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转头一看,就见一个伙计,朝着这边,脸色发白的跑了过来。跑过来后,他全身发抖地颤道:“鬼….鬼…..好多鬼。”

  大家朝着他身后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一团团似人形的白影飘浮夜空中,火光中看不清楚那些白影的面容,只能看见一双双闪着绿光眼睛。

  众人一惊,都站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后慢慢退着。

  总镖头仔细看了看那些鬼影,颇似别人假伴,心想莫不是有人想要打劫,故意装作了鬼魂。心中不放心,从怀中掏出一匕首朝着最前面的那只鬼魂射去,只见匕首射到鬼魂的身上,却直直地穿了过去。

  见试出是真鬼,总镖头心中也一阵发寒,回头看到镖队众人惊恐的眼神,知道自己不能畏缩,将大刀往前一指,对着那些鬼魂吼道:“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想要做什么?”

  “死。”头领鬼嘴中发出尖锐的声音,原本乳白的脸上,只剩下了一张大嘴,仿佛长在他脸上的黑洞。头领鬼魂刚叫完,其他鬼魂也跟着发出同样的声音。

  此时鬼魂已经靠近火堆,借着火光,大家看见,那些鬼魂就如同一团人形的白气一般,模糊的脸上除了绿色的眼睛之外,就只有张巨大的嘴,吼叫时,那黑洞般的嘴里露出森森的白色尖牙,似能感到它们的无穷怨恨,与愤怒。

  镖队中有几个胆小的伙计,被这此地彼伏的鬼吼,吓得当场哭了起来。

  总镖头此时也已经面色发白,如是对方武功在高,他还可以上去拼杀一番,此时碰到这些恶鬼,他就连拼的勇气都没有。

  凌霄见总镖头失去了锐气,急忙拉着还在发呆的二牛,朝着镖队的后面退了过去。

  突然人群中有人吓得大喊了句:“大家快跑啊!”

  一些伙计反应了过来,开始绕着鬼魂往镇外跑去,可是没等他们跑出几步,突然黑夜中发出几声尖啸,几道白影一晃,那几个逃跑的伙计身后,就各出现了一只鬼魂。

  那些鬼魂张开布满尖牙的大嘴,往前一吸,一股白烟过后,逃跑的伙计都直挺挺地往前栽倒下去,立时从他们身上便出现一团白影,朝着鬼魂嘴里而去。

  片刻后,那些鬼魂便将白影全部吞下,似乎极为享受这些伙计的魂魄,伸出一条白森森的舌头,在尖牙上舔了舔。

  伙计们见此全部恐慌了起来,有些胆小的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这时,头领鬼魂发出一声长啸,那些鬼魂就全部发起了攻击,一些站在前面的伙计,瞬间就倒在了地上,连一句惊叫都没有发出。幸存的人吓得惊慌失措,互相推搡着,想要逃到更后面去。

  一时,鬼魂的尖啸声,与镖队众人凄厉的哭嚷声,在黑漆漆地荒镇上空,不停地响起,将整个荒镇都笼罩在一片凄惨地氛围中,仿佛炼狱一般。

  凌霄站在最后面,见到如恐怖的场景,再也顾不得别的,一心就想着展开游龙步逃离这里。

  突然从天空中传来一声:“无量天尊”,紧接着从空中射下一道青光,青光中有一个身着白色道袍,头挽道髻的青年道士,衣带飘飘的驭空而来,嘴里不断地念着咒语。

  “法武者!”凌霄惊叫一声,前世他修习过法武,知道这正是法武者克制鬼修的一种神通,伏魔咒!。

  知道有法武者前来,凌霄心中也是大安,再看那空中的道士,只见他每念一句咒语,就从他的嘴里便飘出一个个青色的咒文,朝着那些鬼魂而去。

  青色的咒文一印入那些鬼魂的身躯之中,鬼魂便痛苦后退一步,不过这些灵智不高的鬼物,岂肯轻易放弃到嘴的食物。他们忍着痛苦,尖叫着朝那些伙计们冲去。

  很快,道士便落在了广场正中,见到鬼魂不退反进,急忙加快嘴里念咒的速度,一道道急速咒文便地从他嘴里飞出,将那些鬼魂震得不停地后退,发出痛苦地尖叫声,却在也无法前进一步。

  道士见鬼魂被暂时控制住,知道是时候收拾鬼物了,便将手掌一伸,一根青光闪闪的青色长剑,便出现在手中,再将体内法力一催,长剑上便闪着“嗤嗤”的闪电,仿佛一根雷神之棍一般。

  道士取出法剑之后,朝着一个鬼魂,挥动了一下法剑,剑尖立马就出现一道霹雳,朝着那个鬼魂劈去。

  “嗤拉”一声,鬼魂被霹雳劈中,冒出一股清烟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道士见其余的鬼魂,有挣脱出咒文的迹象,不敢停歇,不停地挥舞着法剑,一道道青光霹雳,呼啸着轰向那些鬼魂。

  一时之间,荒镇广场上不断地升起股股轻烟,一个个可怖的鬼魂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新章节$上O^酷"匠*√网

  “臭道士,休要伤我的孩儿们。”

  道士正杀得性起,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镇外远远地传来,那些已经感到恐惧的鬼魂们,听到她的声音,都尖叫了起来,似乎在向女子哭诉一般。

  道士听到女子声音,即刻住手,紧紧地盯着声音发出来的地方,似乎对那她也有些忌惮。

  片刻后,一个全身被白袍笼罩,只露了一张苍白脸的女子,就出现在广场上。她将那些鬼魂护在身后,看着道士道:“我青镇鬼娘何曾得罪你这道士,你要对我的孩儿们斩尽杀绝?再说你我都有丹境的修为,趁早退去,不要逼我动手!”

