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凌雪一路上紧皱眉头,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却走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巫凌雪进了家门,毫无目的的凭着双脚的带动向前走着。不知不觉间,巫凌雪竟然走到了和冷逸轩初次见面的地下室门口。

  巫凌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进还是不进?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进去?却不知道会不会还有那么一扇门能看见他,看见了又要说些什么?不进?可自己的潜意识却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巫凌雪在门口不断地徘徊着,纠结着自己的想法和内心。

  巫凌雪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如其所愿,她看到了那扇门,那扇链接着阴阳两界的门。巫凌雪打开门走进去以后,却没有见到冷逸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想见到他跟他诉苦?可是,刚开始谁都会苦啊!还是就只是单纯的走错了方向?巫凌雪自己都不知道。徘徊了许久,也逗留了许久,巫凌雪才迈着失落的步伐准备离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等待一个人的时候,总是都已经打算离开了,他才会出现。

  是老天在捉弄自己吗?巫凌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冷逸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冷逸轩看着面前这个满脸不开心的小家伙,走近她摸了摸头:“怎么了小家伙?遇到什么不开心了吗?怎么还愁眉苦脸的啊?”

  巫凌雪摇了摇头说:“没事,我先走了……”冷逸轩一把拉住巫凌雪,“没事的话,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该不会是过来看我吧?”听到冷逸轩略带戏谑的话,巫凌雪竟然说不出话。暗自在心里想着,除了这个解释,似乎没什么更合理的了吧?

  可是自己本意并不是要来看他啊,我只是不知不觉得走到这里来的啊?说了他也不会相信吧!巫凌雪转身对着冷逸轩,低落的开口说道:“别想得那么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了。李晓枫叫我明天只身一人不带法器去找他,他才能告诉我他临死之前的事情……可是我要是这么做了,千瀚熤他们又会很生气……我……”

  说着说着,不知何时巫凌雪的眼眶里竟充满了泪水。冷逸轩看着眼前着可怜的美人儿,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痛。是因为她太像她了吗?为什么她的一举一动,都和她那么像?那楚楚可怜,那直来直去无所畏惧的样子。一切的一切,她们都是那么相像。

  冷逸轩还在自己的思考当中,忽然一股力量扑到了自己怀里。冷逸轩回过神低头一看,巫凌雪正紧紧的保住自己,不断的啜泣。冷逸轩也不知不觉的用手环抱住了巫凌雪,任她哭泣,任凭她用泪水把自己的衣服打湿。

  两人就这样相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巫凌雪终于停止了哭泣,缓缓地抬起头。抬起头后,映入眼帘的,是冷逸轩那张英俊帅气的面孔。巫凌雪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急忙抽离了冷逸轩的怀抱。

  因为自己一时压抑不住的情感,而抱住冷逸轩哭泣,还打湿了他的衣服。巫凌雪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巫凌雪抽离冷逸轩怀抱的那一瞬间,冷逸轩感觉心里有些空空的,可还是把手放了下去。

  冷逸轩眼带笑意的看着巫凌雪说:“怎么样?好多了吗?明天你放心的去吧,没事的,不会有人怪你的!”巫凌雪面带绯红轻轻点了点头,弱弱地说:“那个……把你的衣服弄湿了……你脱下来我帮你洗了吧……”

  冷逸轩摇了摇头,“没事,不用的。你开心就好了!行了,我走了,冥界还有事要我处理。你下次要找我就敲三下门就行了。”巫凌雪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冷逸轩离开。可谁料,冷逸轩刚回冥界,就被伊恩好一顿玩笑。

  巫凌雪走回房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原来,做幽冥使者要这么难啊?早知道当初应该问清楚我在签,唉……第二天一大早,巫凌雪就让哥哥帮自己请了个假,这几天一直没好好休息,精神有些恍惚。

  一觉睡到晚上,抬头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自己怎么这么能睡了?起床洗漱一番,穿好衣服准备一会去找李晓枫。午夜总是漫长的,哪怕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巫凌雪看着电视,消磨着时间。

  当~当~当~墙上的钟表响了三声。巫凌雪站起来关了电视,穿上鞋子奔着学校出发。可能是急于弄清事情的真相,所以,巫凌雪走的比平时快了很多。短短十分钟就到了学校的树林,而李晓枫也早已在这里等待巫凌雪了。

  巫凌雪有些歉疚的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李晓枫出奇的带着笑容,摇摇头说:“没事,我也刚来不久。男生早到等待女生是一种绅士的行为,不是吗?”巫凌雪被李晓枫的话逗笑了,“我什么都没有带,你可以告诉我,你临死前发生的事情了吗?”

  李晓枫点点头说:“我有一个要求,你满足我,我就告诉你!”巫凌雪微微噘着嘴,“什么要求啊?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肯定答应你!”李晓枫笑了笑,“你可以的,只要你不把我丢进地狱,让我直接投胎。我就把一切的事情告诉你!”

