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妹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膝盖上:“在珠海的那天晚上,本来你应该跟他走。当时他把守在酒店后门的几个兄弟全做了,就为了救你。你不逃确实胆识过人。退一步说,你至少应该杀了我。那天我实在太累,你何时给我盖上毯子我都不知道。”

  我笑了笑:“我为何要杀你?”

  七妺收回手,端起酒杯呷了一口酒,用手指拭了拭嘴唇:“为了艾丽克丝•爱伦。”

  我捏紧手中的香烟:“从何谈起?”

  “七年前,我护送你去伦敦走货。有一天,在白教堂区的地铁站候车时,我上了一趟洗手间,转回来看见你在人群中和一个穿着时尚的银发女人攀谈。对于这次匆匆的邂逅,你跟我解释说这个女子向你打听去西藏旅游的路线。我没有见到她的脸孔,可是她令人咋舌的身材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七妺盯着我的眼睛,“完成交易后,你独自去约克郡体验英国乡村的风光,一周后回来还跟我讲了很多看到的美丽风景。尤其对约克大教堂里镶嵌的那面奢华的彩绘玻璃窗欣赏倍至。现在反过来想,我才反应过来,你那次去约克郡,是与那个在地铁站邂逅的女人秘密幽会。她就是艾丽克丝•爱伦,对吗?”

  j最1%新zb章\@节5$上酷@匠.网@5

  我哑然失笑:“你想多了。所谓的一见钟情充其量不过是成人童话。”“南斐兄,你內在的涵养比外表的温文尔雅更具魅力。你和爱伦之间的关系,并非仅仅是男欢女爱那么简单。”七妹目光灼灼,“每个人的生活经历或多或少都带有传奇性,这个世界里的芸芸众生为了不甘平庸昼夜都在施展种种高明和拙劣的手段,就算被现实生活折磨得五体投地也在所不惜。在艾丽克丝•爱伦那种擅长捕捉新闻视点和传奇色彩的人眼里,你的人生无疑是传奇中的传奇。因为你有通天晓地的渊博知识,纵横黑白两道,是专盗上古和中古帝王陵墓的职业盗墓贼。更别提你是一个庞大组织体系里的重要成员,这个组织掌控着的千百亿财富一旦公诸于世,足以颠覆整个世界。”她嘘了一口气,“我想这七年来,艾丽克丝•爱伦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说服你背叛组织,公开秘密。但是你掌握的秘密可不像维多利亚展览秀那么容易出现在聚光灯下。所以几经周折,才发生了花酒兄在澳门的叛逃事件,他和红云兄都是你的同谋。终止与凯莉小姐的交易带走那批货就是为了佐证灵台八宗这个组织的真实存在。当时你挑的货是库房中的极品。你料定事情发生后宗派里不得不从清云台提货出来挽回交易,你想看看清云台储存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所以你才没走。”

  我沉默了片刻:“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七妹揉了揉手指:“我14岁入行,五年出师,在死生宗呆了近20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把诸多不合理的事情联系起来梳理,就完全合理了,这是我的经验。可是说心里话,我真不希望事情的真相是这样。本来我对红云兄的介入仅出于怀疑,可是你和佩佩一下子打得火热,反而印证了我的推断。有趣的是,我审他时,他说喜欢的女人是象我这种大胸大屁股看起来比较粗俗野蛮的,像佩佩那种一捏就出水的小家碧玉不是他想吃的菜。你觉得他这么说,是在给你面子,还是在保护你?”

  我揿灭烟头:“我睡了他的女人,他这么说,给足了我面子。七妺,红云与花酒的出走没有关系。如果还来得及,放过他吧。”

  七妹起身关闭了百叶窗,返回来坐下,翘起了腿:“南斐兄,到了这般田地你还袒护红云兄真不明智,他招了,花酒兄在澳大利亚,具体藏身地我已经通知山口组加紧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赤田森一在负责这件事。他提岀了一个附加条件。他妈的和日本人打交道总占不到便宜。”

  我快速思考了一下:“什么条件?”

  七妺做了一个手势:“他受人之托,请你亲自去东京鉴定一件罕见的玉器。如果你愿意出面,对方负担所有费用,并一次性支付25亿日元佣金。”

  我点燃了一支香烟:“你认为我应该去吗?”

  七妹笑了笑:“了结了这里的事,我和佩佩陪你去。然后我们一起去澳大利亚。事情就这么简单。”

  我观察着她的表情:“要是整件事情真如你推测的那样,你不怕我中途跑啦?赤田森一可是跟我有过命交情的挚友。”

  七妹一脸轻松:“事情是不是那样,你都不会跑。花酒兄是你的生死兄弟,艾丽克丝•爱伦是你一生中最挚爱的情妇,何况现在还有佩佩,我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小命。男人对自己的情妇,总是比对自己的老婆好,是不是?”她歪了一下头,“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疑惑,如果红云兄真的与佩佩没有私情,你和她的这段地下恋情是从何时开始的?我相信在接受审讯时,他不可能对我说半句假话。要是在澳门的那天夜里你和佩佩是露骨地表演给我看,你们几次缠绵都忘了做一件事,那就是使用避孕工具。我打电话询问了景洪度假山庄里前几天负责侍候你们的服务员,她们在打扫卫生时从来没有发现避孕用品,但听到佩佩一天到晚要叫几次床。我相信她这种闷骚型的女人性欲很强。所以,当初有一件事我判断错了。黎晓和佩佩提包里的东西被弟兄们倒出来混在一起检查,避孕用品是黎晓的。她才是和红云兄有私情的那个人,难怪她选择毫不犹豫地自杀。佩佩却利用你急于想保护红云兄的这个机会,一下子获得了你的欢心。她在玩火。不过她在你危难时情愿以身相许,倒让我钦佩。男女之间在情感上都会编织很多谎言,在这件事上我觉得没必要当着她的面说破。但是她的命运和你的命运从此联在了一起,你若还想跑,我分分钟会杀了她!我是说真的。”

  我很清楚她的手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