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并不是直接融化的,血雨滴到它身上,本来只是一小片血红,逐渐缓缓扩散开来,伴随着血红色的扩大,血爬虫身上的皮肤随之被溶解,甚至连一丝气体都没留下。

还不算完,血爬虫意识到自己完蛋了的时候,已经淋了差不多十几秒的血雨了,身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红色。

终于,伴随着血爬虫的挣扎,血色雨点直接把它融化,原地甚至连它的一个关节都没留下。

“这么残暴?”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雨云魔杖,又看了看化成血水地血爬虫....

大叔之前也只是一直听说魔法武器,并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居然这么轻易地获得了一把,还这么流弊。

“既然这么吊,咱们就再砸一个吧,说不定还会出来另一个神器呢。”

大叔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

我放下法杖看了看,没想到大叔指的地方又是一颗恶魔心脏..

“且慢,砸第三颗最好还是谨慎一点。”

我边朝大叔说边翻开了怪物解析,把关于恶魔心脏的那一页呈到了他面前。

“足够实力?”

大叔看了一遍随即皱了皱眉头,

“他说的只是足够的实力,却没有具体说要到哪一步,如果实力不够的话,等等...难不成??....”

我和大叔同时睁大了眼睛,随之同时说:

“砸碎三个心脏能召唤克苏鲁之脑!”

我擦,看来现在可以确定了,召唤克苏鲁之脑的条件我们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进血地之前向导妹子就提醒过我和大叔提起过克苏鲁之脑,可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克脑就特么要出来了....

“唔...现在意识到这一点还不算晚啊,至少这货还木有出来。”

我也是松了口气,万一刚才一个鸡冻砸碎第三颗心脏让克脑轰一下出来,万一它的实力完全凌驾于我和大叔之上,那不就完蛋了....

“现在看来,当初砸第一颗时候的压抑感就是对我们的提醒...不,是警告....”

  EB更#新K最快PY上1S酷H@匠网S#

大叔意味深长的看着第三颗心脏,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大叔风格的人都是这个时候最有魅力....

“那现在怎么办,撤退么?”

我也谨慎地看着第三颗心脏,生怕那诡异的血红忽然破裂,渲染出的是一个恐怖的巨型脑子....

“呵呵,撤退已经没用了,你看魔镜成什么样子了。”

大叔淡淡笑了笑,看了看我腰间的魔镜。

“什么?我擦嘞!”

我又是想骂街,原本天蓝色,闪着荧光的镜面此时居然攀附上许多血红色触手,诡异的血红色遮盖住了蓝净的镜面,勾勒出的只是绝望与恐怖。

“连后路都给我们断了,真卑鄙,艹!”

我不由得骂了一句。

“指定规则的人心机真深啊,利用人贪婪的本质让人在这里越陷越深,砸的越多,克脑也就越强大,武器最后还是会被留在血地,而人也一个都走不出去...”

大叔缓缓解释道,刚才他也是有些心急,一下砸了俩,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

我和大叔都沉默了,盯着心脏一动不动,

诡异的红光伴随着扑通扑通的跳动声闪现,偌大的血地地下洞穴充斥的只有心脏跳动的声音与我和大叔的呼吸声..... “后悔么,空子。”

许久,大叔才缓缓开口,

血地下很暗,看不清大叔脸上的表情。

“有....有什么后悔的?”

说实话,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现在面对的未知的敌人,甚至是死亡。

“咳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准备好血瓶吧。”

大叔脸上多出了一丝释然的表情,接着便是说了一声,

“血瓶?”

我怔了一下,立马明白了大叔的意思。

“你难道是准备....拼了么?”

“废话,要不还在这里等死么?”

大叔说罢已经提着铁锤到了心脏旁边,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目前的情况真可谓是山穷水尽,只能冒着生命危险试一试了。

我接着便是迅速从包里翻出了一些药剂,大部分都是血药,还有一部分铁皮,夜猫子什么的药剂。

“准备好了吧,我砸了啊。”

大叔回头看了看我,

我思考了将近一秒,旋即点了点头。

“嘭!!”

铁锤又是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撕裂了心脏,周围的空气变得愈来愈冷。

整个洞穴内闪烁着变幻莫测的黑红色光芒。伴随着诡异的生意更是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我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从现在开始,每一个下一秒都是未知的,必须谨慎对待。

“大叔,接着。”

我翻手扔给大叔几瓶药剂,旋即抽出了血腥屠夫,

大叔立马接到了手里,又重新提起了群星之怒。

洞穴内流转不定的血红色流光缓缓静止,随之向一个地方流去,慢慢地充斥成了一个巨型脑子的雏形。

我和大叔都神色凝重地看着这一幕,看着流光不断流入未成型的脑子的雏形,雏形竟然愈加充实起来.....

............

“嗡~”

向导妹子的脑子嗡了一声,随之空白了将近半秒,端着茶壶的手也凝固在了半空。

“咕噜咕噜~”

茶缓缓溢出茶杯,流到桌面的四面八方。

“呃,兰姐,你没事吧?”

晓柔用左手在向导妹子面前挥了挥。

“啊,没事....”

向导妹子很快反应了过来,朝晓柔笑了笑,然后拿起毛巾擦了擦桌面。本来红润的脸蛋此时居然有些苍白。

“哦,你有事一定要说啊。”

晓柔又是提醒了一下向导妹子。

“哟,俩大美人在谈什么呢,能不能帮我把楼下的两大包货提上来?”

从楼上缓缓走下一个看上去有50多岁的老大叔,一脸眉慈目善的样子,外带一身棕黄色的服装,跟他灰白色的胡子倒是挺配的。

“哼,商人大叔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如果小空和史蒂夫大叔在的话,一定不会让我们干这种体力活呢。”

晓柔噘着嘴很不情愿的看着商人,

“那不是你那两个朋友不在嘛,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们替我搬了,唉,人老了骨头没当年硬朗了,你们忍心看我闪到腰么。”

商人此时又是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哈哈哈,商人大叔好可爱,行行行,我和兰姐帮你搬。”

晓柔也是被商人大叔逗乐了,便是拉着向导妹子一起往门外走去。

“嗯嗯嗯,年轻人就是懂事,多谢了哈。”

商人大叔笑了笑,又是缓缓上了二楼。

“这个商人真有意思,小空和大叔一定会跟他处的很好的。”

“嗯,但愿吧。”

向导妹子缓缓答道,眼神不由得看向了血地的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