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风云涌动

  凌霄看了看一倒在床上打着呼噜的二牛,无奈地摇了摇头,便在房中找来了纸笔,要为二牛抄写一份《壶天相地》的功法,因为他早将《忘忧功》看了几眼,发现这部功法极为差劲,而二牛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他自然不想二牛去习练这部差劲的功法。

  待到夜深之时,二牛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肚皮,便在房中翻箱捣柜地找开了吃的。

  坐在床上打坐的凌霄被他吵醒,见他那饿死鬼投胎的样子,笑道:“你小子,吃饭时叫你,跟个死猪一样,现在饭点都过去了,你还乱找什么?”

  二牛回过头憨憨一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小便未饿过肚子,这要空着肚子饿到天亮,可怎么受得了啊!”

  凌霄知道他的德性,也就不在难为他,拿出自己藏起来的食物,二个馒头,一只烧鸡递给了他。

  二牛一看到烧鸡,一把拿在手上,边啃边道:“这长乐门还真不错,不但丹药发得多,连食物都准备得非常周到。”

  此时却见凌霄凑近道:“二牛你仔细听好,我有些事情要给你说,你听了不许大惊小怪!”

  二牛见他说得郑重其实,也放下烧鸡问道:“什么事啊!瞧你这神神秘秘的样!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吗?”

  凌霄打开房门朝外面看了看,又将房门关好,小声道:“长乐门之所以要招收我们,是想让我们去灵玉矿挖矿!”

  二牛一幅不信表情道:“挖矿?不会吧!人家是仙门,难道还找不到挖矿的矿工,要我们这些开灵武者来挖矿,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最$新章G节;上gF酷-1匠网uj

  凌霄知道他不信,把灵玉矿的祥情给他解释了清楚,二牛这才瞪着一双牛眼气道:“这些仙人还真是卑鄙!”

  凌霄道:“所以与其去矿洞中做暗无天日的苦力,不如留在外面做苦役,至少每天还能看见阳光!”

  二牛也反应了过来,点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两个留在外面做苦役确实好一些。”

  凌霄摇头道:“不是我们两个,是你留在外面,我要去矿洞里面采矿。”

  其实凌霄在知道要去矿洞挖矿时,已经作了这个决定,只是以现在的实力带上二牛肯定逃脱不掉,这才让二牛去做苦役,就不用呆在暗无天日的矿洞里。

  二牛有些不解的道:“你明知道矿洞不好,为何还要去矿洞里受罪?”

  凌霄有些为难地看了二牛两眼,便准备将实情告诉他,最后安慰道:“你就先委屈一下,在长乐门呆上几年,等我有了实力定会回来接你。”

  “好吧!既然你做好了决定,哥们绝对支持你,我就留在外面,这样你逃走时也没有后顾之忧!”二牛虽然有些为凌霄担心,不过直小他都习惯由凌霄拿主意,现在自然也不会反对。

  凌霄一阵感动,拿出下午抄写的《壶天相地》功法交给二牛,吩咐他以后就练这部功法。

  凌霄跟二牛交待清楚之后,又闲聊了几句,就不在担误,继续上床打坐增进法力,而二牛则将开灵丹拿了出来,坐在榻上准备开灵。

  凌霄刚打坐入定,房中就传来了二牛杀猪般的嚎叫声,继而一股汗臭传了出来,直熏得凌霄再也在房中呆不下去,他只好出了木屋,到小院中想寻个清静,结果整个院里全都是这般的惨嚎之声,凌霄只好远离了小院,跑到坎水峰广场之上打坐。

  在八极峰主峰南火峰的半腰之间,灵气极为浓郁,是整个长乐门福天宝地,山体光洁如玉,在夜光下散发着淡淡的清辉。

  依山开凿了几间石室,此时一个中年人跪在最中间的那间石室门口,痛苦流涕。

  “老祖宗!弟子求你出来主持公道吧!长乐门要完了,要毁在弟子手里了!”

  “弟子虽然无能,却不忍看见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老祖宗,现在只有你能力挽狂澜。”

  “弟子十岁进入长乐门,是长乐门给予的弟子一切,不光不能振兴长乐门,反而将长乐门带入如此困境,弟子该死,弟子有罪!”

  此人正是长乐门的逍遥子,今天他受此侮辱,心中悲愤不已,这才找到无忧子哭诉,想请动老祖出关,整顿长乐门的事务。

  可他哭诉了半天,无忧子都未显身相见,正当他以为老祖不会出来了,要起身离去之时,那石室之门悠悠打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

  逍遥子欣喜不已,急忙擦拭掉眼泪,走进了石室,而他进去的那一刻,石室中也亮起了灯光,一个白发苍苍枯瘦如柴的老者,正坐在石室的蒲团上闭目打坐,正是长乐门的老祖无忧子。

  “老祖”逍遥子走到老者面前,轻轻地叫了一声,便站到一旁等候。

  无忧子没有睁眼,轻声地喝斥道:“你作为一门之主,为何哭哭啼啼,让人听了去,岂不笑话我长乐门!”

