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听他说出长乐门的内情,心中吃惊不已,没想到长乐门竟是这样一个门派,联想起这几日在长乐门中的见闻,马上便反应过来,这长乐门看来是遇到了强敌,招这么多矿工是在准备后路。

  不过现在凌霄却没有时间考虑,因为白衣男子已经等不耐烦,将法力一透,手中长剑便泛起了红芒,一股炽热的火焰便朝着凌霄滚滚而来。

  凌霄身形一动,便躲避开去,白衣男子又将法剑一抖,便舞出七朵赤红的剑花,朝着凌霄身刺来,想先将凌霄灭杀了在说。

  凌霄急忙展开游龙步法,晃出老远。

  白衣男子虽然吃惊于他的速度,却未将他的这点修为放在心上,立马招式一变,一片赤红的剑浪便紧紧地跟着凌霄。

  凌霄刚挪移出去,回头便看见一片红光闪闪的剑浪,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来不及考虑,转身就展开游龙步,逃窜出去,甩开那片剑浪再说,谁知刚一转身,就觉后背传来刺痛,疼得他冷汗直流。

  凌霄不敢担误,将全身法力全部灌到脚下,将游龙步发挥到极致,身体如炮弹一般冲进了一片花树林中,甩开了那片剑浪,不过此时危机没有过去,他也不敢停下,只管埋头飞奔,绕着林中的树木,不停转来转去。

  身后不断响起“砰砰”地声音,他知道这是白衣男子发出的剑气落空,轰在树木上的声音,脚下就更加不敢减慢。

  “喂,我说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没有追你!”许久凌霄正跑着,身后传来白衣男子讥讽的声音。

  原本白衣男子,虽在在凌霄的后背上划了几道,可终究没有要了凌霄的性命,让他更郁闷的是,凌霄速度奇快,而又树木的阻挡,他一时也奈何不得凌霄,只好停了下来,远远地嘲笑了一句。

  凌霄瞬间将速度提到极致,身体本已吃不消,此时听白衣男子的声音离得颇远,便住了脚转身盯着白衣男子,扶着身边的树木大口地喘着粗气。

  白衣男子见凌霄住脚,心中大喜,自己正愁拿他没办法,现在他主动停下,就可以使出自己刚学的一招神通,只是自己不太熟,需要练蓄力,就也停了下来,跟凌霄遥遥相对,一边在体内蓄力,一边跟凌霄对话拖延时间。

  “你这家伙法力不高,速度倒还挺快,简直就跟兔子有得一拼!”

  “我呸,你他妈才是兔子,你们全家都兔子!”凌霄毫不示弱的回骂了一句,不过也不敢放松警惕,紧紧地盯着白衣男子,怕他耍什么阴招。

  “我说干脆这样,你把东西拿出来,我俩一人一半,我幸苦了半天,也不落空不是!”

  “我去你......”凌霄心中大怒,本想还骂一句,却突然发现白衣男子身影,闪了一下就失去踪迹,而一道耀眼的赤红剑光,正朝着他飞速而来。

  8|酷L\匠~网首¤i发

  以那剑光的速度,如他想展开驭龙步法,绝对还没起步就会被刺死,凌霄心中大乱,只来得及将水晶剑护在心脏的位置,就听“铛”地一声剑鸣过后,那剑光“噗”地一声,就刺进了他的身体。

  不过好在有水晶剑阻了一下,使剑光偏移了心脏的位置,且身上天丝甲防护,才未被立即穿胸,不过既便如此,他也能感觉到前胸被刺出了一个血窟窿。

  “哈哈,小杂毛,我看你在逃。”剑光刺进凌霄的身体后,白衣男子的身形便显了出来,大笑道。

  “卑鄙!”凌霄一边装作恼羞成怒跟他对骂,一边在脑中疯狂地思考着对策。

  “嗯,死到临头带嘴硬。”白衣男子也不准备多作担误,抽出血淋淋地长剑,朝着凌霄的脖子就砍了上去。

  “铛。”又是一声清翠的剑鸣,白衣男子就看见,自己的锋利的法剑,竟然被一块泛着青光的透明法剑给挡住了。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那把剑,自己法剑是八品灵剑,而依凌霄手中法剑泛出的青光看来,凌霄的法力不会超过一层气境。

  凭着自己这么深厚的法力,会斩不断这把模样古怪的法剑?

  紧接着,让他更不可思议地事情发生了,青剑竟然自己颤抖了起来,然后一股青芒从剑身中放出,笼罩着他的法剑,发出巨大的吸力,似乎想要将他的法剑吞噬掉一般。

  “你,你这是什么玩意?”白衣男子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用力地往后拽自己的法剑。

  可是他越是用力,那股吸力就越大,终于他再也抵抗不住,松开了手,就听“嗖”地一声,他的法剑就没有了踪影。

  白衣男子愣愣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喃喃地问道:“我的法剑被吞噬了?”

