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酷《m匠¤网:%唯+一*正1r版‘,其他,Z都是{I盗T版D

  忽然前方金光一闪,就见一个人影挥着金剑,与逃窜的清阳子身形一错,清阳子就停了下来,往前栽倒了下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被人当场斩杀。

无忧子手袖一挥,下面的飓风便立刻消失,原本那一片密密地树林,竟变成了被狂风肆虐过的空地,被飓风中的风刃斩得细碎的树木,跟一堆血淋淋的残尸,就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地上,溶进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无忧子看也没看一眼林中的情形,脚下一动,便飞快地朝着前方清阳子身死的地方而去,很快他到了跟前一看,发现逍遥子正站在清阳子的尸体边,面带悲泣地看着倒地血泊中的清阳子。

无忧子称赞道:“旭儿,干得不错,老夫还以为要追杀这个叛逆,要颇费些工夫呢,没想到你小子却早就躲在暗处,一举将这个叛逆斩杀了。”

逍遥子悲痛地道:“老祖,清阳子师兄好歹也算是我长乐门的支柱,而今就这么斩杀了,不是自断双臂吗?”

无忧子气道:“糊涂,像这种叛徒,杀了是清理门户,否则在关键时刻被他反咬一口,可就是悔之晚矣。”

逍遥子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现在长乐门内忧外患,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此时却内斗消耗自身的实力,将来遇到外敌,又该如何抵挡,同时又想起门内另外几个长老,也都有了叛迹,将来血腥的清理过后,定是长乐门灭门之日。

然而老祖天性薄凉,自己又该如何劝阻呢?

“还呆在那儿干什么,不赶快将这里清理掉,将其余几个老货引来,可就要坏了我的大事。”正当逍遥子在哪发呆的时候,无忧子沉喝了一声,将他从忧虑中拉了回来。

逍遥子不敢担误,立马将地上尸体仔细地搜索了一番,不但收获了几个装法器丹药的储物袋,还在清阳子的手上,发现了一个高级储物戒子,用神识一扫,立马气愤地道:“好个贪婪的畜生,竟然席卷的几亿的灵玉逃跑,今晚如不是老祖,我长乐门就损失惨重了。”

无忧子并未感到惊讶,冷冷地道:“现在你也明白了这些人的本性吧,不过我们还要感谢他们,否则长乐门的灵玉矿早就被人抢了去,这些财物就会成为我敌人之资。”

逍遥子不理门中之事,对于几个长老搜刮的灵玉,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数目,以为他们的贪婪也有限度,没想到人心的险恶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想像,恨道:“看来在对付外敌之前,必须先将门内整顿一番,将他们手中的灵玉全部收缴上来才行。”

无忧子从空中落了下来,拍拍他的肩膀,点头赞许道:“对了,这才是一门之主的该有的气度!”

很快,逍遥子又发起了愁来,皱眉道:“看来老祖必须出关了,否则我还真对付不了那几个长老!”

无忧子摇头道:“不行,现在还不到我出关的时候!”

逍遥子一听,急道:“不行啊老祖,现在长乐门里里外外都被他们把持着,老祖不出关,我真没有把握能够对付得了他们!”

无忧子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旭儿,这么多年的磨砺,你难道还不明白作为一门之主,最重要的便是要建立起自己的威信,我现在还活着,别人畏惧我,可能会暂时听命于你,如果将来我死了,你又该如何面对?”

逍遥子听老祖说得在理,可一想到要对付的都极为狡猾,门内除了自己的几个亲传弟子,根本就没人站在自己这边,凭自己这点实力去对付整个长乐门,谈何容易,然而老祖已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在推三阻四,岂不让老祖寒心。

一时之间,他心中方寸大乱,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无忧子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其实心中又何偿不明白,逍遥子的性格太过懦弱,作为一门之主,缺少了独霸一方的豪气。

可是长乐门中的后辈,就只有他将整个长乐门的利益放在首位,其余之子,不是贪婪成性,就是阴险狠辣,如将长乐门交到这样的人手中,长乐门会更加危险。

逍遥子见老祖半天没有说话,以为他是对自己失望,跪下求道:“老祖,弟子自知对付不了那些人,求你收回我的掌门之位,另择良贤。”

无忧子恼怒地道:“那你倒是说说,门中第二代弟子中,有何人能够执掌长乐门?”

逍遥子回想了一下,门中跟自己同辈的弟子中,现今存世的有二十来人,这二十来人不是投靠了六大长老,就是名哲保身,根本没有人有勇气站出来与六大长老抗衡,一时间不免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无忧子又语气缓和下来,劝道:“旭儿,当年老夫之所以选择了你,就是明白只有你才能将长乐门的兴衰放在第一位,现在正值长乐门生死存亡之季,难道你要退缩了吗?”

逍遥子立马摇头道:“不,不,老祖,弟子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退缩。”

无忧子将他扶起,安慰道:“旭儿,你也不用害怕,老夫也不会真的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而且老夫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计策,不但能将门内的那几叛逆制服,还能将金龙帮的许老鬼引出来,一并解决掉!”

逍遥子大喜,见老祖成竹在胸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安慰他的假话,忙道:“请老祖指点弟子!”

“嘿嘿,你回去之后,可以将今晚的事情大肆宣染一番,就说老夫是如何神勇,一招就将叛逆斩杀,而暗中却去搜罗一些调养伤势的天材地宝,我相信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在那些人的眼中,到时就认定老夫是今晚对敌时受了重伤,而你平日也要表现出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坚定他们心中的想法。”

以逍遥子的聪明,很快就明白了他的计策,却踌躇了起来,问道:“假如老祖受伤的消息一传出来,肯定会引来许老鬼,到时内外受敌,岂不是要置老祖于险地!”

无忧子叹道:“唉!老夫自知时日无多,如果在拖延下去,假如那一天,老夫真的受伤,那才是真正的绝境!”

逍遥子明白老祖这么做,是决意要破釜沉舟一次,虽说老祖的法力比许老鬼要深厚一些,可许老鬼正值壮年,动起手来,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如果老祖发生什么意外,到时凭自己的实力是绝对无法保全长乐门。

逍遥子正要劝他,无忧子却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此事就按我说的办,不管谁像你打听老夫的真实情况,你都千万不要透露出去,因为现在除了你我,谁都不能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