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服务员进来请我点餐。

  我点了香茅草烤鱼,酸笋鸡,炸青苔,菠萝饭和凉拌鱼腥草,要了一筒糯米酒和一壶磨锅茶,指了指在外面街头乞讨的一个老乞丐:“请另外送一份竹筒饭和一份猪肚鸡给那位老人。不要告诉她是谁送的。这不是施舍,她很像我母亲。”

  女服务员错愕地看了我一眼,拼命点了点头,眼里噙着泪水退出包间。

  凯莉倾身捏了捏我的手:“南斐,自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是坏人堆里的君子。”她的脸上泛起柔柔的笑容,“比起进进出出被大群保镖前呼后拥,我还是喜欢你带着一脸沧桑感独来独往的样子。有时候黄昏时我站在自家的窗前,俯瞰着笼罩在夕阳光晕中车来人往的街道,想起你拎着那只棕色的旧皮箱,嘴上叼着香烟风尘仆仆出现在我眼前的情景,真希望门铃声马上会响起。你一贯都像个任性离家出走的大孩子般让我怜爱。”她眨了眨长而弯曲的睫毛,“凭这些年来我对你的感觉,我意识到你现在厄运缠身。我想说的是,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事,我都愿帮你。甚至不惜抛开一切,陪你亡命天涯。”

  我凝望着她,内心柔肠百结。可是我只有放弃眼下这个能逃出生天的机会,但心里亮起了一线曙光。

  我们彼此无言地解读着对方的心声,任时光飞逝。

  女服务员送来了酒菜,替我们倒了酒,退出去放下了门帘。

  我端起酒杯,碰了碰凯莉面前的杯子:“还是老规矩,为天下的光屁股小孩,先干一杯。”

  凯莉展颜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替凯莉斟了酒,看了看外面那个坐在路灯下吃饭的老乞丐,一面拿起筷子为她挟菜一面说:“凯莉,七年前,当你和第三任丈夫在夏威夷度蜜月时,我在伦敦的地铁站里邂逅了一个英国女郎,她叫爱伦。可是这不是一场艳遇,虽然她相貌出众,非常性感。”

  凯莉挟了我替她挑了鱼刺的一块烤鱼放入口中嚼着:“说下去。”

  “爱伦是英国BBC广播公司的一名新闻记者,她千万百计在追踪多名国际文物贩子从东方购买文物转手倒卖给欧美各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的秘密进货渠道。为此她整整花了六年时间。”我欣赏着她吃东西的模样,“你也在她的追踪名单上。”

  “噢,真该死。”凯莉咧了咧嘴,“拿破伦说过,英国佬不单单忠情于烘豆。他们要么是间谍,要么是强盗。”

  “爱伦有爱尔兰血统,更喜欢吃土豆。”我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几经周折,通过盯睄一名你的客户,爱伦把频繁岀入亚洲地区的你列为了重点调查对象之一。你的那名客户是伦敦交际圈的名媛,花钱如流水。”

  “我知道她是谁了。那个婊子一面呼吁拒绝购买南非血钻,一面花大价钱从我手中购买中国经典文物行贿王室成员。”凯莉扯了一张纸巾拭了拭嘴,“要是那个新闻记者像阴魂不散的鬼魂追踪我的话,不论我行事如何隐秘,你必然会进入她的视野。那几年我和你做了好几宗大买卖。她拿我要挟你了吗?走私倒卖文物在国际社会是重罪。”

  我摇了摇头:“爱伦自始至终没有要挟过我。七年来,她只是不断在说服我揭示我为之服务的宗派的内幕。”

  “她真是疯了!”凯莉耸了耸肩,“这个口子一撕开,不知要有多少人身败名裂,不知要有多少人人头落地。她会被毫不留情的干掉,你也活不了。”

  我静静地看着她:“我已经做了这件事。本来发往澳门和你交易的那批货,我故意让花酒劫走了。现在他和爱伦在澳大利亚等我。但由于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内花酒提前携货出走,事情败露了。我的宗派正在清理门户,凡我策动直接和间接参与这次叛逃的人,能活下来的机会极其渺茫。包括爱伦。”

  更$-新最s快上酷"&匠M网ko

  凯莉沉默了半晌,看了一眼在外面街道上游戈的我带来的保镖,直勾勾地看着我:“依你所说,是因为我的委托人催促我提前交易,才导致花酒先生改变了计划。不论对错,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送命。在东南亚我铺设了两条隐秘通道,一条可以去法国,另一条可以去意大利。我和卡利家族的头面人物关系很密切,要么我带你去西西里半岛,难说下半生我会在某个偏僻的牧场为你生一大堆孩子,让你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我知道你的宗派历来只惩戒叛逆者,不累及家眷。你妻子和女儿不会被杀害,假以时日,我安排她们再和你见面。”她笑了笑,“吃完饭你假装陪我去一家夜店消遣,我打一个电话就能让我们同时人间蒸发。去他妈的生意!”

  我明智地说:“凯莉,我不能走,交易必须进行。”

  凯莉睁大眼睛:“为何?噢,别担心会连累我。”

  “我很感激你,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达成这笔交易。”我深沉地说,“这批货出自清云台。”

  凯莉感到震惊:“…噢,我的上帝。莫非那个极隐秘的关于盗墓贼的宝藏不是传说?”

  我轻点了一下头:“我入行这么多年来,也是首次见到出自清云台的绝世珍品。一旦达成交易,你马上带着货走。但是你要说服你的委托人五年之内不要出手任何一件藏品。”

  凯莉迟疑了片刻:“这个你不要担心。如果我的委托人有异议,我倾家荡产都把这批货盘下来好了。”她看着我,不无担忧:“我走了,你怎么办?”

  “一旦我的宗派清理了门户,会终生把我软禁在清云台。我会把这些年的经历写出来,时机成熟时设法让人传递出来交给你。到时你选择一家可信赖的媒体制作记录片,向全球公开内幕。”我沉默了片刻,“必要时你可以寻求国际刑警组织的庇护,加入证人保护计划。”

  凯莉左思右想:“只要公布内幕,你横竖都活不了。这样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很多人都知道中国的古墓十室九空,但不知道太多的帝王陵寝是如何被盗的,陪葬在陵寝中的无数奇珍异宝又流向了何方,究竟被什么人拥有。所以,中国中原地区用洛阳铲掘墓的盗墓贼的故事被演绎成了玄之又玄的鬼怪惊悚传奇,但真正长期在中国南方发掘虞夏商和西周帝王陵墓的职业盗墓贼的内幕,却不为世人所知。为此华夏远古文明在长江和珠江上中游辉煌的历史被不断扭曲和肢解,以至许多人甚至认错了自己的祖宗。”我浅浅一笑,“如果能揭开华夏远古历史的真相,让成千上万件凝聚着祖宗智慧和血泪的珍宝重现人间,给后人予启迪和警示,我一死又何妨?”

  凯莉一脸复杂地看着我,喃喃地说:“你是我所认识的最不可思议的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