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win7安装盘么....?”

拿起两片黑不溜秋的光盘,尽管血月笼罩,但是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两个光盘黑色的的边缘。

“这玩意叫CD,放音乐用的。”

大叔接过光盘,端详了一下,直接得出结论。

“哦,不过苦力怕居然掉这玩意也真是够神奇的。”

苦力怕这种怪物在我的印象中应该只会掉一些火药之类的易燃易爆物品,可是如今却在我和大叔眼皮子底下爆了两张CD。

“其实一般情况下它也是不会掉落CD的,只有当它被骷髅射死的时候,就会掉落一张随机的CD唱片,像这两张CD,就是其中的两张。”

我这才看清两张CD的中央都有不同的颜色,貌似一张是红,另一张是绿。

闲暇的聊天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收起两片CD,我和大叔又是很快就投入了战斗。

怪物的类型并没有太多变化,大多数都是以前见过的,只是比如僵尸的奔跑速度变得比以前快了许多。

一阵短暂的战斗过后,四周竟然莫名奇妙地安静了下来。

地上只是七零八落地躺着一些怪物的尸体,除此之外,就是一片寂静。

“嗯?”

我不由得诧异,如此寂静看来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最新$章2节上酷JQ匠;~网=J

“咚~”

很快,不远处就传来一声清脆的液体落地声。

“咚~”

很快又是接着一声。

“咚~”“咚~”

四周竟出现了越来越多这样的声音,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竟在血红的夜幕下愈发清晰。

“什么东西...”

我和大叔环绕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卵东西。到是周围的地面上,多出了一片片液体滴落过的痕迹。

“嗷~”

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我瞬间感到背后被猛一撞了一下,冲击力虽然不大,却还是让我险些站不住脚。

“擦,空子,没事吧。”

大叔赶紧拉了我一把。

“没事,周围有东西盯着咱俩,肯定不止一个,小心点。”

我喘了口气,重新提好剑环绕四周。

刚才的撞击虽说来的突然,但由于我没有穿任何护甲,还是能清晰地感到撞击我的东西,是一个十分不规则的物体,还十分冰凉,同时好像还有点柔软。

“.......看见了!”

大叔直接跃起,对准就是一刀,我从地下也能明显地看出大叔此刻对准的那个物体,漂浮在半空中,浑身极不规则,还不住的从身子下端朝地面滴落液体。

“真恶心...”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忽然感到耳旁又是刮过一阵微风。

“食翔去吧!”

我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对准一个方向便是挥动星辰之怒,

“哗啦~”

伴随着肢体被撕裂和液体落地的声音,一个怪物再次扑街,我接着回头,两只同样的怪物又是趁我不注意准备偷袭,没等它们靠近,就已经淋上了致命的血雨。 两个怪物淋上血雨,便是停止了行动,看着自己逐渐被腐蚀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四处乱撞。

“嗡~”

怪物解析大全又是亮了起来,应该就是刚才那个怪物的信息。

说起怪物解析大全,一直以来都只顾刷怪什么的,没有好好钻研过书中的内容,这几天有时间了一定要好好看下。

不知不觉间,血色之月已经爬上了苍穹中央。站在大地之上仰视,血色光芒的普照下,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愈发诡异起来。

“唔,看来已经半夜了。”

大叔从一只僵尸的尸体上拔出血腥屠夫,旋即和我一样把视线投向了苍穹之上。

“嗯,不过咱俩一路打打杀杀的,跑的未免有些远了。”

我收回视线环绕四周,隐隐约约能辨别出这是远离家几乎两千米的丛林地带。

“呃,这个湖看上去真恶心....”

不远处就是之前在家里三楼看到的那一片血湖,此时距离我和大叔不过只有五十多步。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这么诡异的血湖,就算是心理素质再高的人也难免犯怵啊....

“呃,咱先在这歇一会吧,至少湖里刷不出来什么奇葩的怪物。”

大叔便是提议道,接着就是倚着湖边的一棵树缓缓坐下。

战斗了大半夜,我自然也是有些疲倦,便是和大叔一样找了棵树倚着。

周围很静,晚上的风也不是特别大,偶尔只有一股微小的气流掠过脸颊,带来的只是湖面微弱的水流拍打声。

掀开怪物解析,发光的那一页上记载了刚才怪物的所有信息。

“滴落者...”

我只是看清了它的名字,其他的数据借着缥缈的红色月光也是根本看不清,早知道出门带俩荧光棒什么的了。

“啊呜!”

“卧槽!”

正发着呆,我忽然感到手臂被某个东西猛咬了一口,撕心的痛楚感瞬间袭涌全身。

“我擦,咋滴啦?!”

大叔听见我的惨叫直接打了一个激灵,旋即便是抄起血腥屠夫朝我奔来。

我抬起手臂,上面死死的挂着一个生物,只看外形居然有些像金鱼,如果不是稍微有点知识的话我差点就特么相信金鱼会咬人了。

咬的手臂恰好还是我拿剑的右手,剧烈的疼痛感完全不可能允许我再次拿剑,我只好铆足了劲用左手朝它的身上狠打了一下。

“呜呜~”

结果打了一下却基本上没有起到什么卵用,那只生物还是死死的咬着我的手臂,我简直如同日了哮天犬,如果在这么下去,右手非得废的一塌糊涂....

“刷~”

正在我要死要活之时,手臂上沉重的感觉瞬间消失了,大叔正站在面前,检查着我的伤口。

“我去....这么狠。”

大叔很快从包裹里拿出治疗药剂,喂着我喝了两口。

“什么玩意咬我,我要把它碎尸万段.....”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右手上的疼痛感逐渐减轻,但刚才那种皮肤被撕裂的无比疼痛还是让我一阵后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