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靠在我肩上压抑地哭泣:“…你们俩都是我的同宗师兄,这些年都宠我,如果师父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知道我杀了自己的师兄…”

  我忍住悲痛安慰她:“别求全责备自己,让红云惨遭不幸的人说来说去不是你,是我。”

  萧萧拭眼泪:“我难过的是红云兄宁死也没有供出我和小师妹也是同谋。可是花酒兄和爱伦在澳大利亚的行踪暴露了,由于变更联系方式已经来不及通知他俩转移,恐怕难逃此劫。南斐兄,不知道宗室会怎么处置你…”

  我强颜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被终生软禁在逍遥谷。”

  萧萧一脸悲哀:“那比死还难过。”

  “看开了也没多可怕。佩佩会陪我入谷。”我深沉地说,“她无意间被牵连进来了,成为七妹牵制我的法码。若我有逃亡的举动,她必死无疑。所以只有放弃原来拟定的我从缅甸辗转泰国带着小师妹出走的计划。七妹选择玫瑰园杀了红云,不是怀疑你和这件事情也有牵连,是她把盆景加工厂选为储货点。但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让她抓到把柄。我走后你和小师妺要彼此照应,不要轻举妄动,暂时隐忍,以待来日。”我放开萧萧,点燃了一支香烟,“你们能好好活着,就是给我希望。”

  萧萧泪眼朦胧:“南斐兄…”

  我看了她一眼,低沉地说:“把眼泪擦了,懦弱只会把我们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红云的尸体在哪儿…”

  萧萧擦干眼泪,指了指前面花丛中的一片空地。

  我步履沉重地向前走。

  萧萧跟上来,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们沿着花径走进了空地。

  空地中央现出一个土坑,旁边的土堆上插着几把铁铲,放置着一个保鲜箱和一个喷壶。

  我和萧萧走到土坑前,赫然看到蜷曲在坑内的唐红云的尸体上爬满密密麻麻的红蚂蚁。贪婪的蚁群正在争先恐后地吞噬他的血肉。

  啃食声令人头皮发麻。

  有几队蚂蚁排成长队,正在争分夺秒地搬运尸体碎片。

  萧萧双脚一软,几乎瘫倒下去。

  我紧紧抱住她,十分悲哀地看着土坑。坑宽约0.8米,长约2米,深2.2米左右,挖掘得很标准。在这样的深度埋尸,会加速尸体的腐化,而且尸体腐烂的气味不会渗透出来。唐红云生前肯定想不到,他的结局会成为了花肥。

  半晌,萧萧缓过神来,低声说:“我们赶快把红云兄埋了。”

  我抑制着内心的伤痛,看着她苍白的脸孔:“你能撑住吗?”

  萧萧死死咬了一下嘴唇,点了一下头。

  我放开萧萧,看着唐红云的尸首默立片刻,点燃一支香烟扔进坑内,然后从土堆上抽出两把铁铲,递了一把给她。

  我们互望了一眼,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快速往坑内填土。

  为了防止蚂蚁群涌上来,几名保镖也赶过来帮忙。

  填好坑后,我们整理了表面的土地,萧萧从保鲜箱里取出花苗。

  我示意保镖们退下,亲自用手扒土,按间距种植花苗。

  萧萧用喷壶浇水。

  栽完花苗后,我站起身,不经意间看见裹在云层里的太阳染红了一片云彩。

  我仰头看着天空,欲哭无泪。

  萧萧靠在我肩上压抑地哭泣:“…你们俩都是我的同宗师兄,这些年都宠我,如果师父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知道我杀了自己的师兄…”

  我忍住悲痛安慰她:“别求全责备自己,让红云惨遭不幸的人说来说去不是你,是我。”

  萧萧拭眼泪:“我难过的是红云兄宁死也没有供出我和小师妹也是同谋。可是花酒兄和爱伦在澳大利亚的行踪暴露了,由于变更联系方式已经来不及通知他俩转移,恐怕难逃此劫。南斐兄,不知道宗室会怎么处置你…”

  我强颜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被终生软禁在逍遥谷。”

  萧萧一脸悲哀:“那比死还难过。”

  “看开了也没多可怕。佩佩会陪我入谷。”我深沉地说,“她无意间被牵连进来了,成为七妹牵制我的法码。若我有逃亡的举动,她必死无疑。所以只有放弃原来拟定的我从缅甸辗转泰国带着小师妹出走的计划。七妹选择玫瑰园杀了红云,不是怀疑你和这件事情也有牵连,是她把盆景加工厂选为储货点。但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让她抓到把柄。我走后你和小师妺要彼此照应,不要轻举妄动,暂时隐忍,以待来日。”我放开萧萧,点燃了一支香烟,“你们能好好活着,就是给我希望。”

  萧萧泪眼朦胧:“南斐兄…”

  我看了她一眼,低沉地说:“把眼泪擦了,懦弱只会把我们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红云的尸体在哪儿…”

