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六

  “我怨恨的一个男人对我说过,自杀是一项勇敢者的运动,只不过这项运动永远产生不了冠军。”七妺放下咖啡杯,抬眼望着我,“你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我由衷的说:“我觉得说这话的人很了不起。”

  “当然。”七妹脸上划过一抹忧伤,“他给我带来过一段快乐时光,后来所有的快乐因他的离去转化为无边无际的痛苦。人生真是奇幻,得到也痛苦,得不到…也痛苦。”她起身关上卧室门,靠着门,双手交臂,“我猜出叶佩佩拼命想保护的那个男人是谁了。”

  我从烟盒中取出一支香烟揉捻着:“不会猜错?”

  “不会错。这个人十分熟悉通往全球的各个地下通道路径,花酒兄才能顺利逃亡。”七妺抿了抿嘴,“有这个人参与才合理。”

  “花酒本人也熟悉很多途径。”我点燃香烟,“我认为,花酒的逃亡没有其他人参与,叶佩佩和整件事没关系。她不想说出与之有暧昧关系的那个人,是为了维护那个人在宗派里的地位和名声。”

  七妹眯了眯眼:“你肯定?”

  我微点了一下头:“放过她。”

  七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床,又看了看我:“如果只是出于男女私情,我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之前她参与了花酒兄和双方的接洽工作,现在就让她跟着你继续进行交易。她的床上功夫怎么样我不清楚,不过她确实是一个好助手。”她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下,“不论在什么地方,你觉得花酒兄会选择什么区域藏身?”

  “富人区。”我毫不迟疑的说,“贫民区虽然杂乱,但凡有外人进入会招人注意。富人区外表严密,但各开各的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疏远,所以容易藏身。”

  七妺笑了:“有道理。为富不仁是富人的特征,每个人都竭力掩饰自己不可告人的隐私,也不会管别人的闲事。这样判断的话,搜索范围就一下子缩小了。南斐兄,那你就带着叶佩佩去接洽生意,我忙我该忙的事。要是觉得住在这间房里不舒服,我给你换一间。”

  “不必了。”我隐约笑了笑,“我接触过太多死尸,可从来没见过鬼魂。”

  两小时后,我和叶佩佩进了一家赌场。八名保镖若即若离跟随。

  凡是进过这家赌场的人,应该都会对大门上方的蝙蝠图案印象深刻,但是对这个图案的寓意会有所误解。

  一般来说,蝙蝠是一种夜间出没的生物。以主要捕捉田鼠和蚊虫为生。有人认为这种生物中的一类擅长吸动物的血,因此视蝙蝠为贪婪和邪恶的象征。可在华夏文明的范畴里,蝙蝠的形象是美好的。蝙蝠代表福气,三足金蟾代表衣禄,乌龟代表长寿。这三种动物组合在一起,就是福禄寿的象征。

  赌场内的布局条理分明,各个厅的装璜金碧辉煌。赌徒们根据自己的财力兑换了筹码,竭力想把一夜暴富的梦想通过各种形式的赌变为现实。

  我知道赌徒手中极为普遍的筹码从50元到1000元不等。能掌握50万到200万面值筹码的赌徒永远是极少数。

  如果不是出于洗钱的目的,说实在的,我对各种形式的赌都不感兴趣。但我很喜欢赌场的休息厅,不是因为这儿提供免费的香烟、饮料和水果甜品,而是因为这儿的环境很舒适。

  我坐在休息厅的一角悠闲地抽着香烟,看着形形色色的赌徒们进进出出。得意与失意在这些人的脸上展露无遗。

  叶佩佩端着一杯饮料来到我身边坐下。她举止优雅,打扮得体,戴着一副茶色眼镜,借以掩饰哭肿的双眼。

  “旁边的大厅在举行顶级奢侈品拍卖会,要不要去看看?”叶佩佩喝了一口饮料,“拍卖行为了拓展生意,真是无孔不入。”

  我摇了摇头:“我不认为光顾赌场的赌徒会肯花大价钱购买很贵重的玩意儿。”

  叶佩佩舔了一下嘴唇:“也是。除非有人要用这种方式再洗一遍钱。”她把饮料放在茶几上,轻叹了一口气,“前几天我还和黎晓坐在这儿吃东西,转眼她就走了。”

  “过去了的事情不用再想,眼下你要多考虑自己的安危。”我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七妹已经察觉到跟你秘密交往的那个人是谁了。”

  叶佩佩端着饮料的手不由自主的颤了颤:“…南斐先生…”

  我瞟了瞟四周:“你不用害怕。她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自己的推测,所以你还可以保护他。”

  叶佩佩放下饮料,转脸看着我:“…可是…”

  我郑重地说:“他是我的兄弟,我也会保护他。”

  叶佩佩颤了颤嘴唇:“我…我真不知道他跟花酒先生的叛逃有关,不过…不过我不想他出事…南斐先生,请救救他…救救…我…”

  最新&章节上(z酷匠◇网I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微微一笑:“别害怕。今晚你偷偷溜进我的房间,那间房里有监控,只要让七妺认定你是跟我偷情,事情就解决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叶佩佩略一迟疑,拼命点了点头。

  我取出钱夹,抽出一叠钞票递给她:“现在去放松一下,把这些钱输了再回来。”

  叶佩佩接过钱,凑头飞快地吻了一下我的脸颊,起身离去。

  我瞅着她的背影,抬手拭去了脸上的唇印。但愿她的这个亲昵举动会有保镖告诉七妺,那么事情就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可是我的心情一点儿也不轻松。虽然我毫不怀疑凭着花酒的能耐,要找到他并非易事。但七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灵台八宗的死生宗培训出来的一流杀手,嗅觉比猎犬还敏锐。

  我不希望看到花酒死在我面前。

  我再次点燃一支香烟的时候,一个红发女郎拎着一只小巧的提包,光彩四射地走到了我面前,展露出迷人的笑答:“男人只有在孤独时,才能展示出不可抗拒的魅力。”

  我起身和她拥抱:“凯莉,真没想到我等候的人会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