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放假,巫凌雪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乡下老家去看看了。巫凌雪叫上了千瀚熤等人,跟随着自己的表哥一起回了乡下。刚回到乡下,巫凌雪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看着自己记忆中的一切,美好与伤感同时出现在巫凌雪的心里。

  走在小时候经常走过的路,回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古宅里。看着熟悉的一切,巫凌雪感觉自己似乎从未变过,也从未长大过。刚打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刺鼻的灰尘扑面而来。六个人不禁皱起了眉头,捂起了嘴。

  “小不点雪,你这是有多久没打扫了啊?呛死了!”千瀚熤一边皱眉,一边用手煽动漂浮在空中的灰尘说着。巫凌雪狠狠地瞥了一眼千瀚熤,“大哥,我一直在学校,哪有时间过来打扫啊?要不是放假了,我还不会回来呢!”

  千瀚熤挠了挠头,略显尴尬的说道:“也是哦!嘿嘿……”巫凌雪有一个大大的白眼。何思琪被灰尘呛得咳嗽了两声,说到:“好了好了!快点动手打扫一下吧!不然天黑了就没办法住了!难道你们想睡在灰尘上面啊?”

  何思琪可谓一句惊醒梦中人,此话一出,其余的五个人才想到天快黑了,此刻主要的任务就是打扫房屋!于是,巫凌雪和何思琪就负责起了擦玻璃和扫地的任务,而其余的男生自然是做苦力!

  忙活了整整一下午,天已经黑透了,才忙活完。“啊!累死我了!我说雪儿,来你家一次可真不容易,饭没吃到,还要做苦力啊!”凌天影累的坐在地上,靠着桌子有气无力的说着。巫凌雪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说:“额,我还没买菜呢……来了以后我们就开始大扫除了……所以……”

  欧翔宇听到巫凌雪的话,瞬间感觉自己跌落谷底。欧翔宇看了看巫凌雪,然后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说道:“Oh!MyGod!我亲爱的凌雪啊!那请你告诉我们,我们晚上要吃什么呢?吃蟑螂老鼠吗?天啊!”

  巫凌雪瞥了一眼欧翔宇说:“行了吧你!欧大少!还能让你饿着?我包里都是吃的,足够啦!”说着,巫凌雪就拿过了背包,里面满满一下子都是吃的。看着这些好吃的东西,千瀚熤和欧翔宇不禁口水连连。

  “来来来,这里还有饮料,慢点吃,别噎死你们!你们要是死了,我会把你们送去投胎的!”何思琪打趣的说道。千瀚熤恶狠狠地瞪了何思琪一眼,嘴里塞得满满的,还不等咽下去,“去死啦你!我还长命百岁呢!没那么容易死!咳咳……噎死我了,快给我水……”

  巫凌雪看着千瀚熤被噎到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哈哈!千瀚熤!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水在这呢,你来拿呀你来拿呀!哈哈哈……”千瀚熤伸手够了好几次,也没有够到,面包噎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千瀚熤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奕寒看着千瀚熤一手够着水,一手用力的拍自己的胸脯,笑了一下说:“好了凌雪,快给他吧,别一会真噎死了!”巫凌雪挑了一下眉毛,说:“好吧,看在我奕寒表哥的面子上,给你吧!”说完,就把水递给了千瀚熤。

  千瀚熤打开瓶盖,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食物下去以后,千瀚熤感觉顺畅多了。回头对巫凌雪说到:“你想噎死本大帅哥啊?把我噎死了,不知道世界上要有多少女生觉得可惜呢!”巫凌雪一听这话,与何思琪神同步的做呕吐状。

  千瀚熤也习惯了他们这个样子,不以为然的继续吃东西。几个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吃完了一顿饭,随后就各自找地方睡觉去了。或许因为这是自己的老家,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这一夜,巫凌雪睡得格外安稳。

  第二天,巫凌雪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巫凌雪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这个自己住过多年的小屋,只觉得心里别是一番滋味。巫凌雪穿好衣服,懒懒散散的走出房间。咦?其他人都去哪了?

  巫凌雪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桌子上早已有了一桌子饭菜,巫凌雪只得自己坐下吃饭了。吃完饭巫凌雪收拾了一下屋子,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时间接近正午了,千瀚熤等人才回来。

  巫凌雪刚要问他们去哪里了,就被千瀚熤一把拉住,巫凌雪疑惑的问:“怎么了?出事了吗?”千瀚熤郑重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发现……木魅了……”巫凌雪睁大了眼睛,问道:“木魅?那是什么啊?”