  巫凌雪低头思考了一番,说道:“好吧,我会尽量帮你的!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吧!”李晓枫深吸了一口气,阐述到:“我记得那天我在图书馆看书,看到了很晚,等临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于是,我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

  “这个树林是通往男生宿舍的必经之路,再加上天色很晚,所以,我走得比较慢。刚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听到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刚一回头,便被一个东西击中了头部,我就昏了过去。等在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很轻。”

  “我看到我的父母在我的尸体旁边哭,不管我怎么叫他们,他们都听不到。我想拍拍他们,可是,手竟然从他们的身体上穿了过去。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已经死了……我一直不知道是谁害死我了。为了能看到我的父母,能跟他们说话,能触碰到他们,我只能不断地吸食别人的魂魄。才能拥有暂时的真实感。”

  听李晓枫阐述完自己的经历,巫凌雪感觉面前这个杀过人的鬼,是那么的可怜。或许每个鬼的心里都有苦衷吧?巫凌雪调整一下情绪,说到:“那你感觉出是什么打中了你吗?你还认得那个人的声音吗?”

  李晓枫摇摇头,“我不知道……巨大的疼痛感令我瞬间昏迷,根本无法感觉其他的。虽然认不出那个声音,不过,因为我怨气较大,只要他出现在我的身边,我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我相信,他的身上一定溅上了我的血,因为那个声音离我是那么近。”

  ,看r正7*版章J节上酷匠j网◎

  巫凌雪点点头,说:“晓枫,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个凶手的!不过,你要答应我,找到他,不要杀了他。请让法律去制裁他!不然的话,你可能真的要去地狱受刑了……”李晓枫点点头说:“这点我明白!我不会那么冲动的!”

  第二天,巫凌雪把自己从李晓枫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千瀚熤。千瀚熤虽然心里有些生气,可也没有说什么。五个人商量着,怎么能让李晓枫找到杀害他的人。冥思苦想一下午,直到快放学,五个人还是一筹莫展。

  “怎么办啊?这样下去根本不行,想找那个凶手,除非是李晓枫自己!”何思琪苦恼地说。千瀚熤摇摇头,“说得容易,我们总不能把全校所有人都抓到那里去,等着李晓枫去找吧?”巫凌雪听到千瀚熤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千瀚熤看着巫凌雪跑出去,大声问道:“小不点雪,你干嘛去?”得到的是巫凌雪头也没回的说:“帮我请下假!我有事!”说完,巫凌雪一路狂奔,跑回了家。进了家门,来不及换鞋子,巫凌雪就跑向了地下室。

  巫凌雪看着那扇自己进过两次的门,轻轻地敲了三声。冷逸轩打开门,疑惑的看了看面前气喘吁吁的巫凌雪。冷逸轩问道:“怎么了?怎么跑得那么急?”巫凌雪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冥君,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冷逸轩知道,除非是真的需要帮忙,不然,巫凌雪是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的!冷逸轩问道:“什么忙?你说吧,我能帮就帮!”巫凌雪开心的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冤鬼是不能离开自己死亡的地方的,对吗?”

  冷逸轩点点头,巫凌雪继续说:“但是,即便不知道是谁杀死了自己,可也能感应出来那个人对吗?”冷逸轩依旧点头没有说话。巫凌雪因为激动下意识的抓住冷逸轩的手臂,说:“那可不可以请你帮李晓枫暂时离开他的死亡地?让他去寻找他的仇人?”

  冷逸轩惊了一下,这丫头这么急匆匆的跑来,是为了求我办这件事?冷逸轩深吸一口气,说:“这怎么可以呢?这是不符合规矩的!若每只鬼都这样的话,岂不大乱?再说,如果他乘着这个机会跑了,到处害人又怎么办?”

  巫凌雪急的快要哭了,抓着冷逸轩手臂的手更加用力,“一切的责任,一切的后果,我一人承担还不行吗?求你了!”冷逸轩看着巫凌雪微红的眼睛,心里竟是一痛。虽然这么做很不保险,可是,谁叫她偏偏长了这么一张脸。

  无奈之下,冷逸轩点了点头。巫凌雪开心的笑着,拿着冷逸轩给她雨伞急匆匆的跑去了学校。到了学校,学生还都没走呢。巫凌雪和其他四个人到树林,在李晓枫最后断气的地方念动咒语。

  李晓枫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收进了雨伞里。巫凌雪对着雨伞说:“晓枫,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如果你感觉到杀你的人,你一定要告诉我们!”李晓枫应了一声,说:“谢谢你……雪……”巫凌雪拿着雨伞挨个班级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若熙说:   在这里熙儿感谢那些阅读我文文的朋友们,谢谢各位宝贝体谅熙儿。   冷逸轩:熙儿,把我好好写这啊!下部小说你给我当女主角!   巫凌雪:你想死啊!?   「捂脸」熙儿还有事,继续码字去了……你俩慢慢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