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瀚熤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要是还不相信,你把我绑上还不行吗?巫凌雪摇了摇头,“才不要呢,把你绑上了他真来的时候,你会救不了我的!”千瀚熤摸了摸巫凌雪的脑袋,说道:“好了小不点雪!走吧!回去睡觉!”

  巫凌雪点了点头,可是刚走到门口,巫凌雪就停了下来。千瀚熤疑惑的看着巫凌雪,“怎么了?怎么又停了?”巫凌雪可怜兮兮的看着千瀚熤,说道:“我睡不着的时候你可不可以把你那毛茸茸的耳朵给我玩一会啊!”

  千瀚熤睁大了眼睛,“什么!?别闹了!很痒的!”巫凌雪嘟着嘴,情绪失落的说:“那我还是回思琪屋子里睡吧!”千瀚熤一把揽住巫凌雪说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让你玩行了吧?”巫凌雪开心的笑了一下,狠狠地点了点头。

  巫凌雪回到房间,一头躺在了床上。千瀚熤看着巫凌雪的样子说道:“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是担心山童会来的人!”巫凌雪坐起身来,看了看千瀚熤“我确实是害怕它来,因为看她那么可爱,我下不去手!可是我又好喜欢我的床!嘻嘻……”

  千瀚熤摇了摇头,“真拿你没办法,好了,快睡吧!我就在门口!”巫凌雪点了点头,躺在床上逐渐的进入了梦乡。睡着睡着,巫凌雪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痒,是谁在摸我的脸?巫凌雪好像张口问是不是千瀚熤,可是嗓子却发不出声音。

  天啊!我该不会是鬼压床了吧?苍天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巫凌雪正想着,忽然发现身上一轻,似乎是可以动了。巫凌雪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肉嘟嘟的小脑袋。两个不是很大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直在盯着巫凌雪。

  巫凌雪对它并不是害怕,而是不忍心。对视了许久,巫凌雪却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山童看了看巫凌雪,说道:“姐姐,你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了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怕我?”看着山童肉嘟嘟的样子,巫凌雪感觉自己女人的母性似乎被激发出来了。

  巫凌雪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山童的小脸蛋,“姐姐不怕你,姐姐只是不忍心。你那么可爱,却变成这个样子……”说着,巫凌雪忽然一滴眼泪落下。眼泪直直的滴到了山童的手上,山童看着手上晶莹的泪珠。

  山童又看了看巫凌雪,“姐姐对不起!我是要害你的!可是现在我不想那么做了!你是第一个不怕我,还为我流泪的人!”巫凌雪一把抱住山童,说道:“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对不对?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山童抬起肉嘟嘟的小脸说道:“我以前是这里一个猎户家的孩子,我爹经常出去打猎,每天都能带回来好多好吃的东西。”巫凌雪静静地听着,然后问道:“那你娘呢?”山童神色略显暗淡,“我娘打我出生就死了……”

  巫凌雪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歉疚,“对不起啊!我……”山童摇了摇脑袋,“没事的姐姐,我不介意!我也不在了不是吗?嘻嘻!”巫凌雪轻轻抚摸山童的脑袋说:“那后来呢?你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山童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过了许久,千瀚熤忽的惊醒,回头看了看巫凌雪。千瀚熤竟发现巫凌雪在抱着山童,而且还在与他对话,那感觉就像是……妈妈抱着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千瀚熤走到门口偷偷听着里面的对话,始终没敢发出声音。可是千瀚熤的喘息声,却被山童尽收耳低。山童看了看巫凌雪,“姐姐,我要走了!有人在门口偷听!我的秘密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巫凌雪点了点头,说道:“恩!乖!姐姐明晚还等你!姐姐保证,明晚不会再有人偷听了!”山童点了点头,“那姐姐我走了!对了姐姐,我叫小辉!”说完,还不忘轻轻摸摸巫凌雪的脸颊。巫凌雪被小辉那肉嘟嘟的小手摸得很痒,不禁笑出了声音。

  小辉似乎很喜欢这样,也低下头咯咯的笑了起来。巫凌雪看了看时间,呀!都凌晨三点了?巫凌雪对着小辉说:“小辉,你快走吧,再过一会天就亮了!以后姐姐经常陪你,好不好?”小辉晃动着小脑袋点了点头。

  一阵微风吹过,小辉的身影慢慢变淡。巫凌雪微微笑了一下,“这一来,我还睡不着了呢!呵呵……”千瀚熤听到里面只剩下巫凌雪的声音了,原本想要进去,可转念一想,自己还是回去睡觉吧!

  巫凌雪似乎感觉到了千瀚熤要落跑,于是冲着门口说道:“千瀚熤,你给我进来!!”千瀚熤低着个脑袋,一副做错事被人发现了的样子,尴尬的进了屋。千瀚熤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小不点雪啊!你醒了?不再睡一会了?”

