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芊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的床边放这一封信。她打开信封,信里写着:你叫巫凌雪,18岁,自幼父母双亡。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十二岁时被表哥家领回抚养,现在是莱斯学院高一三班学生。

  继续往下看,无非就是说表哥家里的一些情况,学校的情况。还有什么自己有阴阳眼啊,经常见鬼啊什么的。也不知道这封信是谁放在自己床边的?等看到最后的时候,却发现信件最后的落笔署名竟然是巫凌雪!

  天啊!这竟然是我自己写的信!再继续看最下面的一行字:我有双重人格分裂症,如果病情严重,可能会忘记自己的一切,写下这封信留以备用。一瞬间,似乎所有记忆都涌现在脑海一般。

  忽的,她想起了一切。对了,我叫巫凌雪,我有人格分裂症。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中出现。巫凌雪揉了揉疼痛的脑袋,想下地走走,却听到了敲门声。“凌雪,你醒了吗?我可以进去吗?”

  这是表哥的声音,巫凌雪揉揉脑袋,对着门口说:“表哥啊?我醒了,你进来吧!”话音落下,一个帅气的男子轻轻打开门,走了进来。巫凌雪皱着眉头说道:“表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男子看了看巫凌雪说:“我都说多少遍了?别总表哥前表哥后的!我都叫你凌雪了,你就叫我奕寒就好了么!”巫凌雪挑着眉极其敷衍的说:“好啦好啦,知道啦!奕寒表哥!什么事情啊?”

  奕寒揉了揉巫凌雪的脑袋说:“没什么事情,饭做好了叫你吃饭,一会还要上学去呢。”巫凌雪眨眨眼睛说:“哦,知道了,头好痛啊。”奕寒听到巫凌雪说头痛,便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没事吧?你的病最近有没有发作啊?”

  巫凌雪摇了摇头,说道:“我的病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只是今天起来后我有一瞬间好像是……失忆了,不过现在好了,就是还有点头痛。”奕寒听到,急忙说道:“什么?!失忆?!你没开玩笑吧?”

  。^酷-(匠网0{永久免:g费3看xc小&说

  巫凌雪狠狠地给了奕寒一个大白眼,说道:“你看我的样子像不像开玩笑啊?都快痛死了!”奕寒把手放在巫凌雪的头上,轻轻揉按着说道:“怎么样啊?好点没有?一会吃点东西就好了!”巫凌雪拿下奕寒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没事,我们去吃饭吧,省的一会还要火急火燎的去上学!”巫凌雪说完就拉着奕寒下了楼。吃过饭,巫凌雪和奕寒都换上了旱冰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上学。对于巫凌雪这种人格分裂症的人来说,上学简直就是痛苦的煎熬。

  继续硬撑了一整天,终于是熬到了放学。两个人回到了家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由于奕寒的父母常年在国外打工,所以巫凌雪和奕寒的所有花销也都是按月打来的。因此两个人对于什么时候回家也没什么固定的概念。

  好不容易熬了一整天,回到家里吃过饭,巫凌雪便早早的躺到了床上。可能是白天的体育课太累了,巫凌雪很快就进入了半睡眠的状态。迷迷糊糊之间,巫凌雪似乎听到了打雷下雨的声音。

  巫凌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果不其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巫凌雪刚要闭眼继续睡觉,一个突如其来的响雷把巫凌雪惊了起来。巫凌雪轻轻的拍了拍胸脯,心想,吓死我了,这雷还真是够响的!

  巫凌雪无奈的看着窗外的闪电,听着几乎震耳欲聋的雷声,同时还夹杂着雨点淅淅沥沥的声音。突然,她听到房间外的走廊上有塑料瓶掉落的声音。这个声音似乎是被人碰掉时发出的声响。巫凌雪深吸一口气,问道:“奕寒表哥,是你吗?”

  等待了许久,并没有人回应她。巫凌雪心想,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吧?可能是垃圾桶满了,瓶子掉下来了!没事的!没事的!巫凌雪安慰着自己。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呼呜的声音令巫凌雪心里有些不安。

  这场雨下的异常,每个雷都响的霹雳,一个闪电过后,巫凌雪似乎看到了自己床边上站着一个人,虽然只有短短几秒,可她还是清晰地看到了那是一个女人。还不等巫凌雪反应,便又是一个闪电,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床边空无一人,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巫凌雪再次充满了恐惧感,这是她到表哥家以后,一直没有再出现的恐惧感。她紧紧地抱着被子,蜷坐在角落里。雷声越来越响,雨越下越大,最终巫凌雪忍受不住恐惧的侵袭大声的喊了出来。

  尖叫过后,巫凌雪朦胧之间感觉似乎有一双手在牵引着她去什么地方。雷声依然夹杂着雨声,冥冥之中巫凌雪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召唤她。巫凌雪顺着声音的来源慢慢的走去,偌大的屋子里只有雷雨的声音充斥在耳朵里。

  巫凌雪到了客厅想要打开灯,却发现已经停电了。无奈之下巫凌雪便摸黑在抽屉里寻找手电,可是翻遍了抽屉也没有找到。巫凌雪皱着眉头疑惑的说:“不对啊!我记得我明明把手电放到这个抽屉里了啊?怎么会没有呢?”

