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冰雪消冻,测灵节也早已结束。

  这天一大早,凌霄正在道观里打坐吸纳法力,二牛便来找他去通天镖局应征。

  凌霄这几日在观中坐吃山空,也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知道要想修习法武,必须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再说,便换了一身常服,跟二牛出了道观。

  二人来到通天镖局门口,果然见到镖局外面正贴着招收伙计的告示,急忙走进了镖局,进门一看,镖局的伙计正在院中,乱哄哄地往几辆马车上装载货物,他俩走到一个年老的镖师跟前,凌霄问道:“师傅,你们这里还招收伙计吗?”

  老镖师回头打量了他俩一眼,见二牛长得虎背熊腰,虽然年纪很小,却正是值得培养的后辈,又见凌霄比较瘦弱,有些不愿收下他,皱眉问道:“你俩学过武功没有?”

  二牛比较耿直,连忙摇头表示没学,老镖师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凌霄,等他回答。

  凌霄本也想摇头,可是想起自己学的轻功,也算是武功的一种,便道:“我会轻功。”

  “那你现在就试给我看吧!”

  凌霄不敢迟疑,展开游龙步,便在镖局的院子里急驰了一圈。

  老镖师见他脚下如御风而行,方位飘浮不定,既便是他这个老江湖,也自叹不如,这才对凌霄刮目相看,惊喜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喊过镖没有?”

  凌霄心道:如是说没有喊过镖,说不定人家就不会要自己,想那喊镖,无非是镖队的前面扯开噪子大喊,就点头道:“我叫凌霄,以前喊过镖。”

  “你稍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总镖头。”说完,就朝着镖局的后院走去。

  等他走后,二牛拍着凌霄的肩膀道:“你说我俩同时学的这个步法,为啥我怎么都学不会!”

  凌霄撇撇嘴道:“当年你跟着学的时候,没过一会儿就跑去偷懒,如何能学得会?”

  且说老镖师来到后院,走到总镖头的屋外,正要敲门,一个雄壮的中年汉子,开门走了出来,见到老镖师问道:“老林头,外面都收拾好了吗?”

  “差不多了,对着总镖头,外面有两个小子前来应征,其中一个小子轻功不错,张成不是出事了吗?我看由那小子顶替,倒也蛮好!”

  总镖头有些为难地道:“张成才出事没两天,这么急着就把人家换了,有些不太好吧!”

  老林头道:“张成已经疯了,这马上就要出镖,没有个趟子手可不行啊!”

  总镖头瞟了一眼老林头,其实本来决定是由他暂代趟子手的,现在这老货这么做,定是不想受那喊镖的苦,有些不悦地道:“行了,你这个老货,就按你说的办吧!”说完,就大步朝着院子中走去,老林头急忙跟上。

  总镖头走到前院,看了一眼凌霄与二牛,对老林头道:“那个是趟子手?”

  老林头急忙指了指凌霄,总镖头没有多说什么,对二人道:“你俩也来得巧,刚好赶上一趟差事,就不用回去了,今天就跟着我一起押送镖物吧!”

  凌霄虽然好奇,镖局怎会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送镖,不过这份工作得来不易,连忙跟二牛点头答应。

  总镖头便又吩咐老林头给二人换身行头,老林头就带着二人,到了镖局后院的一间杂物间里,翻出两套镖局的衣服,交给二人道:“把衣物换好后,简单收拾点行李,就出来找我吧!”说完,又翻出了二把朴刀扔给二人,就走出了杂物间,在外面等他俩。

  二人急忙换好衣物,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门跟着老林头到了前院。老林头牵了匹马交给凌霄,嘱咐他一会儿嘴里喊“通天镖局,我武唯扬。”

  凌霄学着喊了几句,老林头见他嗓门倒也洪亮,又吩咐二牛跟在后面押运镖车。

  酷》;匠*%网正;t版p首y发Nq

  很快便都已准备妥当,镖队就出了镖局,出来后,凌霄便在骑着马走在前面,扯开噪门喊开了。

  总镖头见怎么来了这么个愣头青,瞟了一眼老林头,老林头也没想到凌霄竟然没有喊过镖,急忙打马走到凌霄的身边恼道:“小子,你怎么唬弄我?”

