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专心致志地洞内采挖,很快就又到了集合的时间,这两年来他在洞内表现得极为低调,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风头,偶尔还会故意少缴一些灵玉,出外面接受惩罚。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跟他一块进来的那些矿工,经常会遇到运气不好的时候,采不够门内要求的数目,所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便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去外面接受惩罚。

  洞外的惩罚极为的残酷,将人体内的法力封印,然后剥去上衣,绑在一根石柱之上,用灵鞭狠狠地抽打,一鞭下来,就能在身上形成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

  可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凌霄也只能咬牙去接受惩罚,好在一年后这些新矿工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很少在出现上缴不齐的情况,凌霄也就再未主动去受过惩罚了。

  凌霄像往常一样,将灵玉背到支洞的洞底,准备上缴灵玉,一进洞底,他就感觉今日的气氛有些不对,一个新来的内门师兄,面色冰冷地站在洞中,等着矿工集齐。

  连平日惯于奉承的雪山十义,此时也神色有些慌张地站在他的身后,不敢多说一句。

  凌霄心中很是奇怪,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他也就明白,外面看守矿洞的内门师兄,每隔半年就会轮换一回,不过换来换去,也基本上是那些熟人,雪山十义也都认识,从未见过雪山十义在新来的内门师兄跟前,表现得如此地惊慌。

  酷$匠zA网永:V久j免&u费YJ看S@小U说

  很快二百多名矿工都陆陆续续地到来,雪山十义正要像往常一样,跑到前面去收缴灵玉,那位内门师兄,盯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就是我长乐门的耻辱,而今门内内忧外患,你们还像蛀虫一样欺压自己的同门师弟,我真恨不得一掌将你们劈死了事!”

  雪山十义没想到这么一个平常的动作,竟会惹来这位内门师兄的责骂,修不平急忙点头道:“上官师兄说得在理,不过我们其实也是为了省去师兄你的麻烦,才这样做的。”

  上官师兄不屑一顾地道:“从今日起,你们给我去洞里采挖灵玉,如是在看见你们有偷懒,欺压自己的师弟的情形,我定要让你们去外面尝尝法鞭的滋味。”

  刀疤脸等其余九义,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一听要他们也去采挖灵玉,马上就不干了,正要起哄闹事,修不平急忙拦住他们对上官师兄回道:“一切都按师兄说的办,明日我们就去洞里采挖灵玉,绝不敢有半点懈怠!”

  上官师兄似乎并没有追究的兴趣,而是对众矿工道:“你们将灵玉全部倒在我面前吧!从今日开始,只要不是缺少得太多,我也不会去追究你们的责任,不过你们想着糊弄我,我一眼就能看出你们背篓里的灵玉的数量。”

  众矿工没想到这新来的师兄,竟如此的好说话,都纷纷将灵玉倒在上官师兄的面前,换取了储物袋之后,就走到后面站定,等着上官师兄分配食物。

  上官师兄也并非虚言,只是这么粗略地看了一眼,便伸指点了点几个矿工道:“你们几人,都少了几块,说说吧,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那几人没想到上官师兄,竟如此地历害,原本抱着的侥幸心理,此时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听“扑通”几声,几人都跪在地上齐声道:“求上官师兄放我们一马,只因今日我们都采挖到了支洞的深处,灵玉越来越少,才会上缴不齐的,明日定会将今天短缺的补上。”

  上官师兄眉头微皱了一下道:“好了,你们起来吧,我只是问问原因,并没有责罚你们的意思。”

  那几人听上官师兄并未深究,这才谢天谢地地站了起来。

  上官师兄取出一个储物袋,手中法力一催,那储物袋便将地上的灵玉,全部吸时了袋中,他将储物袋收好后,又取出一只装着食物的储物袋,对众人道:“都上前来领取食物吧!”

  众矿工挨个上前领取食物,上官师兄则不厌其烦地将食物分到每个人的手中,大家一看,今日门内竟每人装备了一只烧鸡。

  雪山十义看到让人眼馋的烧鸡,也凑到上官师兄的面前,想要领取一份,谁知上官师兄却并未分发给他们,而是吼道:“你们还有脸来领取烧鸡,这些年你们如何在洞内作威作福,我也略有耳闻,都给我滚去采挖灵玉,明天一人上缴二千块下品灵玉,少一块都要挨罚。”

  雪山十义不敢违逆,都慌忙寻出他们早已丢弃的灵玉铲,进了一条支洞去采挖灵玉去了。

  等他们走后,上官师兄这才对众矿工道:“这些年你们矿洞受的委屈,掌门师伯也都完全清楚,这次我们就是代掌门师伯前来,告诉大家一声,用不了多久,门内就会为补偿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耐心等待。”

  他的话让众矿工心中都是一暖,站在这里的矿工,那一个不是成天埋头苦干,可是这些年门内不但不体恤他们,反而连一口像样的吃食也不肯付出,众矿工早已心如死灰,看不到一点点的希望,矿洞中每年不都有看不开的人自杀在里面。

  现在上官师兄的这番话,就像甘霖一般洒进了众人的心中,禁不住都抹起了眼泪。

  上官师兄走上前来,拍了拍前面几人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们少小离家,一直都在这矿洞里渡过,不过这些都并非是掌门师伯之命,而是另有用心的人施加给你们的痛苦,待到将来,掌门师伯定会为你作主,现在由我驻守在这雪山灵矿,我会竭尽全力庇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这矿洞里的鼠辈的欺负。”

  说完上官师兄收起了地上装着碎石的储物袋,就出了支洞,众矿工这才感恩戴德地称颂起上官师兄来。

  而凌霄心中却充满了疑惑,听刚才上官师兄的那番话,难道长乐门中很快就会出现变故吗?不过看这上官师兄的作为,这变故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