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斐兄,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有好几次差不多死在了一起,那年我秘密生子后,你帮我把孩子送到了加拿大,到现在我儿子都以为你是他的父亲。我失去过一生的挚爱,所以要是你死在我手里,会成为我这一生最大的悲剧。”七妺毫不做作地说,“我在设法帮你弥补你企图背叛宗派所犯下的错误,这件事到干掉花酒兄和爱伦为止。之后我送你和佩佩到逍遥谷隐居,你们就和地哑老人守着清云台的宝藏度过余生。至于嫂子和你的两个宝贝女儿,我来抚养。在隐居的日子里,或者你可以写一部自传,讲诉你眼中的前尘后事。这是我所能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老宗主躺在医院里靠呼吸机维系生命,时日不多了。九师伯会继任宗主。我来之前,她默认了我的提议,佩佩才得到了应有的待遇。”她拭了拭头发,“说真的你没有成为宗主,我很遗憾。”

  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把烟头扔在酒杯里,放下了酒杯。

  七妹摊了摊手:“一缘灭一缘起。既然你不反对我的安排,我们现在就去玫瑰园。红云兄好歹与你兄弟一场,你亲手埋葬他的尸首如何?”

  我没有异议。

  七妹起身打开房门走出去吩咐保镖备车,随后按了对面房间的门铃。

  一会儿,叶佩佩开了门。七妺上下打量了一眼她的装扮,偏头向我一笑:“鲜肤一何润,秀色若可餐。真是超凡脱尘。”

  几分钟后,我们出了酒店,与保镖们分乘九辆车离开。

  在车上叶佩佩依偎着我轻声说:“哥,你脸色不好。”

  我瞅着窗外徐徐向后移动的景物,敷衍的笑了笑:“天气也不好。”

  叶佩佩拉住我的左手握在手中:“哥,你千万不能出事,千万不能…”

  我转过头看着她:“我眼下不会有事,可红云死了。”

  叶佩佩张了张嘴,捏紧了我的手:“…”

  我瞅了一眼坐在前座的保镖,压低了嗓门:“昨天下午你跟红云到底说了什么?”

  叶佩佩眼里闪过一丝哀怨:“哥,其实我没有跟红云先生谈过话,我只是背着你给我师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货到了。我师父告诉我九师伯不处罚我,应允我成为你的…女人…我…高兴极了…哥…开始我…骗…骗了你,是我师父让我监视你…你不要怪我…”

  我苦涩地一笑:“我没有理由怪你。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在宗派里唯一瞒不住的人,就是八师伯。是我的一念之差害了红云。你不会有事了。明天你离开缅甸,回到你师父身边去。”

  叶佩佩怔怔地看着我,眼泪似断线的珠子成串坠落:“…”

  我从她手中抽出手替她拭去眼泪:“我所拥有的是别人的失去,我所失去的是别人的拥有,人生聚散无常,无非如此。佩佩,由于我的叛逆触犯了戒律,不久之后就会被遣送到逍遥谷软禁终身,你没有必要陪着我受无妄之灾。”

  叶佩佩的眼泪又流出来,上下牙磕碰:“…哥…哥…真的…”

  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叶佩佩呆呆地看着我,突然扑到我怀里,梨花带雨地笑了:“哥,哥,我跟你去逍遥谷,从此不问世事,放牧山水,与鸟鱼为友,与兰竹为邻,观飞霞流云,听林海松涛,品玉鉴石,生死相依。”

  我看着她柔美的容颜,不禁也笑了:“被放逐的岁月真的有那么浪漫吗?”

  叶佩佩不住点头:“我听我师父讲过地哑老人的故事。他老人家六十年前也是因为狂傲不羁触犯了戒律,被割了舌头放逐逍遥谷守台。可是他的师姐和师妺都情愿去陪他。后来他们在谷中种花养蜂,栽了上百种果树,酿酒酿醋,过着逍遥世外的日子。哥,你带我去吧。对了,我还会弹琴呢。”

  有时候憧憬未来能淡化诸多的苦痛。我知道太多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山民恪守传统,在闭塞的环境里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甚至连吃盐都困难。不过,事在人为,除了生死,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我揉了揉叶佩佩的肩膀:“如果你要陪我去,从现在起就要坚强起来。另外,今后要在我面前流泪的话,请流在一个杯子里,那样我能体面的喝下去。”

  叶佩佩娇羞地扭了扭身子,赶紧擦眼泪。

  不知不觉中,车队进入花卉基地。

  田野里各种颜色的玫瑰花争奇斗艳,竞相开放。

  轿车依次在炼油厂前的宽敞空地上停下。

  保镖打开后车门,请我和叶佩佩下车。

  一群身着艳丽筒裙的女工戴着手套和口套,正在流水线上筛选花瓣,提炼精油。

  七妺饰戴墨镜笑吟吟地走过来:“同样是花,种植罂粟和种植玫瑰给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带来的影响不尽相同。南斐兄,当初你建议在这儿投资发展这一产业时,我还有所疑虑。现在看来,男人确实比女人懂得花的不同妙用。”

  这时,一名身材窈窕的漂亮女郎匆匆忙忙走过来:“南斐兄,七姐。佩佩也来了,好久不见。”

  七妹推了推墨镜:“萧萧,花苗都备好了吗?”

  萧萧陪笑:“备好了。”

  a看:%正版》章vI节上》1酷匠网6

  “那你陪着南斐兄去种几株花苗散散心,我陪佩佩去和姐妹们亲近亲近。”七妺搂了搂叶佩佩的肩膀,“佩佩知道大家很辛苦,特意让弟兄们带了一些礼物来慰问。”

  萧萧向叶佩佩双手合什致敬:“感谢佩佩体恤下属。”

  叶佩佩得体地还礼:“都是同门姐妹,不必客气。”

  寒暄之后,萧萧陪着我走向田野。

  “南斐兄,我很遗憾。”萧萧瞥了一眼身后尾随的几名保镖,语调有些哽咽,“七姐下令处决红云兄,我不得不服从。”

  我有些木然:“我本来打算借送货出境的机会,让红云秘密带着你出走,去和花酒汇合。但七妹看穿了我的意图。他,死得痛苦吗?”

  萧萧眼眶红了:“七姐先让手下的弟兄在田地里挖了一个坑,把红云兄剥光衣裤反绑着推下去,又吩咐用蜂蜜兑水淋在红云兄身上,结果很快招来了歹毒的红蚂蚁。在越来越多的红蚂蚁叮咬下,红云兄只有招供。我本来以为审讯完了七姐会饶红云兄一命,可…黎明时我看着红云兄实在痛苦,就用消音手枪对着他头部开了…两枪……”

  我搂住她的肩膀:“你做了你该做的,不必难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