  萧萧擦干眼泪,指了指前面花丛中的一片空地。

  我步履沉重地向前走。

  萧萧跟上来,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们沿着花径走进了空地。

  空地中央现出一个土坑,旁边的土堆上插着几把铁铲,放置着一个保鲜箱和一个喷壶。

  我和萧萧走到土坑前,赫然看到蜷曲在坑内的唐红云的尸体上爬满密密麻麻的红蚂蚁。贪婪的蚁群正在争先恐后地吞噬他的血肉。

  啃食声令人头皮发麻。

  有几队蚂蚁排成长队,正在争分夺秒地搬运尸体碎片。

  萧萧双脚一软,几乎瘫倒下去。

  我紧紧抱住她,十分悲哀地看着土坑。坑宽约0.8米,长约2米,深2.2米左右,挖掘得很标准。在这样的深度埋尸,会加速尸体的腐化,而且尸体腐烂的气味不会渗透出来。唐红云生前肯定想不到,他的结局会成为了花肥。

  半晌,萧萧缓过神来,低声说:“我们赶快把红云兄埋了。”

  *最&新章节X上酷匠E网4《

  我抑制着内心的伤痛,看着她苍白的脸孔:“你能撑住吗?”

  萧萧死死咬了一下嘴唇,点了一下头。

  我放开萧萧,看着唐红云的尸首默立片刻,点燃一支香烟扔进坑内,然后从土堆上抽出两把铁铲,递了一把给她。

  我们互望了一眼,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快速往坑内填土。

  为了防止蚂蚁群涌上来,几名保镖也赶过来帮忙。

  填好坑后,我们整理了表面的土地,萧萧从保鲜箱里取出花苗。

  我示意保镖们退下,亲自用手扒土,按间距种植花苗。

  萧萧用喷壶浇水。

  栽完花苗后,我站起身,不经意间看见裹在云层里的太阳染红了一片云彩。

  我仰头看着天空,欲哭无泪。

  目睹唐红云死亡的惨状,沉重的挫败感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我明白命运就如挡在道上的一匹张牙舞爪的恶狼,畏惧退却就会被撕咬得碎尸万段。

  即使身处漫漫长夜里,只要心中的火焰不彻底熄灭,总会迎来曙光。

  从玫瑰园回到赌场酒店的房间后,我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前往傣味餐厅与凯莉会面。临岀门前,叶佩佩特意挑了一款浪琴手表为我戴上。她的眼神就如碧蓝色的表盘一样纯净。

  夜幕下,小勐拉灯红酒绿,一派纸醉金迷。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赌徒和打扮娇艳的站街女在同一个天空下,挥霍着大把的光阴。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十二名保镖分乘4辆轿车把我送到了傣味餐厅。

  我在餐厅门口下了车,看到一群穿着短裙、纹着纹身,腰挎缅刀的年轻人勾肩搭背地招摇过市。他们肆无忌惮的笑声令我回想起远逝的青春岁月。我象他们一样年青过,而他们必将象我一样渐渐变老。

  岁月纵然如风飘逝,然而所经历过的痛苦与快乐依旧如影随行,所以,往事并不如烟。

  我从沉思中挣脱出来,点燃一支香烟,在保镖们的目送下走入傣味餐厅。

  这家餐厅的设计采用吊脚竹楼的风格,外面种植着凤尾竹和蝴蝶花,内部装饰着刺绣图腾、象牙和孔雀羽毛,环境相当典雅。

  引座小姐将我引进用竹屏隔断的包间。

  柔和的灯光下,凯莉束着头发,身着一袭碎花吊带长裙,饰戴着我送给她的红宝石项链,喝着芒果汁姿态优雅地坐在篾桌前的竹椅上。窗外流动的车辆和人群在她身后仿佛是一幅瑰丽的立体图画。

  我进入包间与凯莉隔桌而座,由衷地说:“在嘈杂的世界里能独享内心安宁的女人,永远不会多。所以,你才格外美丽。”

  凯莉放下杯子,戏谑地笑了笑:“得了吧,与其随口编织谎言,不如你买一束花实实在在地讨我欢心。”

  我抽了一口香烟,复杂地一笑:“我刚把我的一名兄弟埋了充当花肥,再碰花难说会皮肤过敏。”

  凯莉靠在椅背上咯咯地笑了:“你这坏家伙总是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笑话逗我开心。不过人死了当花肥这主意倒不赖。我曾想过自己有一天玩完了化为骨灰喂鱼,你会是那个最终把我的骨灰洒入茫茫大海中的人吗?女人在很多事情上会胡思乱想,但对于身后事的选择会很郑重。你应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托付的人。”她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我不需要一个华丽的坟墓,怕被盗墓。不过要是你先我而死委托我处理后事,我一定会把你安葬在菲律宾华侨墓园里。那儿是世界上最华丽的墓地。”

  “你真好。”我轻叹了一口气,“可惜像我这样的人,注定死了不会有坟茔,更不会有墓碑。自我入行,生死就都无足轻重。这也好,我随时可以一了百了。”

  凯莉望着我,脸上划过一丝不可名状的悲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