  逍遥子急忙自责道:“弟子无能,有负老祖的所托!”

  无忧子知道他在自责何事,开解道:“唉!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太过迂腐!长乐门之衰,岂能怪责于你?晋品天赋境又怎是那么容易之事,老夫当年也花费了将近五十年才晋级成功。”

  逍遥子并未因他的开解而豁然,皱眉道:“可现在实事不同,我长乐门已处在灭门的边缘,周围全是虎视眈眈的势力,而门内众长老又只管捞取灵玉,置长乐门的存亡于不顾,弟子真的心力交瘁,无回天之术,求老祖出关整顿长乐门!”

  无忧子轻蔑地笑了笑道:“那几个老货,法武之道没有什么建树,反而在捞取钱财上面倒也有颇为了得,这些年已快将那几灵玉矿挖空了吧!”

  “现在就剩一条灵玉矿脉还没有怎么挖掘,其它的矿脉基本都快枯竭了!”

  “你这孩子也是真傻,有老夫坐镇,他们难道还敢将灵玉带去长乐门吗?任他们去折腾,等他们折腾够了,到时全部收缴上来,以充作长乐门将振兴的资本!”无忧子睁眼瞧了瞧外面,面带狠戾地道。

  逍遥子未曾想到,无忧子竟打的是这个主意,心中的烦恼一扫而空,转而却又想到另外一事问道:“长乐门眼下已是危在旦夕,可各峰除了招收新弟子挖取灵玉之外,根本未将提升内门弟子的实力放在心上,我担心真要有事,到时就是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放心吧!老夫的寿元还有一些,能保住长乐门渡过一次危劫,到时你只要趁机抓住大权,在整肃长乐门也为时未晚!”无忧子脸上升起一股豪迈,这是他作为一门老祖的自信与骄傲。

  逍遥子从石室中出来之时,脸上的阴霾已经不在,更多则是对未来的向往。

  凌霄在广场上打坐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张道成便召集大家集合,每人发了一套长乐门的黑白相间的制式长衫,让众人立刻换上。等众人换好了衣服之后,张道成便将众人领到广场之上,在他监督下服用化灵丹,打坐提升法力。

  凌霄一见,心中大呼不妙,以长乐门的这种做法,根本不给他掺假的机会,如是二牛不能在三个月中将法力控制在三层气境以下,到时可就要被派往挖矿,而自己要是丢下二牛逃走,二牛定会被长乐门安个知情不报之罪。

  他一边吞下一颗化灵丹,运转功法吸纳灵力,一边在心中思考起了对策。

  好不容易熬到黄昏,等众人吸纳完了化灵丹内的法力,张道成这才让众人回屋吃饭休息。

  回屋之后,二牛便去厨房打取饭菜,而凌霄则继续留在房内思考起对策。

  一柱香后,二牛打来了饭菜,见凌霄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

  凌霄见他脑子如此的不灵光,事到如今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心中苦笑了一声道:“没什么,打坐了一天,有些疲乏了!”

  .二牛却兴奋地道:“说起来,这化灵丹真是好东西,这一天的功夫,我的就感觉丹田内有了两丝法源。”

  凌霄悲叹一声,这资质差了一品,可真是要命,自己这一路行来,不停地打坐也才形成一丝法源,加上今天服用化灵丹形成的一丝法源,也才刚好在丹田内形成两丝法源,这二牛竟然一颗化灵丹,就顶掉了他十几天的苦修。

  二牛见凌霄心情不佳,也就没有了耍贫的兴趣,跟凌霄闷头将饭吃完之后,天色就已经昏暗了下来,二牛见时辰不早,便又倒头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而凌霄此时心烦意乱,也没有打坐的兴趣,走出小屋,走到坎水峰上观看这长乐门的夜景,或许是他心情的原因,让他觉得整个长乐门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之中,与前世太意门喧闹,繁华的夜景一点都不相同。

  凌霄走到一块大石的坐下,今日的事情对他是一个刺激,以前他认为,只要自己苦修,就能弥补与资质超凡者的差距,可二牛只比他多了一品的资质,就在修练上比他省力得多。

  他在心中默默地将《吞灵术》的功法回想出来,发誓一定要将资质的差距弥补回来,否则他在法武界绝对走不了多远。

  夜凉如水,暗淡的月光散下来,将整个坎水峰都映照在一片淡淡的银色之中,此时在一处阴暗的角落里,凌霄正在调动法力,运转《吞灵术》的功法,一股黑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卷起枯草落叶,在他周身飞舞不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