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飞认请了凌霄住的房间,谢道:“多谢张大哥!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说完,躲在暗处的凌霄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递给另外一人。

  而那人的身份,凌霄也认了出来,正是坎水峰的管事张道成,凌霄心中大恨,这张道成好歹也接近凝丹的修为,却为了一点小利,就将坎水峰的弟子,出卖给别人,真正该死!

  可现在该怎么办?

  凌霄在心中不断地思量着,如是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冲出去,肯定会死得很惨;可如果不现身,悄悄地趁夜色逃离长乐门,到时聂飞找到木屋,发现自己不见了踪影,不但要拿二牛出气,自己也逃不掉叛徒的罪名,受到长乐门的通缉。

  “剑主,这二人看来是想对你不利啊!”凌霄正六神无主之时,脑中传来了剑魂的声音,他知道剑魂可以透过他与神劫剑的心神联系,感知到外面的世界,也不觉得奇怪。

  听到剑魂主动自己联系,心中一动问道:“剑魂,依你的本事,可不可以对付这两人?”

  剑魂轻蔑地道:“如是我到外面来,这两个小小的气境武者,还不是抬手就能解决的事情。只是可惜,现在我已经与主剑归位,出不了剑世界,只能操纵神劫剑对敌,可是这神劫剑现在等级太低,剑主的法力又太弱,想对付这两人很难!”

  凌霄听了他这大喘气的话,真恨不得冲到剑世界中,将他殴打一顿,不过仔细一想,剑魂似乎又有对付这两人的办法,急忙问道:“你老实话,这两人对不对付得了?”

  “如果是白天,自然对付不了他俩,好在现在夜晚,你将神劫剑召唤出来,我驾驭着神劫剑悄悄地去将那两人刺杀掉!”

  凌霄也不知道他的办法可不可行,然而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主意,只好意念一动,将神劫剑从丹田中取出,神劫剑出来之后,自动脱离凌霄,从空中悄无声息地朝着广场上二人缓缓地飞去。

  此时张道成正打开手中袋子,清点里面的东西,而聂飞则看着他清点,想等他离开之后,才动手去擒拿凌霄。因为凌霄手中的东西事关重大,不能让张道成知道,所以他虽然心中颇为急切,却没有表现出来。

  张道成清点完了袋子中的东西,将袋子往怀里一收,好奇地问道:“聂师弟,我有些好奇,那凌霄只是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老弟为何要跟他怄气,非要弄死他不可?”

  聂飞知道如果不打消张道成心中的疑惑,自己今晚就动手了,最后东西也落不到自己的手上。

  连忙装出一幅气恼的表情道:“还不是为了诧女峰的张倩华师妹,那小子也不知道哪来的魅力,那天一下峰便被张师妹看中,跟她打情骂俏开了,你知道,我有个师兄一直在追求张师妹,这才让我悄悄地这小子给弄死!”

  “你说的是朝天峰的吴昊师兄?听说吴师兄已经凝丹成功,只是现在还未被宗内定下身份吧!”张道成作为长乐门的老人,自然知道一些秘辛,有些妒忌地问道,其实他自己也已经凝过一次丹,只不过以失败而告终,知道今生在无法寸进,这才到坎水峰来管理外门弟子。

  “正是,我师兄......”聂飞话未说完,就见月光下寒光一闪,张道成原本上好的头颅,就掉在了地上,无头的脖子哧哧地冒着鲜血。

  他心中一惊,急忙住嘴,正要招出法剑防御,那闪光又奔着他砍了过来,他往后一退,谁知从后心传来一阵刺痛,一把剑就从他的后心穿了过来。

  原来剑魂操纵着神劫剑斩杀了张道成之后,知道聂飞定会怀疑,这才凝出一道虚影从正面砍向他,而实剑则贴着地面绕到了聂飞的身后,趁着他慌乱的时机,一举将他刺杀。

  也是这聂飞被张道成的突然身死给吓懵了,才会这么轻易地着了剑魂的道,否则放在平日对敌,他将神识外放,自然能发现剑魂搞的小动作。

  凌霄见到剑魂将这二人斩杀,这才从黑夜中走出,召回神劫剑问道:“他们为何提前发现不了你?”

  “神劫剑乃天下神物,又有我剑魂在其中操控,一般武者的神识如何能够轻易发现?不过这次能够轻易将他二人斩杀,却是占了夜晚不能视物的优势,否则要是白天,既便神识发现不了,眼睛还是能够轻易看见的。”剑魂知他心中疑惑,急忙给他解释了清楚。

  凌霄明白了原由,走到二具血淋淋的尸体跟前,低声地恨道:“二个该死的杀才,竟敢算计老子,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死掉,也算是你俩的福气,否则等老子法力上去了,定要将你二剥皮炼魂!”