  道士似乎被她说动,脸现犹豫之色。

  凌霄怕道士被那鬼娘给诳走,急忙站出来道:“你这恶鬼好没道理,我们这些人,又何曾得罪过你,你要害我们?”

  鬼娘见这小子胆子不小,竟然当面顶撞自己,喝道:“你找死!”说完,就伸出一只鬼爪,朝着凌霄一抓,那鬼爪便自动伸长,朝着他的脖子掐来。

  凌霄心中正慌,却见那道士,手中法力一催,一柄青光闪闪的利剑,便朝着鬼爪上砍去,“噗”地一声便将鬼爪斩断。

  鬼娘未曾想到道士会主动出手,凄厉地尖叫一声,便朝地上的缩小的鬼爪一招,鬼爪自动飞回,完好无损地长在她的胳膊上。

  鬼娘狠狠地盯着道士,恨不得将他一口吞掉。

  道士其实并不想与鬼娘结怨,可这镖车里有一样东西,他势在必得,如是落在鬼娘的手中,还是免不了一番争斗,到时鬼娘有小鬼帮忙,他反倒没有了把握,这才出手帮助凌霄。

  现在与鬼娘势同水火,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于是他二话不说,招回法剑,凝聚出几十道青雷,朝着鬼娘轰去。

  凌霄见道士终于动手,心中才大松一口气,假如道士忌惮鬼娘的实力,撒手不管,自己这些人还不够她塞牙缝。

  在看那鬼娘,见青雷劈来,不敢大意,两手一张,一道半圆形的青光护盾,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片刻后,青雷劈到,青光护盾只稍稍凹陷了一下,就将那道道青雷轻松地挡了下来。

  “你竟然有五层丹境修为!”道士没想到鬼娘的实力竟如此强悍,远远地超过了自己,心中有些后悔起来!

  “现在知道我的历害啦!晚了!”鬼娘大喝了一句,双手往前不断虚抓,一道道爪影,便朝着道士刺去。道士识得历害,将法剑舞得通圆,带着闪电的法剑,将一道道爪影,给全部挡了下来。只是挡虽挡住,却在不断地后退,显得很是吃力。

  鬼娘趁他阻挡爪影的时候,身形往前一飘便出现在了道士了身后,张着獠牙大嘴,就朝着道士后颈咬去。

  谁知就在鬼娘咬下的那一刻,突然道士上身冒出了一件青光闪闪的铁甲,升起了一面如鸡蛋壳一般的透明青盾,将鬼娘阻挡住了,紧接着道士将那些爪影也全部斩成了点点灵气,消散在空中。

  他回手一剑,带着电光朝着身后的鬼娘刺去,鬼娘急忙闪开,知道道士的法宝众多,在打下去也讨不到便宜,气道:“好算你狠!”

  说完,鬼娘鬼手一招,就带着那些小鬼离开了荒镇。

  鬼娘走后,老林头即刻上前,对道士抱拳一礼道:“多谢仙师相救!”

  道士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问道:“这镖队谁做主?”

  老林头跟余下的镖队众伙计互望了一眼,见总镖头已经身死,镖队中就自己资历最老,便答道:“总镖头已经被恶鬼杀死,镖队现由我做主!”

  “我知道你们镖车里有块矿石,正好我炼制法器要用。”道士说完也不管老林头答不答应,走到一辆镖车跟前,撒开封条便将镖车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如脸盘一般大的赤红矿石,收进了腰间的一只储物袋中。

  老林头等镖局众人,畏惧道士的法术,自然不敢相争。

  凌霄前世虽然在法武之道上,并未怎么用功,却也认得那赤红矿石叫赤金矿,是炼制火系灵剑的主材料,且有这么大一块,价值极为不菲。

  道士取走赤金矿后,手中法力一催,法剑便涨大成一柄巨剑,悬浮在空中,他正要跃上法剑,驭剑离去,忽然看到镖队中的伙计都极为年轻,心中一动,问道:“你们中有身具灵脉之人吗?”

  二牛见他法力高强,一看便是法门中的仙人,又受他救命之恩,指着凌霄答道:“我俩都有灵脉,我二品,他一品!”

  凌霄没想到二牛会如此莽撞,别人一问,就老实交待了出来,待要阻止已是不及,只能跟着点头认可他的话。

  道士也不多说,手袖一挥,便将二人卷到了法剑之上,驭剑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