  千瀚熤努力的想岔开别的话题,可是……“别说那些没用的,我醒没醒你不知道?我做什么了你不知道?在外面偷听那么久,说吧,我怎么惩罚你?恩?”千瀚熤一副讨好的样子说道:“不要嘛!凌雪你最好了!对不对呀?好凌雪!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巫凌雪生气的一别头,“原谅你也可以,把你那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弄出来我玩一会!”千瀚熤睁大了眼睛,“什么?!这样……不好吧?”巫凌雪看着千瀚熤帅气的面庞说道:“没什么不好的!我看挺不错的!”

  千瀚熤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好吧!只能玩一小会!”说着很不情愿的把两只可爱的小狐狸耳朵弄了出来。巫凌雪伸手一把抓住,又是捏又是揉的弄得千瀚熤哈哈大笑。千瀚熤嘟了嘟嘴,“我怎么感觉我的耳朵变成了你的玩具?”

  巫凌雪嘻嘻一笑,“你才知道啊?谁叫你的耳朵那么好玩啊!看着都想上去咬一口!”说罢,巫凌雪故意舔了舔嘴唇。巫凌雪这一下不要紧,可把千瀚熤吓了个半死,“喂喂喂!别闹啊!很疼的!那可不是吃的!”

  巫凌雪贼兮兮的说:“哎呦!你怕什么啊?!我只是嘴干了舔一下而已,瞧把你吓得!哈哈哈哈!”千瀚熤瞬间小小的鄙视了一下巫凌雪,“喂!我说你玩够没有啊!真的很痒!”巫凌雪狠狠地摇了摇头,“这么好玩的东西,怎么可能玩够呢?”

  千瀚熤看了看巫凌雪,“真是败给你了!”嘴上这么说,可千瀚熤的心里却想,谁叫我喜欢你呢?巫凌雪满足的玩着千瀚熤的耳朵,直到天亮。公鸡打了三声鸣,太阳也渐渐的开始从东方升起。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除了千瀚熤以外,何思琪依旧是最早起来的。起来以后,何思琪走到巫凌雪房门,轻轻的打开门。惊奇的发现,巫凌雪和千瀚熤都在房间里,巫凌雪还正抓着千瀚熤那狐狸耳朵。这一幕不禁让何思琪一顿乱想!

  何思琪站在门口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喂!你们暧昧够了没有啊?改起来做饭了!”两个人同时被何思琪的声音惊了一下,露出了一瞬的尴尬之色。巫凌雪急忙收回手,说道:“哈哈!是啊!做饭了哈!走啦走啦做饭啦!”

  :酷-匠%:网H唯B一w}正w版*,u其EV他:j都+是~5盗=版n-

  千瀚熤也收回了自己的狐狸耳朵,变成了正常的样子。千瀚熤看着前面两个人,说道:“我怎么感觉我像个怪物?”巫凌雪看了看千瀚熤,哈哈大笑了一声,“你不是像个怪物!你是像个狐狸成精!哈哈!”

  何思琪看了看千瀚熤,“我觉得也是!狐狸成精了!”千瀚熤再次感觉到脸上三条黑线,摇了摇头,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面。随着巫凌雪和何思琪做饭的时间,其他人也陆续的起来。“哇!千瀚熤!是不是啊?今天起得这么早啊?”凌天影刚一看到千瀚熤就一番调侃。

  千瀚熤摇了摇头说:“罢了罢了!不说了!说出来都是眼泪!”欧翔宇拽过椅子,坐在千瀚熤身边说:“是不是啊?起来的这么早?为哪般啊?恩?从实招来,快点快点!”千瀚熤摇了摇头,说“还能为哪般?昨晚山童跑到巫凌雪房间去了,我还不是为这个么!”

  欧翔宇看了看凌天影,两个人调侃的看着千瀚熤说道:“是吗?我看,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们可爱的小凌雪了吧?”千瀚熤听这两人着带有戏谑味道的话语,狠狠地瞪了一眼。欧翔宇也识趣的别开了头,不再说话。

  奕寒起来后,看了看这三个人,然后说道:“我看啊,估计不只是喜欢!我说瀚熤啊,你昨晚是不是偷偷跟我家凌雪表妹约会呢啊?”千瀚熤听到这话,瞬间想起了自己在巫凌雪房间那一幕,于是不经意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红晕。

  千瀚熤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我……我才没有呢!”奕寒左右端详着千瀚熤,“既然没有,你脸红什么啊?肯定做贼心虚!我去问凌雪去!”奕寒的话一说完,欧翔宇和凌天影也故意似的,说道:“我们也去!”

  千瀚熤惊慌的一把拉住奕寒和欧翔宇,说道:“别介别介!我告诉你们还不行吗?昨晚山童来了小不点雪房间,我醒来以后就发现了,然后我就在门口偷听,结果被小不点雪发现了……所以……”“所以什么?”三个人齐刷刷的问道。千瀚熤尴尬的挠了挠头,“所以她就玩了我一晚上耳朵……”千瀚熤的话一出口,不禁引得三个人哈哈大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若熙说:

  亲们,让熙儿看见你们的支持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