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方简短通话后,七妹加快脚步走上来挡住我的去路:“南斐兄,请把你的手机交给我。”

  我停下脚步,看了看七妹阴晴不定的表情,掏出手机递给她。

  七妹关了我的手机,放入自己的拎包,示意叶佩佩走过来:“佩佩,把你的手机也交给我。”

  叶佩佩眼里闪过一丝惶恐,有些不情愿地从提包里取出手机关了机,把手机放入七妺的拎包,不自觉地依偎在我身边。

  七妺拉上拎包的拉链,抿了一下嘴:“从现在起,你们出入都由我的贴身保镖陪护。”

  叶佩佩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七姐…出什么事了…”

  七妹歪了一下头:“山口组已经锁定了花酒兄和爱伦在墨尔本郊外的藏匿地点。”

  叶佩佩颤了颤嘴唇,捏住了我的胳膊。

  七妺扫了我一眼:“南斐兄,鉴于事情的特殊性,我认为你已经不能参与这场赌局。不为别的,我不想让外人看出我们有窝里斗的迹象。”她把目光移到叶佩佩脸上,“为了保证这次顺利洗钱,你代替南斐兄上赌台和凯莉小姐赌。要是出了一点纰漏,我会马上宰了你喂狗,南斐兄也活不了。明白?”

  叶佩佩一脸哀怨地看着我:“可是我赌技不精…”

  “赌博其实没什么技巧。开局同一副牌洗牌后轮番发十次牌,你有七次赢的机会。你只要记住,不论什么样的赌徒,开局时都会试探性下注。你不要揣摩发在手中的是什么样的牌,开局就只管下大注,后三局不管手中的牌是否好,都下小注,不要孤注一掷。换新牌后又持续下大注。”我平心静气地对叶佩佩笑了笑,“虽然是在以赌博的形式洗钱,但豪赌的内幕只有赌场上层的人知晓。在场的人包括地下钱庄的庄主、公证人、发牌手以及在监控室里监视整个赌场状况的人都不知情。因为故意输赢和出老千都会坏了赌场的规矩。所以你在赌台上要镇静,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至少我和七妹始终会坐在你后面。”我附在她耳边说,“世上有无数情侣都赌咒发誓要同生共死,可是诸多海誓山盟到头来不过是美丽的谎言。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倘若今天你死了,我不会独活。如果我死了,你也会为我殉情,是不是?”

  酷/匠网首t发s

  叶佩佩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放开我,嫣然一笑。

  我对七妹作了一个手势:“有些事情说开了一点儿都不复杂,我们进房吧。”

  七妹轮番看了看我和叶佩佩,示意叶佩佩走在前面,与我并肩挪步,“南斐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是绝情的人。可是为了清理门户,杜绝内忧外患,唯有干掉花酒兄和爱伦。历来同门相残最让人心寒,何况这次我不得不杀死你最心爱的女人,这样才能保住你和佩佩。既然你爱的女人纵然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我劝你别再伤了爱你的女人的心。没有人能和命运讨价还价,真的。”

  我看着叶佩佩婀娜多姿的背影,想起爱伦,心中无限伤感。但我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崩溃。特别是在花酒和爱伦生死未卜的前提条件下。

  我深知目前自己处境艰危,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达成交易,让凯莉携带货物离开缅甸,顺利返回欧洲。

  一念至此,我的脚步不再沉重。

  具有隔音防弹功能的包房大门徐徐开启。

  保镖们纷纷在门外驻足。

  我和七妹陪着叶佩佩走入宽敞的包房。

  室內阵设相当讲究。黑色的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四壁装饰着彩色影雕,大门关闭,就形成一幅瑰丽的风景图画。厅中央陈设着一张镶金的椭圆形赌台,赌台两端放置着两把高靠皮椅,左右靠墙放置着高档的意大利沙发和水晶茶几。

  包房内另设有休息室和洗手间。

  嫩绿色和粉红色的灯光交织辉映下,坐在包房左侧的凯莉带着两男两女四名助手起身向我们致意,站在赌台两端的公证人、钱庄庄主、女发牌手和几名女侍者向我们礼貌鞠躬。

  安谧的气氛中,我微笑着走上前和大家握了手,转回来示意叶佩佩走向赌台,自己则与七妺在沙发上入座。

  凯莉抽着细雪茄走到赌台前,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叶佩佩,用烟屁股拭了一下性感的黑唇:“女人对付女人,历来不会心慈手软,这是否才是赌博的真正奥义?”

  叶佩佩彬彬有礼地笑了笑:“凯莉小姐,真正的对手,总是惺惺相惜。”

  “噢,”凯莉耸了耸肩,“早知道今天的对手不是南斐,我会提议玩轮盘赌。我很喜欢弹珠在旋转的轮盘里跳跃,不知在哪个谜点停留的那种感觉。有个坏家伙说过,命运就好似一场轮盘赌,好运歹运都无数次匆匆擦肩而过。只要转动轮盘,结局是输是赢都不重要,关键在于执着于自己的选择。”

  她的话让我想起第一次在巴黎和她相识的情景。我凝望着她在岁月的催残下仍娇好如昔的美丽面孔,耳边仿佛响起了巴黎圣母院传来的悠扬钟声。

  “凯莉小姐,如果命运是一场赌博,我还是喜欢玩牌。”叶佩佩毫不做作地说,“不管运气如何,至少每一张会给我带来痛苦或快乐的牌,我都摸过。”

  “呵呵,原来叶小姐也不失为是一个胸怀大度的女人。”凯莉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那就玩牌。上限赌10亿美元,如何?”

  “悉听尊便。”叶佩佩唇边划过一抹微笑,“此时此刻,钱多少都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两个女人含笑对视,目光却一样冰凉。

  令人窒息的气氛中,钱庄庄主分别请凯莉和叶佩佩鉴了支票,默默地退出了包房。

  女侍者们端托盘请凯莉和叶佩佩交岀提包,摘除身上佩戴的首饰和手表,极礼貌地用检测器搜了两人的身,甚至检查了两人穿的高跟鞋,然后公证人由左至右检查了两人的手指、嘴巴和眼睛。这一整套检验程序,是为了防止作弊。有关豪赌时在牌桌上利用透视眼镜或窃听设备之类的工具出老千的传奇故事,充其量只是茶余酒后的笑谈。

  凡赌注在五千万以上的赌局,赌场一般抽百分之五的佣金,加注上亿视情况抽百分之八,资金流转由地下钱庄负责,输赢都不会为外人知晓。

  女侍者侍候凯莉和叶佩佩入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