  凌霄知道定是自己这几噪子出了毛病,急忙请教老林头。老林头见他倒也谦逊,此时已经上路,如让凌霄走人,就得自己来喊,这喊镖看似轻松,却极为辛苦,他自然不愿,便将那喊镖的规矩,跟凌霄说道了清楚。

  凌霄这才明白,喊镖也是门技术活,趟子手不能城中喊镖;离城之后,遇人则喊,逢山遇水则高喊。而这喊镖最主要的目的,便是防贼,而不是真的要耀武扬威。

  有了经验之后,凌霄一路上便在未出过这种低级错误。

  镖队在日落时分走进了一座荒镇,进镇一看,此时镇子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凄凉与阴森。镇上到处都是爬满青苔的房屋,房屋四周散落着残破的碎瓦和砖头。

  几只野狗在镇子的中央撒咬着一只野兔,看见镖队进镇,朝他们露出森森的尖牙,在那低沉地吼叫。成群的乌鸦停在枯死树枝上,不停地鸣叫,似在为地上的野狗呐喊助威。

  镇外原本是成片的田野,而今已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原,荒原背后则上高耸的山峰。

  总镖头见天色已晚,便吩咐大家准备在荒镇上过夜。老林头急忙跑到他面前道:“总镖头,上次我们在这里遇.....”

  他话没说完,总镖头就沉喝一声“住嘴。”

  总镖头回头见众伙计被老林头勾起了兴趣,心中有些恼怒继续喝道:“老林头,你是不今天没灌马尿,胡说什么,现在天马上就黑了,不住在这里,难道你想让镖队摸黑上路?”

  老林头似乎还有顾虑道:“可是那些脏东西......!”

  “上次并未见什么东西,你也不要乱想了,我估计那是那方贼人故意装神弄鬼,又不敢近我们的身,这种胆小蟊贼,你害怕什么。”总镖头以不容置疑地口气作了决断。

  镖队众伙计听总镖头说得在理,便都没将老林头的话放在心上,推着货物去了镇中的广场之上。大家将野狗赶走,又在广场中间点起火堆,取出干粮,围在火堆边吃了起来。

  吃过干粮后,天色已经完全黑尽,此时,一些将加入镖局的伙计,还没有倦意,便都围在火堆边听总镖头聊起了江湖中事。

  “大家知不知道,这个镇子上有鬼魂出没。”突然老林头在大家聊得兴起的时候,提着个酒壶走了过来,插上了这么一句。

  老林头的话把大家吓得沉默了起来,所有人都感觉背心一股凉意升了起来,回头不断的张望。

  总镖头见这个老林头如此的不识时务,在大家正高兴的时候跑来吓人,不过此时心情不错,也没有跟他计较,轻咳了一声道:“都别听老林头在那瞎说,这镇子我经常护镖走过,那有什么鬼魂。”

  老林头见总镖头否定自己的话,脸憋得通红,将手中的酒壶往地上一放,提醒总镖头道:“你咋忘了呢,几天前,我们……”

  总镖头见他还说,把脸一寒,吼道:“你个老货,再胡说,瞧我不把你嘴撒烂。”

  有些知情的年老镖师,见老林头硬要把那恐怖的事情说出来,也都围了过来,帮着总镖头说话。

  老林头见大家都不让自己说,连忙拿起酒壶,灌了自己一口酒,摇摇头道:“我老头子看来真是醉了,你们年轻人别听我胡说。”

  见他如此,这些新伙计反倒来了兴趣,不停地追问他。

  老林头却是不敢多说半句了,只是一个劲地道:“你们问总镖头,别来问我。”

  总镖头见大家的好奇之心已被勾起,不能在隐瞒,便将实情告诉了大家。

  “上回护镖,也是走的这条路,那天晚上也跟现在一样,大家都正围在广场上的火堆边聊天。大家聊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出去小解的李二,跑回来跟大家说,他看见镇里怪影子晃动。那时我们还以为镇里还有人居住,就打着火把,去镇里找他说的怪影子。谁知我们把整个镇子找过来,什么也发现。

  正当我们在责怪李二眼花看错了的时候,广场这边却传来一声惨叫,我们连忙跑回来看,就见看守货物趟子手张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眼中目光涣散,神智不清的在那喊着,鬼啊,鬼的。唉,张成跟着镖局十几年,却被个子虚乌有的鬼给吓成了失心疯。”

  大家听他说完,都禁不住打了冷颤,有几个想小解的,也都把尿意给吓没了。

  凌霄正自惊惧,这时二牛却愣头愣脑地问道:“那后来,你们见着鬼了没?”

  总镖头未答,老林头抢着道:“从那以后我们怕得历害,大家都围在火堆跟前,半步也不敢动,晚上听到镇子的外面,到处都是凄厉地鬼叫之声,看却是没看见。”

  大家听他说没见着鬼,心里都有些失望。有几个胆大的,正想在问问他鬼叫的声音是啥样的时,却听广场外一声惊叫“鬼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