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货。”

大叔提起那个生物的尸体,另一只手拿出了打火石,对准地上的一截干木棍。

“嚓嚓。”

微弱的火光下,还是能够看清眼前的生物,正是一只金鱼,不过浑身紫色,身体上七零八落地分布着几块血痕,另外就是它的牙齿,锋利不说,还密密麻麻的排了上下两行,光是看看,就让人感觉特别痛。

大叔拿起打火石,点燃了紫鱼的尸体。

我长舒了口气,手臂上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但却留下了一处并不算很显眼的疤痕。

“唔,我堂堂空子居然被金鱼咬成这样,真是耻辱...”

大叔白了我一眼。

“打仗的时候就得时刻保持警惕,像你这样心不在焉的状态说不定一会还会有兔子什么的过来咬......诶呦我擦!”

  )更新…最快“上%s酷匠W网

大叔正在给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一道黑影便是直接,迅速地扑到了他的脸上。

我虽然很想笑,但是还是掐着大腿强忍住了,

扑在大叔脸上的,是比刚才的金鱼大一点的生物,我忽然感到有点眼熟。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是兔子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清是什么生物之后我瞬间忍不住了,完全不顾会不会引来其他怪物,就直接指着大叔狂笑。

“擦....块....就我!”

大叔挣扎着,双手死命的抓着脸上的兔子,无奈兔子如同沾了502胶水一般死死粘在大叔脸上,用爪子朝大叔脸上死命招呼。

我也是立马止住了笑,抄起血腥屠夫便是朝兔子来了一刀。

“呼~呼~嗷!”

兔子尸体瞬间被大叔扔飞,不用任何思考,我完全能理解大叔此时的心情。

打脸,活生生的打脸。

“嗷~我的脸啊。”

大叔一脸苦逼的摸着脸,几道交叉错杂的血印清晰可见。

“唉,那句话咋说来着,装逼遭雷劈?”

我边调侃着大叔边递给他一瓶药剂。

“........”

大叔只能无语地看着我,一脸苦逼的喝下药剂。

历经一番折腾之后,我和大叔一致认为这里不能呆了,便是战略转移,朝东边再走了一点。

“今晚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咱俩居然被小动物虐成这鸟样...”

大叔摸着脸苦逼地吐槽。

也是,这种事必须得烂在肚子里,要是泄露了,我和大叔的颜面....不敢想了。

我和大叔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又走了不过几百步,周围的丛林植物愈发茂密起来,交错生长的藤蔓攀附着高耸入云的丛林木,底部则生长着不计其数的蕨类植物。

我和大叔用手里的血腥屠夫开辟了一个道路,

“小心点,这里的环境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特别好。”

大叔一边挥动着血腥屠夫一边提醒我。

“哦....诶,这种果子,以前怎么没见过呢?”

我应了一声,便是在微微抬头的余光中瞥见了树上的果实。

果实挂在丛林木的顶端部分,通体椭圆,果实的颜色也被刚过苍穹中央的血色之月染成了血红。

“哦?你说它啊,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可可果了,把它采摘下来,能做成可可豆的。”

大叔顺着我的眼光看去,很快也是得出了答案。

“那我就去摘两个。”

我收起血腥屠夫,缓缓走到树的跟前。

树虽然很高,但整个躯干都被藤蔓缠绕,稍微小心点,爬上去不是什么难事。

“嗯,小心点。”

顺着藤蔓,不到两分多钟就爬到了顶端的部分,我顺势抓住一枝比较宽大树干,旋即上去,总算是稳住了身子。

我松了口气,缓缓蹲下,一只手伸向不远处的一颗果实。

“啪~”

只是轻轻一摘,果实便到了手中。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树干上摆放的可可果已经有一大片了。

刚准备下意识地放下包裹,却一下看见了腰间别着的空间包裹。

“对了,这玩意还没怎么用过呢。”

我也是有些惊喜,毕竟这个玩意可不是一般的逆天,商人老爷爷说过,这玩意装进去几十吨矿物到处跑都不成问题。

我把可可果一捧捧缓缓倒入包裹,结果足足装了有一百多个,包裹硬是没有一点凸起的迹象。

“真是流弊....”

我不由得感叹。

起了身,我习惯性地眺望了一下四周。

“嗯?!那里是....”

我的目光瞬间被一个地方锁定,

“怎么了?空子?”

大叔看我不对劲,便是喊了一声,旋即也是朝树上爬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