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九

  回到山庄吃过晚餐后,我坐在游泳池边喝着原汁原味的小粒咖啡,抽着香烟,考虑着怎么走下一步的每一个细节。

  叶佩佩把根据录音,在笔记本电脑上形成系统的文字,给每件货物编了序号,然后存入U盘。

  我很欣赏她的工作态度。

  服务员送来了水果拼盘和榨好的新鲜果汁。

  叶佩佩裸泳时我接到了七妺打来的电话,她辗转泰国已经抵达了小勐拉,并且跟一家赌场谈妥了合作事宜,就等着我们出境。她的语调非常轻松,可是我仿佛看到一条潜伏在暗影里的蛇昂着高傲的头颅,嗞嗞地吐着信子。

  接完电话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不禁为唐红云的安危深感担忧,但我没有表露出来。我仰头看了看悬挂着半弯月儿的夜空,知道他肯定已经乘夜色押着货上了路,在偷越中缅边境的过程中根本无法与他取得联系。七妺专程亲自到缅甸接货,会不会对唐红云下毒手成了未知数。

  我爱莫能助地坐在休闲椅上看着叶佩佩像条鱼儿一样在水中游来游去,感觉人远远没有在江湖河海里畅游的鱼能充分体会自由的滋味。

  深夜里我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叶佩佩在床头灯的朦胧光影中枕在我的臂弯里睁着大大的眼晴,眼角溢岀了泪水。

  我无言地为她拭去眼泪,搂紧她,感受着分分秒秒悄然流失的温存。如果在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温柔的陷阱,至少来自她肌肤的芬芳和心跳是真的。

  有那么一刹那,我宁愿时光就此停止不动。这种感觉我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产生过。继而我似乎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在我内心倍感绝望时,叶佩佩爬到我身上,捧着我的脸,伸出舌尖轻轻地舔我的嘴唇。

  “…哥,我爱你,现在真的爱了…要我…”她梦呓般地说。

  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看到她的眼神似一潭泓水般分外清澈。

  次日上午,我驾车带着叶佩佩离开景洪,前往打洛。一路上她欣赏着美丽的田原风光,不停说笑,并且用越南语唱了一首旋律优美的情歌给我听。

  这么多年来,习惯在旅途中独来独往的我感受到了有人相伴的快乐。可是我仍然没有停止思考。

  幸福与灾难往往都是在猝不及防时降临的,并且根本没有预兆。我似乎只有接受不可抗拒的命运的安排。但是,在内心深处,我从来不相信命运。

  大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位于中缅边境的打洛口岸。

  我把车交给等候的保镖,与叶佩佩办了出境手续,出关顺利抵达了缅甸掸邦第四特区。

  缅甸的近现代史几乎与比邻的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来自缅甸的翡翠和水晶原石曾经成就了腾冲成为亚洲最大的珠宝市场的地位。直至如今,缅玉的名声尽管受到各种假货的冲击,在世界珠宝行业的地位仍旧不可动摇。

  二次大战中,缅甸作为中国唯一的生命补给线,支撑着中国军民度过了八年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艰难岁月,亦使中国免招覆国的厄运。

  二十世纪中叶,国民党残军退至缅泰之间的金三角地带,因植毒制毒贩毒掀起了血雨腥风,导致缅泰地区几十年不得安宁。

  二十世纪末期,为了抑制毒品侵害文明世界,国际社会做出了种种努力。最终,东部金三角地区划分为四个特区,大批量销毁毒品种植和制造,转而以发展良性种植业、养殖业、木材加工业、博彩业和旅游业发展经济。为此,缅甸第四特区在短期内发展成为亚洲地区颇具影响力的新兴赌城。习惯上这一区域仍沿用从前的名称--小勐拉。

  缅甸掸邦和佤邦曾经在金三角北部和东部拥有庞大的贩毒势力,这两邦的人民绝大多数实际上是中国傣族和佤族的后裔,拥有华人血统。小勐拉长期控制在祖籍四川,出生于缅甸果敢地区的一代毒王彭家声将军和他的儿子们手中。划分特区后,彭家声成为了第四特区的首任主席,禁毒态度坚决,在华人世界里是万众拥戴的传奇人物。

  博彩业的飞速发展使小勐拉成为了亚热带地区环境优美的新兴城市,从而拉动了色情业和旅游业的兴盛。

  小勐拉的几大赌场的经营和管理都达到国际水准。在这方面,其他行业无可比拟。

  ☆《酷p匠网唯U!一正_版,其g8他都G是X盗、版*O

  我和叶佩佩在接应的保镖护送下抵达下榻的赌场酒店时,七妹独自在一间豪华套房里品着红酒。“你们的房间在对面。”她倒了一杯红酒给我,把房卡交给叶佩佩,托了托叶佩佩的下巴,“我为你准备了十五套时装,五双鞋,九套珠宝首饰,三块手表和两套化妆品。这是你作为南斐兄的情妇而不是情人应享受的待遇。至于以后你要怎么面对嫂子,自己看着办。我只想提醒你,顾及你的体面,有保镖前呼后拥的日子不是为了炫耀。明白?”

  叶佩佩垂了垂眼睑:“七姐,我会记住你的话。”

  七妺脸上划过一抹微笑:“先去休息一下,弥补弥补旅途的劳顿和纵欲过度的疲劳。我善意的提醒你,眼下是非常时期,别给南斐兄惹不必要的麻烦。除非你存心害他。去休息吧,我和南斐兄有事要谈。”

  叶佩佩脸色变了几变,退岀了房间,拉上了房门。

  七妺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看了我一眼:“半夜我已经接了货,存在我们在这儿开设的根雕盆景加工厂里。你和凯莉小姐接洽后随时可以带她去验货。她前天就到了小勐拉,我已经在傣味餐厅订了座,请她今晚和你共进晚餐。”

  我点了点头。

  七妹从烟盒中取了一支香烟递给我,打燃打火机为我点火:“红云兄办事一如既往干净利索。你怎么不问问他现在在哪儿?”

  我抽了一口香烟,吹灭打火机:“他回国了吗?”

  七妺放下打火机,看了看手表:“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恐怕他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你想不想去看看他的尸体?”

  我和她对视了几秒钟,沉默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