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颇有些不自然:“…五个多月了…” 母亲一哆嗦,脸色苍白:“…那…胎儿都成形了,得住院引产…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每天被计生委的干部强行带来保健院结扎、流产和引产的人很多,床位都不够…你李阿姨是和妈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明儿一大早我拉下脸去院长办公室跟她求过情,好歹腾个床位出来…素素,你明天去单位请个假,赶去乡下让你三舅帮忙凑200个鸡蛋,七八只母鸡,再设法弄些猪油和红糖回来…”

  姐姐绞着衣角:“妈,我生瑶瑶你也没准备这么多东西…”

  母亲揉了揉大腿:“闺女,不是妈偏心。你不懂,引产比生孩子还伤人。弄不好还会落下病根,一辈子都再不会有孩子了。今年就有好几个超生被逼着作引产的妇女作手术时大流血,差点死在产床上。妈本想生米煮成了熟饭,就让你弟弟娶了那闺女,可你又说大学里不能结婚生孩子…我们家虽然穷,可不能太委屈了那闺女,你就跑一趟吧。”她起身去卧室拿了一叠钱出来,塞给姐姐,“这是妈攒的一百二十块钱,你拿去,不够让你三舅先垫上。”

  我连忙掏腰包:“妈,我有钱。”

  母亲按住我的手:“你的钱留着好好侍候那闺女,别亏欠人家太多。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去给你爸爸上柱香吧。今年我们家再不顺,也得咬牙挺着。儿子,今晚就在家里睡。明天我去保健院回来,跟你去招待所探望那闺女。”

  当晚我留宿家中,夜里听到母亲在隔壁卧室里不断翻身和叹息。我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睁着眼睛,为让母亲倍受煎熬满怀愧疚。

  天灰亮时母亲轻手轻脚出了门,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待母亲回来将我摇醒,已经差不多中午。

  外面下着沥沥细雨。 “儿子,你李阿姨已经亲自跟科室的医生护士打招呼了,下午你就带着那闺女去检查,办住院手续。”母亲叮嘱我说,“要是有人给你脸色看,千万要忍着。”

  我拼命点头,赶紧起床梳洗。

  去招待所的路上,母亲特意买了一碗四喜汤圆,执意要拎去给金燕子吃。当我告诉她金燕子的父母是省里的高级干部时,她沉默了一阵子,将装食品的塑料袋递给我,轻声说:“儿子,妈还是不去了。妈是个扫地的,很卑微,怕给你丢脸。”

  我撑着伞,看着母亲,眼眶红了:“妈,老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不管成为了什么人,你始终是我的母亲。要是我的…我的女朋友看不起你,那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母亲看了看过往的行人,扯了扯我的衣袖:“妈知道你有孝心,可不许说这种负气的话。”她拢了拢头发,“走走,赶紧送吃的去给那闺女。”

  到了招待所,叶子和金燕子很热情地招呼母亲到房间说话。

  花酒从隔壁房间露头跟母亲打了招呼,拉我进门关上门,递给我一支香烟,拍了拍摆在柜子上跳跃着雪花点的电视机,“什么破转播台?一下有节目一下没节目,急得人肠子抽筋。”

  我点燃香烟,歉意地说:“闭塞的小地方的条件就这样…”

  花酒关了电视机,坐在椅子呷了一口茶,笑了:“也罢,有好茶喝就行。看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会把人的智商成倍降低了。尤其是叫嚣救国救民的电视剧。”

  我淡淡一笑:“花酒,我现在知道你为何在大学里呆不下去了。”

  “兄弟,我不是热血青年。”花酒一脸懒散,“我鄙视那些张口闭口一心要救国救民的书呆子。要玩真的,就要像苏秦和张仪心怀天下,浪迹天涯,百折不挠。”

  “苏秦从一介山村野夫,颠沛流离14年终成为佩六国相印,统领天下兵马的一代豪杰,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在床上坐下,“我最欣赏他功成名就后说过的一句话。”

  花酒饶有风趣:“什么话?”

  “世间酌冷暖,人面遂高低。”我抽了一口香烟,“区区苏秦,何足挂齿。”

  酷(/匠¤网a+正\Z版6f首?发5H

  “是啊,没多少人愿意推开成功者身后的窗子,否则看到的是充满泥泞的漫漫长路。”花酒发出一声低叹,“不过苏秦的师父鬼谷子王栩看人生更透彻。他认为人生在世,要获取荣华富贵可以不择手段去争取,但是要一生做到默默无闻,与世无争,则难上加难。所以有隐士情怀的人很飘逸,醉心功名富贵的人活得很累。”

  这时叶子推门进来,撩了撩头发,从摆在茶几上的烟盒中取了一支香烟点燃抽了几口,脸色复杂地看着我:“你母亲一个劲地向金燕子陪不是,我在旁边听着又别扭又感动。要是她真是你女朋友就好了。”

  花酒扁了扁嘴:“南斐怎么会看得上你们这些无病呻吟的庸俗女人。”

  叶子乜斜着他:“花酒,有时候我容忍你,不等于你可以随便在我面前放肆。明白?”

  花酒变了变脸色,微点了一下头。 叶子缓了一下语气:“你们在聊什么…”

  “讲讲春秋战国时代的英雄豪杰。”花酒挤出一笑,“我和南斐都很钦佩古人的凌云壮志。”

  叶子啼笑皆非:“我还以为男人凑在一起,聊的都是怎么追逐女人的话题。都什么时候了,还忘乎所以地替古人担扰。哎,花酒,我可警告你,中午我们请伯母吃顿饭,你可别胡言乱语。吃了饭下午送金燕子去住院。”她偏头看着我,“真是委屈你了。”

  下午母亲陪着我们去了保健院。里面人满为患。几个计生委的干部在院子里责训一群被强行拉来作结扎手术的妇女。

  婴儿的啼哭声此起彼伏。

  这里恐怕是世上最充满矛盾的所在。每天有人出生,有人死去。喜悦和悲伤交替饰演,生命的可贵与卑微展现得淋漓尽致。

  由于有母亲的通融,金燕子挂了号很快得予检查身体,办了入院手续。当她换了病号服躺在妇科病房的床上时,我能体会到她痛彻心腑的悲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