想这么多。穷乡僻壤的人多数都朴实。不论将来如何,只要你好好的,我家里人横竖都不会怨你。”

  金燕子咬了咬嘴唇:“看得出伯母也很喜欢叶子。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又漂亮又有才华又有主见。要不回省城后你和她交往吧,那样我对你的愧疚感会少很多。她对你非常有好感。”

  “有些事情不能勉强,随缘吧。”我替她理了理头发,“乡下卫生条件不太好,猪鸡牛鸭到处游荡,满街都是狗,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要到时哭鼻子。”

  “到了这份上,我没那么矫情。”金燕子微皱了一下眉,“不过我挺讨厌蚊虫。”

  我拍了一下脑门:“对了,怎么都得给你和叶子买瓶花露水。不然你们会成了蚊子和小黑虫的美餐。我去买。”

  金燕子甜甜一笑:“哎,将就给我买筒山楂片回来,还有雪糕…算了,伯母不给我吃冷的。”

  我走到门口,回了回头:“我再给你买把遮阳伞,不然你这么白,几天就晒黑了。”

  金燕子支起身子,娇羞地点了点头。

  我出了招待所,分别去几家商店买了花露水、折叠伞和山楂片,又在水果摊上称了几斤水泡梨。拎着东西原路返回。途中我无意看到一张电影海报上的女明星和灵灵颇为神似,不禁停下脚步多看了几眼。但想到现实中的颇多阻碍,只有闷闷不乐地走开。

  叶子和花酒加了油买了东西回来后,我们在一起吃着东西谈天说地,一转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姐姐给我们送来了饭,侍候金燕子喝了鸡汤回去了。

  金燕子睡后,叶子特意到我和花酒住的房间和我喝啤酒,花酒则泡了一杯茶坐在床上不断调电视频道打发时间。他对喝茶颇为挑剔却滴酒不沾,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习惯。

  几杯酒下肚,叶子脸上现出了红晕。她穿着的黄背心勾勒出妙曼的体形,若隐若现的乳沟散发着青春气息,令人赏心悦目。她瞥了花酒一眼,轻声说:“南斐,你有什么烦心事吗?我能感觉出来。别瞒我。”

  我喝了一口酒,看着她,不知怎么开口。

  “要是钱花完了,别担心,我和花酒身上都还有钱。”叶子用杯子碰了碰我面前的酒杯,“我喜欢看你忧郁的样子,可是喝酒的时候豪爽些。”

  花酒嘟哝:“还喝什么酒,让南斐直接把你按倒在床上就行了…”叶子回头瞪了一眼花酒:“岔什么嘴,看你的动物世界!”

  “不用看我都明白,动物分季节发情,人却随时随地都会发情。”花酒盖上茶杯,起身从背包中取出两包烟,装起一包,扔了一包给我,“我去找服务员聊聊天,免得你们像作贼那样鬼鬼祟祟搞小动作。需要避孕套的话,我背包里有。”

  叶子欲起身打花酒,他闪身出门,拉上了门。

  我和叶子对坐着,一时之间竟有些尴尬。

  一会儿,叶子错开眼神,用开瓶器打开另一瓶酒,斟满酒杯,放下了酒瓶,捏了捏我的手:“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要给你一个机会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