  巫凌雪刚想叫表哥,一转身发现桌子上放着两个烛台。巫凌雪一拍脑袋,心想自己可也够笨的,桌子上不是有蜡烛吗!巫凌雪拿起火机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有了微弱的烛光以后,巫凌雪感觉自己似乎也没那么害怕了。

  声音还在继续,巫凌雪手里紧握着烛台,继续向着声音的源头走去。一路走来巫凌雪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地下室传出来的。这明显不是表哥的声音,那会是谁在里面?虽然从小到大自己都能看见那些东西,可是巫凌雪的心里还是不免的害怕恐惧。

  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巫凌雪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进去看个究竟。巫凌雪伸手去推门,稍显老旧的门由于不长开动,发出刺耳的吱呀声。这种声音本来不可怕,可是在雷雨交加的这诡异的夜里,却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打开门的一瞬间,一股阴冷刺骨的阴风扑面而来。巫凌雪把蜡烛靠近自己,一边挡着风,一边护着蜡烛不被熄灭。风渐渐的停了,巫凌雪一边怀着心里的疑惑一边慢慢的走下楼梯。下了楼梯后,声音也戛然而止。

  巫凌雪用蜡烛照着不大的地下室,她看到自己正对面的墙上有一道门。不对啊!自己曾经来过一次地下室,她清楚地记得,地下室的那面墙上根本就没有门!那这道门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

  巫凌雪观察着这道门,门是复古的样式,像极了以前皇宫里的。门虽然给人感觉已经很是老旧了,可上面却一丝灰尘都没有。巫凌雪刚想伸手触碰这扇门,门却自己打开了。一道刺眼的光随之而来。

  巫凌雪慢慢的适应了这个光线,走进门去。巫凌雪进了门,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密室。巫凌雪走到屋子的中央,一束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巫凌雪有些排斥的眯着眼睛,这时,一男一女两个人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

  巫凌雪感觉这个女人很眼熟,清澈的双眸,一席黑裙……等等!这不就是曾经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人嘛?难道我还在做梦?还是说,以前的本就不是梦?女人微微的笑笑,一如既往不动嘴唇的说道:“看来你还记得我!”巫凌雪已经分不清这时在梦境还是现实了。

  巫凌雪只看见男人手一挥,便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很多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慢慢的,巫凌雪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巫凌雪的双眼再无波澜,绝美的脸庞上也没有任何一丝表情。

  巫凌雪缓缓开口说道:“叫我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男子帅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迟疑,随之而来,男子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男子玩味一般看着巫凌雪说道:“短短一日不见,你竟变得如此冷漠?”

  巫凌雪看了看男子,然后回到原本的视线说道:“我变得如何与你无关,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我没时间跟你在这浪费!”男子点点头,随即说道:“我是冥君冷逸轩,她是梦魇伊恩。今天来找你,便是要你签下契约。”

  巫凌雪疑惑的问道:“契约?什么契约?”对于巫凌雪的疑惑,冷逸轩并不奇怪,他继续说:“当初梦魇代替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即选择了生,那你以后便是冥界的使者,所以要签订百鬼契约。”

  巫凌雪看着冷逸轩手里的契约,很随意的便签上了巫凌雪三个字。冷逸轩疑惑的看着巫凌雪说:“别人都会先问好再签名字,你……这么随意的就……?”巫凌雪却不以为然的开口说道:“无非就是抓鬼什么的一些烂事,用不着问。”

  巫凌雪淡漠的口气引起了冷逸轩的注意,让他着实感觉这个女孩似乎很不一般。伊恩则是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巫凌雪。巫凌雪见二人都没有说话便问:“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走了。”冷逸轩点点头,说道:“你是该回去了,有时我会找你的。”

  巫凌雪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说道:“对了,麻烦您老人家以后找我别这么大费周折了,弄得这么恐怖没必要,直接找我就行了!”冷逸轩对着巫凌雪的背影应了一声,随后,那许久未曾笑过的面容上却如冰山融化般有了丝丝笑意。

  伊恩看着冷逸轩说:“冷漠如冰的冥君竟然也会笑?难不成喜欢上这丫头了?”冷逸轩听到这话表情瞬间回到从前,说:“你在胡说什么!是想去阿鼻地狱待待了?”伊恩听到这话忙用手捂住嘴,不在多语。冷逸轩看着巫凌雪走远的背影说道:“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凌若熙说:

第二章奉上,求好评……求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