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朦胧中看见一个女人裸背坐在梳妆台前梳头。有那么一刹那,我有不知身处何方之感。待完全清醒过来,我才看清梳妆打扮的人是叶佩佩,而天已经亮了。

  古人把女人梳妆和壮士断腕这两件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事联系在了一起,赞叹前者的香艳唯美与讴歌后者的悲壮惨烈。但是由来会欣赏女人举手投足之间的美韵的男人,以及由衷仰慕男人侠肝义胆的女人并不多,平庸的生活多数时候糟蹋了美,湮灭了豪情。于是,雅丽清婉堕落为媚俗放荡,快意恩仇演变为勾心斗角。

  我侧身静静地欣赏着叶佩佩的背影,在百叶窗投射的光影下,她的肩和背如绸缎般光滑柔美,纤纤细腰下轮廓分明的丰满臀部似成熟的蜜桃令人心醉。她的丰韵使房间里充满了温馨,使我暂时忘却了人世间的丑陋与忧伤。

  但温柔毕竟短暂。

  一小时后,七妹、叶佩佩和我在大群保镖的簇拥下出现在盆景加工厂。

  园子里陈设的各式盆景令人赏心悦目。加工室里一群技工正在修饰古拙的树桩。空气中弥漫着珍贵木材特有的香味。

  近些年由于名贵家具和名贵根雕价格急剧攀升,缅甸的原始森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缅甸大学生为此在仰光举行了数次大规模抗议游行,可是偷伐盗伐林木的事情依旧屡禁不绝。

  利欲熏心之下,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消耗品。合法与非法仅仅是表面现象。为了荣华富贵不计代价,是人类共同的特征。

  我和七妹以及叶佩佩坐在园子里的石亭中用讲究的茶具品着缅甸红茶时,凯莉带着拎着提箱的两女一男三名鉴定专家翩翩而至。

  简短的寒暄之后,七妺示意保镖打开一间加工室的门,由我和叶佩佩陪着凯莉等人进入室内。

  当摆在木架上的24件文物依次揭去遮盖的红布依次呈现,凯莉等人露出了惊诧莫名的表情。

  保镖们打开室内的所有灯,每件文物在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无比生动且勾魂摄魄。

  待兴奋感消失,三名专家脱了外套,穿着背心戴上口罩和手套打开工具箱,取出各种精密仪器逐一对文物进行勘测检验。

  凯莉站在一边点燃一支细雪茄,对我和叶佩佩摊了摊手:“这次我专程请来的是来自牛津大学和卢浮宫博物馆的专家。还是老规矩,经过检验,只要这批货中有一件是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交易立马取消。”

  叶佩佩瞥了我一眼,抿了抿嘴:“凯莉小姐,南斐先生和你打了多年交道,你应该充分相信他的人品。”

  凯莉充满玩味地笑了笑:“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古玩这个行当充满各种各样的骗局。几乎每件问世的古董都有一个或多个编得神乎其神的传奇故事,但真相却被残酷地抹去。有太多时候,你我耳闻目睹的,都不是真的。‘玛雅’这个词,很好地说明了什么是假相。”她滚动着嘴上的雪茄,喷出一口烟雾,“有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的模仿能力天下第一,在玉器、青铜器和瓷器方面的造假技术登峰造极。”

  “凯莉小姐,”叶佩佩忍了一口气,“您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但是现在摆在您眼前的每一件器皿,都是孤品。因此,没有类比的参照物,更谈不上造假。在此前提下,要掂量每件东西的价值,唯有依靠您的慧眼和经验。”

  凯莉取下嘴上的雪茄,上下打量了叶佩佩一眼,对我耸了耸肩:“几天不见,这小妞象换了个人似的,令人刮目相看。”

  酷M匠L网s唯xU一a正_P版¤,Bb其7他z)都i4是/盗版。、

  我不动声色。

  几名保镖端来躺椅请我们入座。

  出于礼貌,我先请两个女人坐下,然后端坐在躺椅上,点燃一支香烟,看着三名专家专心致志地工作。他们娴熟的手法和全神贯注的神态体现着敬业精神。而此时,考验我的,不论从哪方面说都是足够的耐性。

  大约过了三小时,检测工作完毕。

  凯莉起身在衬衣下摆打了一个结,走上前和专家们进行讨论。

  叶佩佩偏头看了看我,小声说:“看几个专家的态度都很激动,这桩买卖成了。”

  我轻摇了一下头:“以我的经验,学院派的正统专家只有在遇到悬而未决的问题时,才会失去应有的理智。”

  凯莉一面和专家们交谈,一面前后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左手插在裤袋里转了回来,神色凝重:“南斐,我得承认这是我遇到的最棘手的买卖。你很清楚,正派的专业人员只会就事论事,从文物的年代、构造、寓意以及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诸方面进行论证,不会对文物的商业价值作出暗示和评估。眼下专家们对这批货中的近一半文物即使凭借最先进的检测技术,也无法判断大致的生成年代,尤其有五件文物的塑造工艺,更是闻所未闻。在此情况下,我请求再次邀请其他专家来进行鉴定。”

  我递给叶佩佩一个眼神。

  叶佩佩起身匆匆走了出去。

  “亲眼看见这些精美绝伦的文物,我更是为你的安危深感担忧。”凯莉在我身边坐下,小声说,“或者尽快达成交易,找一个借口,你还是和我远走高飞。”

  我委婉地笑了笑:“你只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就行了。”

  凯莉一阵伤感:“我怕自此一别,你我竟成永诀。”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如果是这样,我们都应该给彼此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我很喜欢闻混合着你体香的皇家一号香水味,你涂黑唇抽雪茄的姿态令我着迷。但我最不希望见到你的眼泪。因为你是我的红颜知己,我惟愿给你快乐,不愿你为我伤心。”

  凯莉拼命忍住眼泪,竭力挤出一个微笑:“从今往后,除非再见到你,否则,我再也不涂黑唇,再也不用那款香水。”

  我闭了一下眼睛。

  叶佩佩走进来,对我轻点了一下头。

  我善意地对凯莉笑了笑:“那么,你还准备邀请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