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抄近路回到了研究生公寓,取出钥匙欲开门时听到屋里传来了调笑声。我知趣地收起钥匙,走到楼梯口坐在台阶上,点燃一支香烟借着走廊灯的光线继续阅读小说。

  大约半小时后,我的两个室友带着两个女生衣冠不整地走出了宿舍,见到我一面整理衣服一面装模作样地谈论理想。

  一名室友扔给我一包香烟,步履匆匆下楼。几个人打闹着出了公寓。

  我拿着书本回到了宿舍,拉开灯看到两名室友凌乱的床下丢弃着避孕套和卫生纸。我打开窗户透了一会儿气,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倒了一杯水,坐在自己的床上抽了一支香烟,继续心无旁骛地看书。

  大学生涯教会我懂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倘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无疑是可笑的。

  尽管调了闹钟,但怕睡过了头赶不上班车,夜里我惊醒了好几次。

  黎明时我背着半旧的背包,乘第一班公交车赶到了省长途汽车站。我在一个水果摊上买了些新鲜水果,坐在车站前的花坛上边看书边等人。

  时光分秒流失,不知不觉中天色大亮。我不断地看戴在手腕上的廉价电子表,观察着进站的乘客,随着开车的时间临近,心里不禁焦急起来。

  在我忐忑不安时,一个饰戴遮阳帽,身着短袖丅恤衫和紧身牛仔裤,胸前挂着一台佳能相机的女郎从人群魔幻般地闪现到我跟前,晃着手中的一副墨镜,扬了扬下巴:“你是南斐吗?”

  我连忙合上书本,有意识地看了看她的小腹,站起身连连点头。

  女郎瞥了我一眼:“我叫叶子,被稀里糊涂弄大肚子的人不是我。”她俊俏的脸上泛起一丝讥笑,“你看起来不傻,干嘛情愿替那个臭流氓背黑锅…”

  我淡淡一笑:“受人恩惠,点滴应铭记在心。予人恩惠,应马上忘记。这是我作人的准则。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是替罪羊。”

  叶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啧了一下嘴:“我还以为你是个书呆子,没想到这么仗义。不过,情愿为朋友出头的男子,历来有好结果的人真不多。你揽了这档子破事,万一手术中出了问题,你会吃不了兜着走。我的闺蜜金燕子出身高干家庭,在省委大院长大。你怕惹麻烦,现在脱身还来得及。”

  我摇了摇头:“答应别人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

  叶子沉默片刻:“那个臭流氓给了你什么好处?或者拿什么要挟了你?”

  我把书本放入背包,坦荡地说:“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应该像相信女人会生孩子那样相信我。”

  “可有的女人,不生孩子。”叶子轻飘飘地笑了笑,“那好吧,跟我走。我让一个朋友开车送我们。”

  我赶紧背上背包,拎起水果:“那车票…”

  叶子戴上墨镜:“就让它作废了。让怀着孩子的女人挤又热又闷的班车去堕胎,亏那个臭流氓忍心。”

  我无言以对,只好跟着她往停车场走。

  叶子指了指靠在一辆经过改装的212吉普车车头抽烟的一名留着漂亮小胡子、穿戴体面的青年男子:“那是我朋友花酒。他读过三所名牌大学,都因受不了清规戒律退学了。”

  我不禁肃然起敬:“名牌大学很难考。”

  叶子偏头看了看我:“世上只有愿与不愿去做的事情,从来没什么难事。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谈不上有。”

  叶子舔了一下嘴唇:“什么意思…”

  “我很喜欢一个女人,她大我6岁,由于不会生育,离过三次婚。”我轻叹一声,“我现在还没有条件向她表白。”

  “女人又不是只会下蛋的母鸡。你既然不介意她的过去,就趁早跟人家摆明态度。”叶子戏谑地笑了,“俗话说,女大男,吃不完。她肯定会很疼你。”

  我想起灵灵的音容笑貌,感到心里很暖。

  叶子带着我走到花酒身边,放下一截墨镜,瞪了他一眼:“花酒,不抽烟你会死吗?”

  花酒喷出一口烟雾:“会死。”

  最*#新w章,节上8酷9☆匠网~

  叶子忍了一口气,推上墨镜:“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南斐。人家都读研究生了,哪象你一天到晚好高骛远,除了喝茶,就是到处找女人胡说关于爱情的废话。”

  “女人就他妈喜欢听天花乱坠的废话。”花酒扔了烟头,用脚踩灭,对我笑了笑,“兄弟,你看我像骗子吗?”

  叶子抢着说:“你倒不是骗子,是一个不正常的疯子。”

  花酒拍了拍车盖:“活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过分清醒的人都被当成疯子。”他接过我的背包和水果往车后走,“战国时韩国的名相申不害说过,当一个国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以追求金钱和享受为目的时,这个国家不论大小,不论有多么辉煌的历史,都不堪一击。结果春秋时期曾辉煌一时的郑国被韩国灭了。”

  “花酒很聪明,”叶子轻轻碰了碰我的手,“你是一个大度的人,别跟他争论。”

  我点了一下头。

  花酒在后备箱里放好行李,拉开了后车门:“得了,小妞,别总绷着脸,下车来透下气我们就上路。你的冒牌男友帅得一塌糊涂。”

  一会儿,金燕子身着一件宽松的碎花长裙下了车。她长得很白净,用一根红丝带束着乌黑的长发,眼神不乏忧郁。

  我瞥了一眼金燕子微微隆起的小腹,连忙把目光移开,看见天上的彩霞异常灿烂。

  几分钟后,我们上了车。

  花酒启动引擎,塞了一盘磁带在录音机里,放下一截车窗,偏头看了看坐在后座上的叶子和金燕子,对我扬了扬眉:“事到如今,别想太多,就当衣锦还乡吧。”

  我竭力挤出一笑。

  花酒驾车在节奏感强烈的摇滚音乐声中驶离了城市,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声很有感染力和穿透力。

  一路上禾苗青青,果园里的果树已经开始挂果。

  约一个多小时后,花酒驾车偏离国道,进入盘山公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