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莉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所以人生总是有惊喜。想这样一直抱下去,还是干点别的…”

  我和她分开身子,请她坐下:“几年不见,你依然美丽如昔。”

  凯莉指了指自己裸露的大半个胸脯,戏谑地一笑:“比起一般性客套,我更喜欢你这坏家伙说我深陷的乳沟是世界上最险峻的峡谷。南斐,我一直期待你到摩纳哥我家中作客。”

  我抽了一口香烟:“蒙特卡洛赌场不欢迎我。”

  凯莉做了一个手势:“别提那档子事。那些自视清高的家伙也不欢迎三本五十六。”她靠近我窃窃一笑,“我又离婚了,看来我真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女人。”

  更新L:最=快!上酷d匠网M◎

  我款款一笑:“这我倒理解。漂亮的女人生命中不止会出现一个男人。”

  “你真大度。”凯莉抚弄了一下戴在左手小指上的一枚红宝石戒指,“我和花酒先生商议的那点小事突然中止了,他爽约是因为我的问题吗?”

  我摇了摇头:“不是。坦率地说,凯莉,不管谈生意还是论友情,你都是值得交往的女人。我们这边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修正。交易仍然可以继续,所以我来了。”

  “哦。”凯莉打开提包取出一支细雪茄烟点燃,“我的委托人很看重那批货。假如是价格上的问题…”

  我再次摇头:“凯莉,你以及你的委托人欣赏那批货,我深感欣慰。因为每一件东西,都是我亲手挑的。遗憾的是,我今天要跟你谈的,是另一批货,价格要比之前那批货翻两番。”

  凯莉沉默了片刻:“为何要翻两番?” 我浅浅一笑:“因为是我跟你谈生意。”

  凯莉失笑:“我最受不了你说实话。那么,有多少件东西?”

  “我目前得到的信息是24件。”我毫不做作的说,“一件陶器,十八件玉器,五件青铜器。”

  凯莉转了转眸子:“是否依然在公海的豪华游轮上设赌局交易?”

  我想了想:“你认为重新换一个地方,是不是会更稳妥些?”

  凯莉拭了拭头发:“我去卫生间补下妆。”

  我轻轻按住她的腿:“你可以当着我的面给你的委托人打电话,反正我又听不懂法语。”

  凯莉看了看我:“如果你不是这么精明的话,我倒宁愿自己成为一个傻女人与你厮守。偶尔有没有想过把我弄上床…”

  我收回手:“想过。但我更想这一生你都是我无话不说的挚友。”“我理解。本来我想告诉你我用意大利语叫床比用法语叫床更销魂。”凯莉看着我的眼睛,“我的朋友,你很忧郁,为何?”

  我挤出一个微笑:“也许因为我正在变老。”

  凯莉啧了啧嘴:“这个话题真悲哀。我看重你的人品,因此变更货物,变更价格,变更交易地点我都接受。谁让你这些年从没让我失望过…噢,上帝,我指的是生意。那么,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或越南涂山赌场,随你挑。”

  “为了更方便运货,我们在缅甸第四特区选一家赌场交易如何?”我征求她的意见,“天渐渐凉了,去热带地区更舒服些。”

  “那边的赌场限红多少?”凯莉耸了耸肩,“别让我长时间坐在赌台上幻想着你怎么把我剥光。”

  我据实说:“50万。但贵宾区的赌注可以成倍翻。”

  “那我们缅甸见。”凯莉做了一个手势,“那个小女人现在跟着你吗?”

