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研究生公寓时,宿舍里空无一人。我的两名室友家境殷实,有能力在外面租条件好的房,极少回来。而我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只能为了生计奔波。

  我开着灯,合衣躺在床上,等待黎明到来。在大学的宿舍区,只有男女教工宿舍和研究生公寓,以及成人教育学院的宿舍楼不设熄灯制度。说来也奇怪,入住配套设施良好的公寓后,我反而不像从前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如饥似渴地读书了。

  有时候环境的改变会让人产生惰性。

  看)6正v√版}章/;节上z酷匠网

  我不太确定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不过我清楚一定要办妥我的导师交待的事情。这件事关乎我的前程。而为了掩盖这件事的真相,我必须编织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我很担心无法欺瞒和说服善良的母亲。

  谎言通常分两种,善意的谎言是为了掩饰诸多无奈,恶意的谎言则是存心害人。当然后者编织的言辞通常十分生动,具有不可抵御的诱惑性,很容易蒙蔽别人。

  一夜里我辗转反侧,心绪不宁。天蒙蒙亮时,一群麻雀如往常一样在窗外的树梢上叽叽喳喳嬉戏,校园里开始有了晨跑和晨读的学子。

  我起床匆匆洗脸漱口后出了门,出了学校。

  当我乘公交车赶到汽车总站售票厅时,已经有很多人在各个售票窗口排队购票。

  我的学生售票窗口排了近两个小时队,订购了3张汽车票,心里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

  胡乱买了一苞烧苞谷填肠充饥,我乘公交车赶往书屋。

  我到书屋时尹叔已经开门营业,柜台上放着一杯酒。他喝酒从来不用下酒菜,从早到晚不定时抿一口,喝干了又再斟满。我感觉像他这种浅酌的人才真正懂酒,也才能非常透彻地看待人生。

  “听街坊说你的老师昨晚来了,大教授屈尊到陋巷找一文不名的穷学生喝酒,看来是有好事了。”尹叔贴着几册书的标签,抬眼看了看我,“要是你的论文发表了,我也请你喝酒。我当年也自诩文艺青年,结果到头来连豆腐块的文章都没见过报,编辑部发来的退稿信倒收了一堆。那时我以为自己怀才不遇,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后来我想明白了,梦想与理想有些不太一样,并不是谁随随便便都能舞文弄墨。”

  我笑了笑:“我的导师告诉我,他帮我投的稿都附了推荐信。所以我的九篇论文都被各学术期刊采纳了,会陆续发表。”

  尹叔双眼放光:“你遇上了一个负责任的好老师。”他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千里马哪儿都有,可历来缺少伯乐。中午我请你去状元巷的公子楼吃饭,那儿的粉蒸排骨、油炸抗浪鱼、天麻汽锅鸡和卤鸭掌非常有名。”

  “谢谢尹叔。”我顺势说,“我的导师同意我回家给父亲吊孝,所以我今天是来跟你告假的。”

  “哦,”尹叔又呷了口酒,“何时动身?”

  我据实而答:“明天上午。”

  “百善孝为先,回去看看也好。”尹叔放下酒杯,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钱,又拉开抽屉取了里面的钞票,合在一起塞给我,“拿着这些钱,当来回的路费,眼下我只有这点能力。等你回来工资照算。”

  我眼眶红了:“尹叔…”

  尹叔摆了摆手:“我一贯不喜欢婆婆妈妈,赶紧回学校去收拾收拾,回家后多待几天,店里的事情我应付得来。去吧。”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跟尹叔道了别,离开了书屋。本来想去跟灵灵打声招呼,但没看见她的人影。女店主靠在小卖部的柜台前凌厉的眼神让我望而却步。

  我赶回学校,去何运庭的办公室乘没人时把两张汽车票交给了他。

  何运庭收了车票,手里挟着香烟站在窗前望着出了一会儿神,放下百叶窗,转身看着我,神情凝重:“有个命题,自古天下沦亡,不是亡于暴政,就是亡于腐败。但是要振兴国运,主要靠什么呢?”

  我不假思索地说:“制度。”

  何运庭委婉地笑了笑:“我以为你会说是靠各式各样的人才。”

  “恩师,”我郑重其事地说,“没有以律法为准绳的奖罚分明的制度,根本实现不了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目标。振兴社稷只不过是空谈。”

  “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趋利避害,奖罚分明是商鞅变法的精髓。这一方针使弱小的秦国成功地招揽了四方人才,从一个撮尔小国一跃成为强国,并首度完成了统一中国的辉煌伟业。”何运庭抽了一口香烟,“古往今来有过无数次变革维新,只有商鞅变法最彻底最成功。但后世拼命追奉的是儒家的中庸,排斥法家。大肆指责秦法残暴歹毒,攻击倡导律法面前人人平等的商鞅是酷吏,甚至不惜伪造了所谓的《商君书》,而隐瞒了催人奋进的《律法问答》。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秦国真的残暴,为何会吸引全天下的英雄豪杰纷纷去投奔呢?从前讲律法,过多强调的是律是法中之法,因此才有了秦国治国必先治官,治官方能治吏,继而安民的变革举措。如果法度不受律令的约束,则残暴与腐败会肆意滋生。在这方面,历史上的教训太多了。”他看了看手表,“你去吃饭吧。学术上的事情我们以后慢慢聊。明早你就在车站等两个女孩子,我托付你的事情就让你多费心了。”

  我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退出办公室,轻轻关上了门。

  下午我简单地收拾了换洗的衣物,拖了寢室的地,去逛了一趟街,用尹叔给我的钱给小侄女买了一套童装和一些糕点糖果。本想为自己买一套款式新颖的牛仔服,犹豫再三最后放弃了。惹得时装店接待我的一个大眼睛女孩直翻白眼。

  晚上我闹中取静地去校图书馆还了先前借的几本书,又借了加西亚的《百年孤独》坐在阅览室里读书。上大学的几年之中,校图书馆是我心目中最神圣之地。据说图书馆里拥有的图书超过了三十万册,然而即便我频繁借阅,所看过的书也不超过三百册。

  我沉浸在小说描绘的如梦似幻的世界里,几乎忘了时间的存在。直到一个拿着鸡毛掸的图书管理员催促我,我才在书里夹了书签,合上书本匆匆离开了阅览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