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二

  七妺的身影在走廊上闪现。柔和的灯光下,她身着一套别致的蓝色职业套装,留着短发,略施粉黛,身材凸凹有致,浑身上下散发着少妇成熟的妩媚韵味,但目光深邃得似不见底的深渊。她双手插在裤袋里摇曳生姿地我走来,沿途向她行注目礼的保镖目光充满敬畏。她走到我面前停下脚步,唇边划过一抹微笑:“南斐兄,小妺去接站你都不领情,真让我颜面扫地。”

  我平静地笑了笑:“七妺,我历来不习惯别人接送。”

  “这倒省了相聚和离别的诸多感慨,”七妺伸出一只手俯身拎过我手中的皮箱,眯了眯眼,“每一次相聚都是告别,没有多少人能体会其中的内涵。简而言之,人生真他妈操蛋。九师伯在为你安排的客房里等你共进晚餐,跟我来。”

  她的话让我内心充满绝望,可我别无选择,只有并肩与她往前走。

  七妹带着我走到一间敞开房门的房间门口,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低声说:“呆会儿九师伯问你什么你都照实说,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我顿了一下脚步,走入房间。

  这是一套奢华的商务套房,客厅里陈设着昂贵的意大利家具。枝型吊灯下,风韵犹存的九师伯身着一套紫红色的低胸连衣裙,披散头发,用一只翡翠烟嘴抽着香烟坐在单人沙发上透过落地玻璃窗瞅着茫茫大海沉思。

  茶几上摆满酒水菜肴,一名女侍者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

  关闭了声音的液晶电视上正在播报晚间本地天气预报。

  我走到茶几前,轻声说:“九师伯,没想到您也来了。”

  九师伯缓缓侧脸瞅了我一眼,在烟灰缸上磕了磕烟灰,翘了一下嘴:“有的习惯真是害人不浅,你也老大不小了,竟然到了这把年纪还喜欢淋雨。”

  我赶紧脱了外套挂在衣帽钩上,隔着茶几在九师伯面前坐下,挤出一个笑容:“您历来是体面人,请原谅我的失礼。”

  “甭尽捡好听的说,”九师伯挪了挪身子,向女侍者做了一个手势,抿了抿嘴,“时间过得真快,屈指算来,我和你已经有17年没有在一起吃饭了。不知道我点的菜,还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看着女侍者一一揭去盖子,盛在瓷盆中的汤和盛在银盘中的菜让我五味杂陈:“没想到九师伯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七妺放好我的箱子走过来站在九师伯身后:“南斐兄,你是天宗最受宠的男弟子。当年你跟了六师伯十一年才出师,让八宗的众多兄弟姐妹羡慕死了。”

  我浅浅一笑:“我出师晚,是因为我愚笨。”

  女侍者摆好杯盘碗筷,退岀房间,拉上了门。

  九师伯端起高脚酒杯,晃了晃杯中殷红的葡萄酒又放下,抽了一口香烟,徐徐吐岀烟雾:“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为你接风洗尘,目前也还没有想到杀你的借口。坦率地说,南斐,先前我和八师伯一直指望你会成为未来八宗的宗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前天夜里,花酒携带所有的货物从澳门潜逃了。这件事你脱不了干系。我希望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我不由自主地捏了一下裤腿:“…”

  九师伯在烟灰缸揿灭烟头,冷冷地看着我:“你知道我没有令死尸复活的技巧,却有不少如何弄死人的方法。我不希望你的一生在我手中灰飞烟灭。”

  七妹拼命向我使眼神。

  g酷匠网唯一正ny版,O!其9@他h都r是盗uv版"+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九师伯,二十九天前,我奉三师伯之命出一批到澳门交易的货,我亲自在玉库里挑了19件商早期的玉器,包括玉权杖和传说中的龙凤佩法器,又在铜库里挑了3件商中晚期的青铜器皿,包括七层祭天方尊、五层提梁卣和十九枝枇杷铜树乌金走银灯。这些物件分别来自我们十二年前发掘的一座水下帝陵和两座向天坟。整个出货、装货、运货环节都由我负责,货辗转到澳门后,由花酒负责走货和收款,他在这方面有天赋。”

  “当时你给出的所有货物的估价是多少?”九师伯的语调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我据实而答:“移交货物时,我告诉花酒的底价是五亿七千万人民币。”

  九师伯取了一支香烟插在烟嘴里,复杂地笑了笑:“你有没有兴趣知道花酒和买家敲定的价格?”

  我认真地想了想:“凭我对花酒多年的了解,我想成交价格不会低于两亿美元。”

  “你确实了解他。”九师伯嘘了一口气,“买家愿岀折和两亿三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那批货。可是花酒却中止了交易,带着货人间蒸发了。”她抬腕看了看表,“现在离他出走将近过了48小时。在这个时间段内,如果是有预谋的话,他至少可以逃到几千公里之外。”

  “花酒兄出走时用迷药放倒了住在酒店同一楼层的两个贴身助手和九名保镖,然后在与我们长期打交道的一家地下钱庄预支了两百万美元。这笔钱够他一路亡命天涯。”七妺补充道,“棘手的是与花酒兄逃亡的是一个脱衣舞娘。”

  “上等的茶和妖艳的女人,是花酒的最爱。他的身边从来不缺美女。”我格外清醒地说,“但是这件事情说不通,花酒不会仅仅为了一个女人就背叛组织。”

  九师伯看着我,充满玩味的笑了笑:“将近三千二百年来,敢触犯灵台八宗四十二条戒律的入宗弟子廖若晨星。如今虽然戒律精简到十二条,可背叛终究不可赦免。我的感觉是以花酒的精明还不足以让他敢越雷池,不过加上你的睿智就不一样了。整件事是你和他串通好的吗?”她咬了咬牙,“八师伯认定这件事的主谋,是你!”

  我丝毫不逃避她的眼神:“九师伯,迄今为止我入行二十八年。出师十七年来,组织发掘虞夏商周四代陵寝不下七十座,海内海外负责走货有上百次,无数世人闻所未闻的奇珍异宝从我手中流出,为宗派换回了数以亿计的资产。然而我从来没有为每一宗交易获得的巨额钱财动过心。在幻世浮生的岁月里,能让我个人在乎的东西历来不多。”

  “这我相信,你在宗派里的狂放不羁是出了名的。”九师伯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南斐,你想活下去,就必须协助七妺在短期内追回货物,干掉花酒。事情就这么简单。要是你觉得不需要这个我破例给你的机会印证清白,这一餐就当是你的最后晚餐吧。”她走到我面前,脸色阴晴不定,“从前我对你说过,真正会害你的人,不是你的宿敌,而是你身边的朋友,你偏不听,以为友情远远大于亲情和爱情。现在能救你的,却是我这个你一直敬而远之的人。这算不算是命运对你的嘲弄?吃饭吧,饭菜凉了。”

  我无话可说,眼睁睁地看着她摔门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