  我偏了偏头,看见叶佩佩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串红宝石项链向我摇晃。我向她招了招手,转回头对凯莉笑了笑:“是的,我让她去隔壁拍卖会现场看看有没有比较稀奇的小玩意儿,还真有。”

  凯莉忍不住笑了:“其实你早知道来的人是我。”她凑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要小心这个像奶油似的小女人,她的眼神有时象根毒针。”

  我闭了一下眼睛。

  叶佩佩走过来,把项链交给我:“南斐先生,这串南红晶莹剔透,戴在凯莉小姐身上一定特别漂亮。”

  我接过项链摸了摸,含笑看着凯莉:“这是新玉,但玉质上乘,做工严谨。喜欢的话,伸过头来。”

  凯莉依言伸过了头。

  我把项链套在她的脖颈上。

  凯莉看了看项链,与我拥抱:“真是贴心的礼物。谢谢。我们一周后见。”

  凯莉走后,我让叶佩佩坐下,皱了皱眉:“你买的?”

  叶佩佩摇了摇头:“你给我的钱连同我自己的钱买的筹码一把就全输了。项链是七姐360万拍下的。她说你和凯莉小姐交情不菲,为了生意…”

  我打断她的话:“他妈的生意和交情岂可混为一谈?在这种时候送贵重的礼物给凯莉,不是证明我的真诚,她会认为我心虚,正式交易时她就会不断压价。你以为在谈笑之间能作上亿元买卖的女人象家庭妇女一样好糊弄吗?”

  叶佩佩垂下了头。

  我缓了缓情绪:“抬起头来,笑一笑,别让别人认为我是人贩子。”叶佩佩抬起头,嘟了一下嘴,甜甜地笑了。

  晚餐时我和七妹讨论了交易的事宜,最终决定由我和叶佩佩带两名保镖去广州乘飞机前往昆明,又转飞机到景洪等待验货。出货和送货的事情由九师伯来安排,最终我来完成交易,七妺负责收款。

  讨论的过程中,我有意提及由唐红云负责运货,理由不言而喻,他不止一次给我打下手,完全值得信赖。七妹稍微犹豫了一下,表示会充分尊重我的意见。

  夜里叶佩佩如约偷偷溜进了我的房间,她仅穿了一件翠绿色睡袍,进门后似条泥鳅般滑进了我怀里。

  幽暗中我把叶佩佩带进卧室,把她拉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简洁地告诉了她我和七妺商讨的内容。她显得异常兴奋。

  “等会儿我们上床,盖着被子假装亲热后你就回自己的房间。”我郑重其事地说,“明天离开澳门后事情就好办了。”

  叶佩佩咬了一下嘴唇,摇了摇头:“不能假装,否则七姐更会起疑心,反而会害了你。”

  我一脸沉重:“你是我兄弟的女人,我不能碰你。不然还谈什么江湖道义?”

  “说起来我也不算他的女人,我和他之间只是偶尔偷了一次情而已,恐怕他根本不在意。”叶佩佩掀开睡袍,展示岀妙曼的娇躯,楚楚可怜地看着我,“你要了我吧,成了你的情人,至少…至少我不会被杀…况且我一直想转入天宗,就是因为仰慕…你…”

  我观察着她的表情,无言以对,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些年在不同场合遇见她的片段。从前我对她谈不上喜欢与否,从没什么非份之想。眼下在这狭小的空间,她的娇媚虽然让我产生了自然的生理反应,但从心理上我根本没有占有她的欲念。可是,我和她之间此时产生的微妙关系,并非纯粹的男女肉欲,或者假戏真做会扭转局面。尽管我不确定是否能再一次承受一份沉甸甸的情感。

  叶佩佩倾身关了水龙头,睡袍从肩上滑落,她踮起脚勾住我的脖颈,面色潮红,樱唇湿润,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将滚烫发颤的躯体紧紧贴在我身上。

  我再无顾忌,一把抱起她与她拥吻着走进了卧室。

  几度缠绵之后,黎明时分叶佩佩似只乖巧的小兔子伏在我身上甜甜睡着了。我半仰靠在床上抽着烟,轻轻抚摸着她柔软光滑的背,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晨曦的光线一缕一缕地划过天幕,投射下来。

  对岸珠海街道上的街灯熄灭了。

  新的一天有多少欢愉,又有多少楚痛,我不知道。

  在这一刻,我所感到的是无边无际的虚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