  凌霄也没有想到,水晶剑竟会主动吞噬别人的法器,不过此时见白衣男子发呆,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举起锋利的长剑就朝他身上刺去。

  白衣男子这才反应过来,可他在失去了法器,也无法驭器飞行,只能将法力透入双腿,展开法武界最常见的步法,御风步逃窜,很快刚才的情形重现,只不过角色换了一个位置。

  虽然凌霄法力不如白衣男子,可游龙步却比御风步玄妙得多,好几次都追上了他,在他后背上也划了几道,稍稍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

  白衣男子正被凌霄逼得无计可施,猛然想起还有一把凡铁匕首藏在怀中,急忙将匕首掏了出来,趁着凌霄法剑划过来了间隙,返身将匕首舞得通圆。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挨得片刻,等凌霄的法剑将匕首在吞噬掉时,就只能用肉掌跟凌霄对拼了。

  凌霄见白衣男子突然掏出个匕首,将全身护得密不通风,自己一时之间竟不敢近他的身,愣神了片刻,就仗着游龙步的精妙,跟神剑的长度优势,不断地欺到他的身边,相要将匕首也吞噬掉。

  可白衣男子却极为狡猾,每当凌霄靠近的时候,就闪到凌霄的侧面,逼得凌霄不得不撤剑防御,可等他一收剑,白衣男子就后退开去,不敢将匕首挨着他的法剑。

  二人就这样僵持一会儿,凌霄又一次欺近白衣男子身边,举起水晶剑就朝他砍去,白衣男子急忙侧身让过,握着匕首就划向凌霄的手臂,谁知凌霄招式并未用老,法剑顺势往上一抬就碰到了匕首上面。

  那一刻,时间仿佛暂停了一般,二人都愣愣地等着水晶剑的变化。

  与凌霄欢喜的心情不同,白衣男子则极为懊恼,有撒开匕首逃窜的想法,然而让他惊惧的那种吸力,并没有传来,二人对望了一眼,不明白这回怎么失灵了?

  白衣男子反应比较迅速,趁凌霄还未回过神来,即刻握着匕首扎向他的心脏。

  凌霄这才回过神来,立马就展开逃窜出去,而白衣男子岂肯放过这个机会,握着匕首就追了上来。

  凌霄心中大悔,刚才真不该追杀白衣男子,应该转身就逃,可现在水晶剑失灵,自己又未来得及习得什么神通,如何抵挡得住法力高强的白衣男子?

  他正自畏惧,却见头顶上一道翠影一闪,一个身穿翠裙的秀丽清纯的女子,出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定睛一看,正是坊市中卖给他化灵丹的那位师姐!

  凌霄心中叫苦不跌,一个白衣男子都抵挡不住,现在又来一位,如果这位也是冲着他身上的财物来的,那他只有拿出化灵丹消灾了!

  “师弟不用害怕,到我身后来!”翠裙女子却并没有打劫凌霄的意思,而是要助他抵挡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一见到翠裙女子就住了脚,听她要帮助凌霄,怒喝道:“张倩华,你不要不识好歹,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掺和什么?”

  张倩华粉面一寒,冷笑道:“哼,聂飞,你好歹也有七层气境的修为,为何会对一刚入门的师门下此毒手?”

  聂飞恼羞成怒,骂道:“关你屁事,老子想杀谁就杀谁,你这个贱女人给我让开!”

  张倩华听他嘴里如此的不干不净,心中恼怒,也不跟废话,将法力透入法剑之中,发出一道绿色的剑芒,朝着聂飞飞速而去。

  聂飞连忙闪身躲避,本想还她一剑,这才发现手中拿的是一把凡铁匕首,恨道:“你为了一个刚入门的臭小子,就要跟我们朝天峰为敌?”

  张倩华对他的威胁不以为意地道:“哼,别把你自己抬得太高,再不滚我就斩杀了你,在将你做的事情,禀告给门主,我看朝天峰的武师叔能不能保得住你!”说完将法力全部透入法剑之中,那把法剑“嗡”地一声,就散发出刺眼的绿光。

  聂飞见她准备施展神通,不敢多说废话,掉头朝着坊市跑去。

  聂飞逃走之后,凌霄才从张倩华的身后走出,谢道:“多谢张师姐!”

  张倩华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用谢我,你因为买了我的东西才被人盯上,我救你也是份内之事。”说完不理会凌霄,回了长乐坊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