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妹绕过沙发坐下身,舒了一口气:“更年期的女人总是喜怒无常。”她端起酒杯碰了碰我面前的杯子,“先喝口酒压压惊,我有话说。”

  我端杯呷了一口酒,却品不出酒的滋味。

  “你来之前,八宗的宗室首领在会议厅里举行了表决,超过半数的人主张先干掉你,再追杀花酒兄。万幸的是,这个决议被九师伯否决了。”七妺放下酒杯,解开外套的纽扣,拿起筷子为我挟菜,“组织里的上层人物叛逃,会导致种种意外发生,难说一夜之间宗派就土崩瓦解了。如果几千年的基业毁在我们手里,真是愧对创立南方灵台八宗的列祖列宗。何况一旦真相浮出水面,成千上万的人会被逮捕和通缉,许多家庭会妻离子散,我们分布在全球的几万家企业也玩完了。所以,目前铲除花酒兄是当务之急,追货还在其次。你认为他会逃往何方?”

  我吃了一口菜,沉吟了片刻:“从澳门出逃的话,花酒最有可能选择荷兰、德国、西班牙、巴西和法国落脚。也有可能第一时间他会前往日本,处理了货物辗转东南亚的某一个国家藏身。此前他曾不止一次去过新加坡和越南。他携带的货物易主之后,会在世界奢侈品展览会、顶级艺术精品会展或高端拍卖会上现身,最后会以合法的身份进入日本正仓院博物馆或法国枫丹白露博物馆。这两大博物馆历来以收藏中国精品文物著称于世。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批货最后会以海外文物回归的形式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馆。”

  七妹玩弄着酒杯,转了转眸子:“要是花酒兄不急于处理这批货,他会不会逃往英国?”

  我皱了皱眉:“凡是有唐人街的国家和地区,不应该是他会选择的藏匿之地。”

  七妹静静地瞅了我几秒钟,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待电话接通,语气生硬地说:“紧急联络潮州帮和山口组,悬红五亿美元从即刻起在全球范围内追踪花酒的下落,他值这个价!”

  我看着她放下手机,发出了一声叹息。

  :酷/匠网唯一Zd正5版,92其p4他。都是q盗{m版

  七妹喝了一口酒,奇妙地皱了皱鼻子:“南斐兄为花酒兄感到惋惜吗?要是你也逃了,在权限范围内我会不惜出更多的钱。”

  她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眼神却异常冰冷。

  我的心一阵阵痉挛。我深知此时在七妹面前失态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我不认为花酒会叛逃,他下落不明必定事出有因。”我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很自然地看了看窗外,“说不定他现在还在澳门。”

  七妹摇了摇头:“他逃了已然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原因,恐怕是出在那个脱衣舞娘身上。有时候你应该承认,不论床上床下,女人都是男人最大的麻烦。”

  我勉强笑了笑。

  “那个女人不仅会在台上抛几个媚眼,抖抖肚皮,扭扭臀部而已。她来自英国。”七妹倾身从我手中取过香烟抽了一口,将香烟递还给我,表情十分复杂,“一开始我们以为她是军情五处的特工,但她的真实身份真让人刮目相看。她叫艾丽克丝•爱伦,是英国BBC广播公司自1925年成立以来最出格的新闻记者。”

  她的话如炸雷般令我的头胀痛不已,我做出难以置信的样子:“出格?”

  “BBC广播公司的记者一贯以报道新闻事实著称于世。这家公司在全世界拍摄的许多记录片堪称经典。这些年,该公司出了两个著名的女记者,一个以专门采访全球各国颇有影响力的国家领导人和宗教领袖闻名,另一个就是爱伦,她专门采访全球黑道组织和神秘组织的上层人物。她的报道比维基解密还深入人心。没准下一秒钟,你我的名讳都会出现在脸书之上。不知道全球网友撩开鬼鬼神神的面纱,所看到的是传承有序的职业盗墓贼的真相后会有何感想?”七妹将头仰靠在沙发上,“《加勒比海盗》是虚构的关于海盗的宝藏的故事,而收藏在清云台的盗墓贼的宝藏,汇聚了虞夏商周数百座帝王陵中发掘出来的成千上万件珍宝,一旦公诸于世,你能想象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吗?”

  “关于华夏文明的历史会改写,你我的人头也会落地。”我忍着头疼,明智地说。

  “真正的历史,永远掌握在职业盗墓贼手中。”七妹揉了揉脸,“南斐兄,浊世依旧浑浊,有些真相只能永久尘封。所以,你得帮我尽快摆平这件事。”

  我的心情莫名沉重:“怎么帮?”

  七妹脱了外套,倾睡在沙发上:“现在我们分布在全球的产业都已经以内部重新整修和扩建的名义纷纷歇业,八宗主要人物的电话号码和办公地点及其住址全部变更,各仓库中的物件正在转移,以防万一。正在进行的多桩生意也暂时停止了。哦,嫂子和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已经妥善安置了。”她闭了闭眼睛,“可是在澳门接洽的这宗生意不能就此中止,我们重新快速发一批货,你出面和对方完成交易。否则,欧洲这条线就断了。你明天陪我去一趟澳门,将就审一审花酒兄的两个贴身助手,看能否找出一些花酒兄和爱伦出逃的蛛丝马迹。亡命天涯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挺浪漫的。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先睡会儿。你赶快吃些东西吧。”

  我看了看她,把烟头扔进烟灰缸里,拿起了筷子。

  七妹侧身似猫般地蜷缩起身子,微微睁开眼睛:“你想掐死我的话,等我睡熟了在动手,我怕疼。”

  她周身散发的女性特有的妩媚令我心底升起怜惜之意,我吃着东西,想起逃亡中的花酒和爱伦,心中又倍感悲怆。我无法权衡忠诚与背叛所付出的代价可否一样沉重,但我明白选择不同的路,所导致的结果截然不同。

  人世间的悲剧在于,很多时候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太多。

  一片孤寂散落在这片空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