  说完凌霄体内黑气冒出,便卷起二人的尸体,升腾在半空之中,不一会儿二道闪亮的白气便从二人的尸体中飞出,像两只飞舞的白蝶一般,飞进凌霄的身体之中,而那只具尸体则像被人吸干了一般,变成了两具干尸落了下来。

  凌霄吸纳了二人的资质,黑气退回,在他头顶上聚起了一片黑的漩涡,不停地盘旋转动。而凌霄却感受不到这些,此时他眼中红光直冒,一股巨痛从脑中传来,疼得抱头蹲在地上,不停地拍打着脑袋,只是害怕惹来麻烦,才强忍着没有叫喊出来。

  许久那股黑云才消散开去,凌霄也站了起来,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走到聂飞跟前,取出神劫剑将聂飞的五品新法剑吞噬掉,又将二人身上的储物袋解了下来,将里面的东西稍稍清点了一下,这才把两只储物袋扔进了剑世界之中。

  剑魂则在剑世界里,忙着整理他扔进去的东西,很快剑魂清点完毕,在脑海中报告道:“此次收获上品灵玉七十块,下品灵玉五百块,溶灵丹二十颗,七品灵剑一把,五品灵具一套,七品灵具一套。”

  听了剑魂的禀告,凌霄在心中默对了一下,知道剑魂并没有欺骗自己,心中对这老阴魂也放心不少,想起身上有这么多的灵具,这些肯定不敢拿出来示人,问道:“神劫剑能否吞噬灵具?”

  剑魂摇头道:“这却不行,神劫剑无法吞噬防具。”

  凌霄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既然如此就将这些东西留下,等到风头过去在送给二牛一套,那小子定会高兴得合不拢嘴。

  此时诸物已毕,凌霄也没有在广场上再呆下去的兴趣,急忙回了木屋,瞥了一眼在床上睡觉的二牛跟小猴子黄毛,见这一人一猴正睡得香甜,便也躺在床上睡大觉去了,刚才吞噬资质的时候,搅得脑中一片混乱,此时还头疼得很,一躲在床上就呼呼地沉睡了过去。

  “凌霄,快把你的黄毛儿子收回去,这畜生竟然舔老子的脸!”第二天一早,凌霄就被二牛的惊叫声给吵醒,睁眼便看到二牛,不停地擦拭自己的脸,而黄毛则吊在床上的蚊帐上,咧嘴嘲笑二牛的糗样。

  凌霄头大无比,这两位一早又闹腾开了,其实凌霄曾经将黄毛弄回过剑世界,可这二牛却犯贱得很,黄毛离开两天,就缠着自己,让自己将黄毛带回来,凌霄被他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又将黄毛给弄了回来,结果这俩就成天在屋中吵吵闹闹,让人不胜其烦。

  正在这时,房门被一个精瘦的少年推开,慌乱地道:“二牛,凌霄,快出来,咱们坎水峰的张师兄出事了!”

  凌霄知道原因,微微有些慌乱,便起身与二牛出了木屋,跟随那个年去了坎水峰的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经围了一大堆坎水峰的弟子,三人挤进去一看,只见地上有二堆灰烬跟二片巨大的血迹。

  凌霄吃惊地看着那两堆灰烬,不明白那两具尸体为何会燃烧成两片灰烬,装出一幅好奇地样子对身边一位看着稳重点的少年问道:“刘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刘师兄对凌霄的印像很好,解释道:“早上有人发现了广场上有两滩血迹,就去张师兄的小院,想叫他来查看,结果叫了半天都没有回应,这才知道张师兄出了事,跟守坎水峰的师兄禀明的情况,才将大家召集了过来。”

  “哦,那你们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张师兄吗?”凌霄心中更慌,他分明记得昨晚并没有处理那两具尸体,可又是谁将这两具尸体处理掉了呢?

  “没有啊!听说早上过来的时候,这里便是这么一幅样子,也不知道昨晚是谁在这里打斗!张师兄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刘师兄说完,看着地上那两堆灰烬,有些感慨,在他心中认定,昨晚坎水峰定是来强敌。

  而张师兄也定是拼死保护了大家,才让大家免受被屠杀的劫难,只是这张师兄却去了哪里?

  /最●I新√章j节上Z8酷#匠H网x

  刘师兄有些悲痛地道:“唉!希望张师兄不要出事才好!”

  凌霄急忙点头附和,心中却在担忧,昨晚之事会不会被人发现了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