  欧翔宇走到巫凌雪身边,解释道:“木魅,又叫树魅是指一种有灵魂居住的树。外表与普通的大树差不了太多,但是如果把这棵树推到或弄伤,这个人乃至整个村子都会遭殃。这种树一般生长于墓地,木魅这种是百鬼榜上的一个不算是很厉害的鬼。木魅经常把鬼魂吸到自己的体内,被吸进去的鬼魂因为得不到自由,时间长了还会变成厉鬼,永不超生!”

  巫凌雪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嘴都快要合不上了。巫凌雪说:“别跟我说你们就是发现了这个东西……?”何思琪点点头,“是啊,最近好多人家都说自己过世的亲人给自己托梦,说自己过得很辛苦,被一颗大树吃进肚子里面了。”

  巫凌雪有些难过的噘起嘴,自言自语地说到:“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不是也被他吃到肚子里面了……”凌天影走到巫凌雪身边说:“放心吧,他们肯定已经投胎了,不会在被吃到肚子里面的!”

  巫凌雪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我父母经常给我托梦,说他们没办法投胎,他们说他们过得很辛苦……”奕寒看着表妹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担心。奕寒一手摸着巫凌雪的头,一边说:“放心吧,会找到的!对了,你可以问问冥君啊!”

  奕寒此话一出,巫凌雪像是触电一般,睁大了双眼问奕寒说:“你都……知道了?”奕寒点了点头,“他们都告诉我了,你个傻孩子,你从小就那样,你说这些我也不会不信你啊!再说这是造福人的事,没必要隐藏!”

  巫凌雪低着头,弱弱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奕寒表哥……”奕寒摇了摇头,说:“傻丫头,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理解你!”巫凌雪微笑着点了点头。奕寒靠近巫凌雪的脸,附在耳朵上说:“我看千瀚熤着小子挺不错,他们这帮人你喜欢谁啊?”

  酷C●匠(网DQ唯!p一H正?版J…,其o他D都S;是盗%版h》

  巫凌雪一听奕寒的话,脸上瞬间升起了一丝绯红。巫凌雪别过头去,“表哥,你说什么呢!他们三个我都不喜欢!”说完,巫凌雪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巫凌雪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冷逸轩。

  我怎么会想起他?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他越来越熟悉?巫凌雪拿着绝情鞭暗自出神,以至于何思琪叫了好几声,巫凌雪也没有听到。何思琪走到巫凌雪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巫凌雪的肩膀,“凌雪!你再发什么呆呢?我们该走了!”

  巫凌雪一下回过神来,“啊!思琪啊!没什么,我在想木魅的事情呢。怎么了?”何思琪看了看巫凌雪手上的绝情鞭,不细问心里也了然了。“我们该走了!要去墓地看看那个木魅了!”巫凌雪点了点头说:“哦,知道了!”

  巫凌雪收好绝情鞭,随后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去了墓地。村子不大,几乎所有人家死了人,都会埋在这里。所以,并没有其他的墓地可以查询的。到了墓地以后,巫凌雪四周看了看,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千瀚熤拿着罗盘四处走动,巫凌雪好奇的一棵树一棵树拍着。千瀚熤一连走了四五圈,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根本就没有啊!就算有木魅,白天的时候也能查到它的位置啊!”何思琪看了看周围说:“要不我们先回去,晚上再来看看吧!”

  千瀚熤等人点了点头,刚要走,巫凌雪一声大喊惊到了所有人。奕寒快速跑到巫凌雪身边问道:“凌雪,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巫凌雪说:“不对劲!你们从那边的树开始往这边查,总共21棵树。但是从这边往那边查却变成了20棵树!”

  千瀚熤摸了摸树,说:“木魅的障眼法!这样,凌雪,思琪,你们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相对着差这棵树,查到第十颗的时候就停下别动!”巫凌雪与何思琪站好了位置,一起开始查树。

  一颗,两颗,三颗……十颗。查到第十颗的时候,巫凌雪和何思琪双双停住步伐。两个人一起抬头,却发现两个人摸着的根本不是一棵树。凌天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天啊……这么诡异?这家伙这么厉害吗?”

  千瀚熤紧皱着眉头说道:“难怪,罗盘查不出所在,它混在这些树中,更是难以分辨。看来只能等到晚上了!小不点雪,你去找冥君借个死刑小鬼,用来引木魅出来!”巫凌雪点点头,“嗯,一会我就用绝情鞭找冷逸轩去。”千瀚熤感觉自己的头上出现了三条黑线一般,摇了摇头。心想,八成也就这丫头敢这么叫冥君,还不会让冥君生气!真的无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若熙说:

  由于之前有事情耽误了更新,所以熙儿这次特意加更一篇,各位宝贝们不好意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